Strict Standards: date(): It is not safe to rely on the system's timezone settings. You are *required* to use the date.timezone setting or the date_default_timezone_set() function. In case you used any of those methods and you are still getting this warning, you most likely misspelled the timezone identifier. We selected 'America/New_York' for 'EDT/-4.0/DST' instead in /homepages/42/d211477388/htdocs/chineselanguageforums/viewtopic.php on line 1049

Strict Standards: getdate(): It is not safe to rely on the system's timezone settings. You are *required* to use the date.timezone setting or the date_default_timezone_set() function. In case you used any of those methods and you are still getting this warning, you most likely misspelled the timezone identifier. We selected 'America/New_York' for 'EDT/-4.0/DST' instead in /homepages/42/d211477388/htdocs/chineselanguageforums/viewtopic.php on line 1049
[phpBB Debug] PHP Notice: in file /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572: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iewtopic.php:1049)
[phpBB Debug] PHP Notice: in file /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574: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iewtopic.php:1049)
[phpBB Debug] PHP Notice: in file /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575: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iewtopic.php:1049)
[phpBB Debug] PHP Notice: in file /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576: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iewtopic.php:1049)
Chinese Language Forums - Chinese Etymology Institute • View topic - 沉冤大白: 為 “漢語文”平冤

沉冤大白: 為 “漢語文”平冤

沉冤大白: 為 “漢語文”平冤

Postby Tienzen » Wed Nov 28, 2012 9:42 pm

The book [沉冤大白 (The Great Vindications) ---- 為 “紅樓夢” 與 “漢語文” 平冤] is now published. The retail price for the book is US $150. For the readers and members of this forum, the pdf file can be downloaded free at http://www.chinese-word-roots.org/The%2 ... ations.pdf



Image



第十四章: 百年沉冤 “漢語文”


二00四年, “中文的字根與文法: 天馬行空的漢語” (Chinese Word Roots and Grammar,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JtSrAA ... CDgQ6AEwAQ ) 出版時, 我向全世界宣稱, 漢語文是全世界最偉大的語文。 二00八年, “Chinese Etymology” (http://books.google.com/books/about/%E4 ... 5JAQAAIAAJ ) 出版。它的目的, 是讓一個中文字, 都不認識的十歲美國兒童, 能在六個月內, 以 “自習 (無教師)” 的方式, 學會三千個漢字。一個成功的個案, 可在下址查閱, http://www.chineseetymology.com/ 。 現在, 成功的案例, 已經很多了。 一個在 “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附近的語言教學公司, 正以這套新方法, 發展出一套全新的語文教學方法。十年後, 十歲的美國兒童, 可在六個月内, 學會三千漢字。 而可憐的中國兒童, 可能仍然受到 “死記硬背” 的摧殘與虐待。 這不是件小事。 這是禍國殃民。


二00八年, 我並不知道, “五四” 時代, 有 “漢字不廢, 中國必亡” 的口號。為了推廣 “中文字根學”, 我開始瀏覽了一些, 臺灣與大陸的網站。才發現了一系列, 污蔑 漢語文的論述。玆列舉數條如下。

a. 錢玄同 在給 陳獨秀 的信中說:「…欲驅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蠻的、頑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廢漢文。……此種文字,斷斷不能適用於二十世紀之新時代。……欲使中國不亡,… 而廢 …漢文,尤為根本解決之根本。」見, “近现代文化名人对汉字的诅咒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 ... 8259.shtml )” 。

b. 陳獨秀 在《答書》中說道:「中國文字既難傳載新事新理,且為腐毒思想之巢窟,廢之誠不足惜。」

c. 胡適 在《跋語》中說道:獨秀 先生主張「先廢漢文,且存漢語,而改用羅馬字母書之」的辦法,我極贊成。

d. 瞿秋白 則提出「漢字落後論」,痛罵漢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齷齪、最惡劣、最混蛋的中世紀的茅坑。」

e. 魯迅 則在《關於新文字的答問》一文中提出:「漢字不廢,中國必亡。… …漢字也是中國勞苦大眾身上的一個結核,病菌都潛伏在裡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結果只有自己死。」 見, “鲁迅欲消灭汉字 (http://www.kanzhongguo.com/news/12/04/1 ... 5%9B%BE%29 )” 。

f. 爾後, 郭沫若、蔡元培、吳玉章、林伯渠 等著名的六百多位學者, 共同簽署宣言消滅漢字。他們在宣言中寫道:「漢字如獨輪車,羅馬字母如汽車,…。」見, 郭沫若、蔡元培 等人的 "消滅漢字宣言" (http://www.cantonese.sheik.co.uk/phorum ... hp?4,73347 ) 。


這些人的愚昧無知事小。 他們的禍國殃民, 可就是大事了。祖先, 給我們最偉大的遺產 (漢語文), 竟被這些 “笨豬”, 差一點葬送掉。 若不把這些中國的敗類, 撤底的鬥臭鬥垮, 他們將繼續的, 做那禍國殃民的勾當。

在台灣, 倒是有幾篇, 批評那些敗類論述 的文章。 從 Google 搜尋, 下列三文是代表作。

1. 戲說簡體字之弊 (https://psblog.name/2010/10/4295.html ) --- 細雨蒙蒙(濛濛)没有水,开(開)门关(關)门不見門;烏云(雲)密布不下雨,台(颱)风刮(颳)来哪有風? 戰斗(鬥)英雄戰大斗,難怪豪杰(傑)不算人; 听(聽)字有口没有耳,到底是說還是聽?…

2. 陳雲: 香港文字學系列 (http://1in99percent.blogspot.com/2012/0 ... _4475.html ) --- 簡體字道出中共粗疏急進的現代化策略。...通令全國行簡體,禁制正體,則是革命。中共強令推行簡體字,禁制正體字,... 有如一黨專政,只留下民主黨派和政協做裝飾花瓶。

3. 漢字簡化得不償失 (http://www.huanghuagang.org/hhgLibrary/ ... ianHua.pdf )
a. 簡化字無助於快速認字
b 簡化字無助於提高書寫效率
c. 簡化字的弊端 --- 簡化字破壞漢字結構、割裂傳統文化。簡化方案中以一字合併多字易引發歧義。


不過, 上述批評, 都沒有提出駁倒他們的實證。要消滅這些敗類, 需要真正的證據。 證明 “漢語文”是世界上, “最偉大” 的語文。 然後, 再看看, 還有那些敗類, 敢繼續對偉大的祖先, 睜著眼睛 “數典忘祖”, 睜著眼睛放屁。

要證據, 下章分解。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為 “漢語文”平冤

Postby Tienzen » Thu Nov 29, 2012 5:22 pm

第十五章: 語言學的 夢想


任何語文, 都有兩大層次. 每層次, 也有內部結構.

層次一: 基本架構
1. 字法 --- 包括 字彙 及其組合建構邏輯, 約分三類。
a. 百分之百的 字根 組合建構邏輯法。
b. 百分之百的 單字 (無組合建構邏輯) 死記硬背法。
c. 前兩者之混合。

2. 文法 --- 規範 “句子”.
a. 句子 的格式。 如, 英文的 主、述語結構。
b. 句子 的內涵 (意義) 。 如英文的 時式, 加 s 等。


層次二: 上層架構
1. 篇章 --- 集句成篇. 篇中可有段落.
2. 圖書 --- 集 篇成書. 集書成圖書.

在這裡, 我只討論層次一, 字法與句法。語言學家心中, 最 “理想” 的語言, 如下:
A. 字法:
i. 以有限的 “字符”( 如, 字母 alphabets, 或 字根), 造出無限的字 (vocabulary) 。
ii. 每字的字音 (Pronunciation), 可由字面讀出。
iii. 每字的字義 (meaning), 可由字面讀出。

B. 句法: 以有限的法規, 使得
i. 句子的 “定義” 明確。
ii. 句子的意義明確。



拉丁語系的語言, 幾幾乎達到了 “理想” 的程度。唯一不足的是, 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字, 可由字面讀出字義。但, 至少 20% 的字彙, 是有邏輯的。由字首、字根、字尾組成。 學童在學字彙的同時, 也學了邏輯與思考的方式。 所以西方人是 理性的、科學的。 有創造性的。反之, 中國的方塊字, 全 “被當成” 是沒有邏輯關聯的 象形字。 學童無法以邏輯方法認字。 每個字, 都必須"死記硬背"。 學漢字的兒童, 必然缺少養成邏輯思考的機會。 鐵定成為非常迷信的"阿 Q"。 所以, 就如 魯迅等人所言, 漢字當然是 世界上最齷齪、最惡劣、最混蛋的中世紀的茅坑。


在二00六年以前, 漢字的齷齪是舉世公認的。

過去两百年來, “每位” 西方的大 “漢學家”, 學 “會” 了漢語文後, 立刻把漢語文 定位為狗屎。下面列出部分名單。更多資料, 請查 words-of-the-week/ww-039-the-proper-perspective-of-this-new-chinese-etymology-t194.html .

1. John DeFrancis (August 31, 1911 – January 2, 2009, http://en.wikipedia.org/wiki/John_DeFrancis ) was an American linguist, sinologist, author of Chinese language textbooks, lexicographer of Chinese dictionaries, and Professor Emeritus of Chinese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Hawaii at Mānoa.

2. F.S.C. Northrop (November 27, 1893 – July 21, 1992, http://en.wikipedia.org/wiki/F._S._C._Northrop )

3. Herrlee Glessner Creel [(January 19, 1905-June 1, 1994)

4. Paul Mulligan Thompson (10 February 1931 – 12 June 2007)

5. Joseph Needha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Joseph_Needham )

6. Peter Alexis Boodberg (April 8, 1903 - June 29, 1972)

7. Peter S. DuPonceau [(in 1930s), http://www.jstor.org/pss/2718025 ]

8. French sinologist J. M. Callery (in 1880)

9. J. Marshall Unger (linguistics professor of Ohio State University)



John DeFrancis 两年前才過世。他著的中文教材 與 中文字典, 為美國大學教材數十年。他 及上列諸人, 持的全是 “齷齪” 的看法。

不學還好。 一學全是如此。 一两位有病, 是有可能的。 全部是如此, 可能, 病的就不是他們了。何况, 還有 600 位, 中國的偉大學者, 也持相同的看法 (見前章)。 “王安石”? 他窮畢生精力, 研究 “說文解字”, 寫了一本 “字說, http://baike.baidu.com/view/420769.htm ”, 就是想從字面上, 讀岀字的字義。結果, 那書成了笑柄。


最近, Dr. David Moser 寫了一篇文章, “Why Chinese Is So Damn Hard? (為何中文如此難學? http://pinyin.info/readings/texts/moser.html )” 那文章是他學中文的血淚史。當然是 句句真實。他的經驗, 更是西方人學中文的普遍體驗。 誰是 David Moser? 他是 “最近” 才拿到 漢語文博士的美國人。他對三個檢驗項目,
i. 以有限的 “字符”( 如, 字母 alphabets, 或 字根), 造出無限的字 (vocabulary) 。
ii. 每字的字音 (Pronunciation), 可由字面讀出。
iii. 每字的字義 (meaning), 可由字面讀出。
基本上, 給了漢語文 三個大鴨蛋。就是說, 他的指導敎授們, 也一定有同樣的看法。


現在, 問題的重點有二。
a. 中文的本身, 究竟是什麼東西? 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語言, 還是齷齪?
b. 我們究竟知不知道 “a” 的答案?

我們也知道两個事實 (facts) 。
i. Dr. Northrop, Dr. John DeFrancis 和 Dr. David Moser 的中文程度, 絕不比北大中文系的教授差。

ii. 在 1000 位 孔子學院的教師中, 99% 不會知道下面這些, 非常平常的中文字的真正“字義” , {胡, 劉, 韋, 聿, 甹, 俞, 堯, 舜, 袁, 僉, 甫, 翏, 彔, 咼, 戔, 董, 蜀, 牟, …}。 這在其它的語言系統, 是不可想像的。


以上面的這些證據, 看樣子, 中文確是世界上最齷齪的語文。但, 2006 年 五 月 ,「中文的字根與文法」一書在美國岀版 (美國版權登記證號 --- TX 6-514-465) 。 2008 年一月 (Chinese Etymology) 以英文岀版 (美國版權登記證號 --- TX 6-917-909) 。 此二書, 提出了 「 漢 字 字 根 理 論 」。
a. 所有 (全部) 漢字, 都由 220 個 「 字 根 」組成.
b. 由這 220 個 「 字 根 」, 所 有 漢 字 之 「 字 義 」 皆 可 由 「 字 面 」 直 接讀 出 。
c. 由這 220 個 「 字 根 」, 創造了 300個 「音根」. 由此, 所 有 漢 字 之 「 字音」, 也都 可 由 「 字 面 」 直 接 讀 出 。
d. 只 要 學 會 220 個 「 字 根 」, 從 此 不 需 「 死 記 硬 背 」 數 千 個 「 單字 」 。 孩 童 們 可 不 再 受 「 硬 記 死 背 」 之 苦 。


上面這幾點, 是語言學家不敢想像的夢想。 只有漢語文, 完全實現了。其實 英文 字彙的邏輯性, 並不週全。 大部份的字, 都有 字尾。 而 字首、字根所造的字, 只佔全部的小部份, 約百分之二十。 百分之八十的英文字, 全都需要"死記硬背"。 相反的, 漢字是"百分之百"的, 完全由"字根"組成。 沒有一個例外。 也就是說, 漢字系統 比 拉丁語系 更有邏輯。 漢語文的 字法, 是所有 (全部) 語文中, 最好的文字。 只是 魯 迅 等人, 對此是全然無知的。當然, 空說無憑, 我必須提出證明。

歸納證法, 有三個步驟。
a. 證明存在 (Existential introduction) --- 只要證明一個例子, 就可以了。
b. 證明不是特例 (Existential generalization) --- 只要證明, 第二個例子存在。
c. 證明是全面的 (Universal proof) --- 只要證明, 任意隨機挑選的, 都合格。

在此, 先證明它的存在吧。

歪, 不正。撒, 手散。

我將證明, 漢語文, 是世界上 “唯一” 達到了 “理想” 的語文。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語文。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為 “漢語文”平冤

Postby Tienzen » Fri Nov 30, 2012 12:32 pm

第十六章: “一二三萬” 的語文



老子說: 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萬物。道德經 在西方是很火熱的。但在西方 哲學界, 倒是乏人問津。老子的 “一二三萬” 理論, 被定位為 not even wrong。 Not even wrong 是 Niels Bohr (量子物理的開創者之一) 的名言。比他的量子理論還有名。他指的是一些物理理論, 表面上也沒毛病, 實質上全是廢話。 “一” 是什麼? “生” 是什麼? 在這些沒有明確定義之前, “一二三萬” 是空洞的, 完完全全的廢話 (not even wrong, 它甚至是 ‘沒錯’ 的)。


在語言學上, “一二三萬” 卻是語言學家的夢想。如果我們, 能從 “一” 組字符 (字根 等), “生” 岀 “萬” (一個完整的語言系統) 來, 我們兩三天, 就可把它學會了。這種語言, 叫做 oligosynthetic language。 在二O0六年以前, 它只是語言學家的夢想。有些電腦語言, 倒也接近這個標準。但電腦語言是小兒科。不算數的。 沒有任何一個 人類語言接近這個夢想。當然, 重點在於 “生” 的定義。如果只生字符, 英文達到了。二十六字母, 生岀了所有的英文字。 如果只生字音, 英文也達到了。所有英文字的字音, 都可從字面讀岀。如果要生岀字義, 英文也達到了百分之二十。有百分之二十的英文字, 是由 字首與字根 組成。只要學了這些 字首與字根, 那些字的字義, 就可直接從字面讀岀。英文語言學家的優越感, 並不完全是自大自傲的結果。我把 “所有” 的英文 字首與字根, 都列在 “釋字遊戲, http://tienzengong.pixnet.net/blog/post/34007804 ” 裡。 有興趣的讀者, 可去玩玩。


上章提到, Dr. David Moser 寫了一篇文章, “Why Chinese Is So Damn Hard? (為何中文如此難學? )” 。 在中國大陸也引起了廣泛的討論。 Dr. Moser 的看法, 漢語文是狗屎, 不是他個人的意見。而是所有學漢語文為第二語言人之經驗。在一 “全美中教大會” 的報告 (http://www.chineseetymology.com/2009/12 ... ethodology ), 列出两點。
i. 有位家長, 花了六千美元。小孩只學了六個中文字。
ii. 百分之八十的學生, 一試即退。永遠不會再學中文。理由就是, 中文是狗屎。

胡適, 錢玄同, 陳獨秀, 瞿秋白, 魯迅, 郭沫若、蔡元培、吳玉章、林伯渠 等, 著名的六百多位學者, 共同簽署宣言, 消滅漢字。今天的漢語文, 與胡適, 錢玄同, 陳獨秀, 瞿秋白, 魯迅, 郭沫若 的時代, 究竟有何不同? 我們究竟在教什麼?

百分之八十, 退學的。 因為我們教的是狗屎。
百分之二十, 學成的。 確認, 所學的是狗屁。


一個不岀門的人, 對著幾十個鏡子 (平的、凸的、凹的) 照來照去, 要決定那個鏡像最醜, 是不容易的。中文最難學嗎? 從中文本身的角度, 是不容易討論的。這本是一個非常主觀的問題。中國人認為, 它和吃飯一般的容易。美國人就認為, 它比坐牢還苦。還得從整個 語文學 的高度來看。中文在整個 語文學 的宇宙裡, 究竟坐在什麼位置? “中文最難學嗎?” 這是 語言學中, 重中之重的問題。但是拿著鏡子, 照來照去, 是照不岀答案的。今天, 世界上有 5,000 個活語言。要一個一個的來比, 是不可能的。如何比法, 也還有爭議呢! 但是, 現在我們有了一個客觀的 量尺。它離 “一二三萬” 有多遠? 這 “一二三萬” 的量尺, 有三個部份:
a. 有一組符號 (字母 或 字根), 建構所有的字 (vocabulary),
b. 每個字音, 可從字面讀岀,
c. 每個字義, 可從字面讀岀。


如果把漢字是, 互相無邏輯關係的方塊。 那, 它就是最難學的語文。胡適、魯迅, 對此早己下了定論。漢字對中國人來說, 也都是很難學的。一般的美國大學畢業生, 至少認識十萬英文字。高中畢業生, 讀古英文(莎士比亞 或 King James Bible) 也毫無問題。今天, 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國大學畢業生, 是沒有能力讀古文的。康熙字典, 總共不過四萬八千字。翻開任何一頁 (每頁約四十字), 能認識超過三個字的人, 絕無幾人。認識個三、五千字, 能夠看看報紙, 就自認把中文學通了。這是自欺欺人。以西方的標準, 這是笑話。文化, 不是今天。它包含由古至今的智慧。把古人智慧完全拋棄的人, 還算是個文化人嗎?


用這量尺, 英文拿了 220 分 (100 + 100 +20)。钱玄同 與 David Moser 給了中文 0 分。 王安石 想給個好分數, 卻成了笑柄。但是, 我, 給漢語文滿分; 300 分。 滿分 與 299 分, 有著天壤之別。 如果我們找到 “一個” 不合格的例子, 不會對 299 分構成威脅。但它立刻否定了 “滿分” 的陳述 (statement or claim) 。


漢語文, 它離 “一二三萬” 有多遠? 它真的能得满分嗎? 它真有一組符號 (字母或字根) “生” 岀 “所有” 的漢字嗎? 每個漢字的字音, 可從字面讀岀嗎? 每個漢字的字義, 可從字面讀岀嗎? 這三項, 就是檢驗的標準。勝敗由此定岀。


首先, 我們必須定義 “一”, 一組符號。它是 220 個 漢字字根, 明列在 “Chinese Etymology,” 書中。然後, 由 “一” 生出 300 個 “音根” 。由此讀岀每個漢字的字音。它們也列在 Chinese Etymology 書中。 最後, 定義岀一組 “生” 的法則。由此讀岀每個漢字的字義。 人生子, 也有一組生法。夫妻生, 代孕母生, 試管生, 複製生, 等等。所有的漢字生法(s), 在書中也有詳述。


有了上述 “明確” 訂下的規則, 我們可把所有的漢字, 一個一個的檢驗。只要有一個不合格, “滿分” 的陳述, 就破功了。漢字, 就這麼五萬來個。一個一個的檢驗, 是完全可行的。在 “Chinese Etymology”, 證明了 8000個例子。 詳細的證明, 請查閱“中文的字根與文法: 天馬行空的漢語, Chinese Word Roots and Grammar (US copyright TX 6-514-465)" 與 "Chinese Etymology (US copyright TX 6-917-909)” 。 本書, 只提供邏輯的證明。它比全部檢驗, 更為學者所接受。歸納證法, 有三個步驟。
a. 證明存在 (Existential introduction) --- 只要證明一個例子, 就可以了。
b. 證明不是特例 (Existential generalization) --- 只要證明, 第二個例子存在。
c. 證明是全面的 (Universal proof) --- 只要證明, 任意隨機挑選的, 都合格。


任意隨機挑選的, 就由讀者來挑選吧。所以, 我的證明, 只用二、三個例子。
A. 證明漢字是 “組合” 的, 由 “一” 生岀來的。並且字義可由 “字面” 讀岀。
瞎 (目害), 忘 (亡心), 撒 (手散), 等等。

B. 證明字音可由字面讀岀。 字音有許多 “生” 法。僅略談三法。
i. 形聲字 --- 字音與聲符同音。如, 鵬音朋, 珠音朱, 鱔音善。
ii. 會意字 --- 聲符可“轉”韻。如, 群, 郡, 裙 為聲符 “君” 的轉韻。
iii. 無聲符字 --- 以字義為字音。如: 祭, 請神 即位, 音即。贏者有盈, 音盈。


從 “萬” 學萬, 當然是很難的。從一二三, 學岀 “生” 萬的方法, 就是最簡單的了。以現在大陸、台灣的教學法, 中文是全世界最難學的語言。連中國人, 都把古文看成外星語了。但是, 漢語文系統, 是最容易學的語言。下點功夫, 三個月就可以認識 “所有” 的漢字了。


“一二三萬” 語文, 是語言學界, 對 語言學 的夢想。 尤其是 拉丁語文系 的夢想。 最自豪的 德、法、英文, 也只達到一小部份。 約百分之二十。 入門矣, 未入室也。 而 漢文字, 己達到百分之百。這對西方語言學界, 這是驚天動地的。 然而, 今天的中國人, 仍把漢語文, 以最齷齪的語文, 來學、來教。這是如何的數典忘祖, 如何的摧殘學童, 如何的禍國殃民。有識的, 有良心的中國人, 救救您們的學童吧! 為您們的祖先, 平平冤吧!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為 “漢語文”平冤

Postby Tienzen » Sat Dec 01, 2012 1:34 pm

第十七章: 丟死人的 “沉冤”



研究了一輩子的 “說文解字”, 王安石 仍然鬧了“字說” 的笑話。康熙字典 集百餘大儒之力, 近二十年之功。 未能發現, 每個漢字的字義, 可由字面讀出。那麼, 胡適, 錢玄同, 陳獨秀, 瞿秋白, 魯迅, 郭沫若、蔡元培、吳玉章、林伯渠等, 這批人對漢字的愚昧與無知, 是可以原諒的。畢竟, 我的 “中文字根學”, 是二00六年才出版的。


二0一一年, 我看到一本 “漢語兒童教科書” 。它把每個漢字, 都賦予 “詞類 (part of speech)” 。如, “我”, 名詞; “飛”, 動詞。這真叫我大吃一驚。 漢字居然有詞類! 不知 “漢字” 系統的偉大, 倒也罷了。如果, “漢字” 系統是狗屎。漢語 “語法”, 鐵定好不到那裡去。可是, 我已經證明了, “漢字” 系統, 是世界上 “維一” 的, 完美的語文系統。那麼, 漢語 “語法”, 鐵定就壞不到那裡去。我的漢字字根網 (http://www.chinese-word-roots.org/ ), 已於二00六年上網。 累積的瀏覽人數, 至今已超過二十萬人。到了今天, 漢語 “語法”, 仍然受到如此的羞辱。 五千年的老祖宗, 會從地底爬出, 天上飛下, 被活活的再氣死一次。


五千年來, 我們的祖先, 不知 漢語文有 “詞類” 。是他們的愚昧與無知。還是, 他們有了一群, 不肖的敗類子孫? 事實上, 漢語 “語法”, 是世界上唯一完美的語法系統。空說無憑, 還是來看證據吧。為簡單起見, 就以 中、英文, 來做比較吧。


中、英文主要的差別, 在於 “字法” 不同。 漢字是 non-inflectional (沒尾巴的) 。英文字是有尾巴的; -ive (形容詞), -ly (多為副詞), -ness (抽象名詞), -ize (動詞), -ing (動名詞), -ed (過去分詞), 等等。英文的文法, 完全是由這些尾巴控制的。詞類 (part of speech), 完全是由字的尾巴來 “定義” 的。 漢字没有尾巴, 怎麼可能會有詞類!


有人說:
a. 汉语和英语词的不同, 正在于它不通过[字] 形变化, 就可以实现基本的, 和非常用的功能。
b. 从教学而言,如果说汉语没有 “词类” 也行不通,很麻烦。
c. 至于机器翻译就更不用说了。比如词汇表来个英译,还是有其基本的正确度和实用性的。


這完完全全, 是對 語言學的誤解。 “功用 (function)” 與 “型式 (form)” 是完全不同的。一個字在句中, 發揮了 “形容” 的功用, 並不表示它是形容詞。在英文中, 有許多 “名詞 (noun)” 是做 “形容” 的功用。但它並没有變成 形容詞 (adjective) 。 如,
He is a “university” student.
“university” 有形容的功用, 但仍然是名詞。


“時式 (tense)” 是英文文法中的一大重點。但, 英文文法中, 没有 “未來時式 (future tense)” 。因為, 英文動詞, 只有四個尾巴。現在式(+s), 過去式(+ed), 進行式(+ ing), 過去分詞 (+ed) 。但没有表達 “未來式” 的尾巴。所以, 英文是没有 “未來時式” 的。對未來的表達, 是 “將就” 的。借用 Modal verb (http://en.wikipedia.org/wiki/Modal_verb ) 中的 will 或借用 “be going to” , 來指出未來。


從這個例子, 英文的文法 (grammar), 完全是由字法決定的。缺了一個尾巴, 就無法以 “文法(grammatical)” 表達。只能用其它的 “將就” 法了。在英文語言學中, 每個 “字彙 (terminology)” 的定義, 是非嚴密的。
a. Syntax (http://en.wikipedia.org/wiki/Syntax ) --- 主要為 symbol and form。 基本上, 就是字法 (尾巴的變化) 。

b. Grammar (http://en.wikipedia.org/wiki/Grammar ) --- 基本上, 是受字法控制的。一些組合字的法規。

c. Semantics (http://en.wikipedia.org/wiki/Semantics ) --- 討論一組字 (句) 的 “意義”, reference and meaning (a truth table) 。中文譯為 “語意” 。

d. Pragmatic --- 討論 語意的 “態”( 時, 地, 人等), Indexicality (http://en.wikipedia.org/wiki/Indexicality ), 有關 tense, pronouns, demonstrative。


基本上, 英文文法有下列的結構。
i. 主、述語 (Subject + Predicate) 結構。
ii. 詞類 (part of speeches), 字尾巴的變化。
iii. 字序 (word order)
iv. 交通管理 (Indexicality), 規定 “時空” 在字、句中的變化。


西方語言學家, 對上面的這些 擺飾, 是非常自豪與自敖的。一個没有 尾巴的系統, 也能搞出上面這套擺設? 那是, 没人會相信的。好在, 他們之中, 没人真的瞭解中文。否則, 所有的大牙, 全會笑掉的。


語言的文法, 完完全全是由 “字法 (syntax)” 決定的。 不同的字法, 必定 有不同的文法。 英文字是有尾巴的 (inflection) 。也才能有 “詞類 (part of speeches)” 。有了詞類, 才能有 “主/述” 語。中文字, 是没有尾巴的 (non-inflectional) 。怎麼可能有 “詞類 (part of speeches)”? 没有 詞類, 怎麼可能有 “文法 (grammar)” 上的 主/述 語。


習慣用法, 不是 文法 (grammar) 。 邏輯用法, 不是文法。 文法, 完全是由 字法(syntax) 決定的。 漢語在 “文法 (grammar)” 上, 是不可能有詞類的。 没有那個東西, 怎能幹那個事? 在語意上, 有詞類的作用, 倒是勉強说得過去的。但, 終究是畫蛇添足, 完全没有那個必要。


中文與英文是絕然不同的語言系統。從英文文法的例子, 我們可以得一 “定律”: 句法 (文法) 完全由字法決定。不同的字法, 鐵定有不同的文法。把英式文法, 硬塞入中文中, 是天大的笑話。老外不懂中文, 也就只好偷笑了。


電腦語言, 也有兩類。寫碼語言, 如 Basic, C++ 等。運作語言 (operational system), 如 DOS, Windows, OS2 等。運作系統, 基本上是個交通警察; 控制那個 程式 (program) 進, 那個出, 那個停。也就是打 “旗號”; 綠旗進, 紅旗岀, 等等。一個程式, 沒有聖旨 (綠旗), 是進不了場的。是沒聲音的。


英文字的尾巴, 就是旗號。它進場 (句子裡) 後, 能佔什麼位置, 能有什麼份量, 負有什麼責任? 完全由那尾巴決定。漢字沒有尾巴; 那如何判定它的角色呢? 這對西方語言學家來說, 還真是不可想像的奧秘。 但是, 我們自己懂嗎? 重點只有一個: “五四” 那批人, 完全不知道 中文是什麼東西。就像鯊魚一樣, 不知道大海是什麼東西。


我們整天在講 語法、語法。我們曾經問過, “什麼是語法嗎?” 現在我們懂了。語法就是 “號誌” 。由它來標明每個字, 在句中的角色。


一位美國語言學家, 說中文沒有文法。一位中國老師, 立刻攤開了 “中文九百句型” 的教科書。把學生一腳踢進那山中, 還有誰敢再問那山真面目? 在語言學界, 成了笑話。


“五四” 以後, 岀現了一大批 “中文文法” 專著。若被 “四庫全書” 的編者看到, 定會瞠目結舌, 不知所云。西洋的一流語言學家看了, 也會傳為笑話。這些人, 硬生生的把牛頭 (英式文法) 當成馬嘴 (中文文法) 。西方的語言學家並不領情。他們深知, 再怎麼搖, 無尾熊是搖不岀尾巴的。 連 “何謂語法?” 都不知道。自己鬧笑話, 也就罷了。誤人子弟, 卻是千古罪過。


“五四” 之前, 有 “中文文法” 的專著嗎? 嚴格說來, 沒有。但讀通兩本書, 對中文文法, 也就心領神會了。
1. 文心雕龍 --- 基本上講的是, 文章的章法。如, 宗經、明詩、樂府、詮賦 等。其次, 就是修辭學。如, 神思、體性、通變、定勢、情采、鎔裁 等。

2. 古文辭類纂 --- 這是一本正式提到 “文法” 兩字的書。序言的第一句, “鼐少聞古文法於 …”。不過此書的方法, 仍是 “一腳踢入此山中” 。它把漢語文, 分為十三類。當然, 缺了白話文類。基本上, 也是一本 “章法” 書。不過它也提到一些作文之法。如, 神理、氣味、格律、聲色 等。 嚴格說來, 這些都不是 “號誌” 系統。


有些語言, 和中文一樣。其字彙, 也是無尾熊。大部份的這類語言, 都是 部落語言。小部落, 沒幾個人, 沒什麼大事。汪汪兩句, 就天下太平了。這種語言, 都是不成熟的, 很低俗的。所以, 許多語言學家, 把漢語文放入這個籃子裡。 “五四” 那些自認正直的學者, 必須屈服於真理之前。也把漢語文定位為, 最臭的茅坑了 。


中文鐵定有文法; 一個明確的 “號誌” 系統。一個圓 嘟 嘟的方塊字, 滾進場 (進入句中); 如何知道它的位份與責任? 標點符號 是個輔助號誌; 但它是進口品。進場的次序 (word order) , 是所有文法的大號誌。但古文常用 “倒句”; 字序在基本上, 不是個中文語法的大號誌。雖然漢字本身, 沒有帶個明顯的號誌入場, 中文句, 是有號誌的。二00六年, 我出版了 “中文的字根與文法”。有三章是談中文文法的。
1. 複詞 --- 中文常以詞 (非單字) 入場。詞有特別的文法位份。
2. 讀 --- 讀, 比詞複雜。是中文句中的最重要組成部份。
3. 虛字 --- 這是最主要的 號誌。基本上, 是 起詞、轉語詞、尾詞 等。, 這些都是 “虛字” 。古來也有討論虛字的書。但從未指岀它是中文文法的重點。


其實, 這些, 古人 都東拉西扯的討論過。只是沒有把它們當文法來談。也從未同時談過。 一九九O年, 我岀版了 “The Divine Constitution,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8MMzPw ... CDcQ6AEwAA )” 。 它是討論科學與哲學的。 一位 密西根大學教授 (原本不認識), 寫了一篇書評 (可在此查閱,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 ... 8/abstract ) 。 其中一章, 討論了 上帝的語言 (物理與數學) 。基本的論點是:
a. 英文是 “時空” 語言 (perceptual language)。字後有個尾巴, 搖著時空坐標。
b. 上帝的語言, 是 “概念” 語言 (conceptual language) 。它不需要時空坐標。是沒有尾巴的。

在章尾, 我順口帶了一句: 中文也是概念語言。


其實, “所有” 的電腦語言, 都是概念語言。都是沒有尾巴的。一個 “指令” 的進場, 是按照先後秩序的。或者是由 邏輯門 (logic gates) 控制的。所以, 在我的 “Linguistics Manifesto,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Uh8Etw ... CE4Q6AEwBA )” 書中, 我提出了 “語言學 大統一論 (Super unified linguistics theory)” 。語言宇宙, 是由 “兩端” 構成的。一端是 概念語言; 沒有尾巴, 光溜溜的; 可稱為 0-式語言。另一端是 時空語言; 是花枝招展的; 可稱為 1-式語言。 由這兩端, 造成一個語言光譜 (language spectrum) 。所有的語言, 就分布在這 0 與 1 之間。 至此, 無尾熊 不再是低劣的語言。它與英式語言, 有著相同的位份。


其實, 概念語言 (conceptual language) 是比時空語言 (perceptual language) 更高層次的語言。 每個字, 可以當任何的 “詞類” 用。這是英文不可想像的事情。 中文文法, 是語言文法中的最高境界。是西方語言家, 完全不可想像的。它們的那些 擺飾, 是醜陋的。完全没有必要的。漢語文:
A. 不 “需” 要主、述語 結構。虞兮, 虞兮, 奈若何! 虞兮 不是主語。 “奈” 、”若” 、”何” 都不是述語。那些, 以英文文法, 附會到中文上的, 鐵定完全不懂英文文法。就亂講一通。

B. 漢字是没有詞類的。没有尾巴, 怎麼耍那猴戲? 有一中國教科書说: “回”, 動詞, 如, 回家。那, 玩了一回的回呢? “書”, 名詞。那, “我書之” 的書呢?


任何語言, 都可分成两個部分。
i. 字法。
ii. 句法。
完全瞭解 漢語文的 字法, 就能完全瞭解它的句法 (文法) 。更進一步的說明, 下章分解。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為 “漢語文”平冤

Postby Tienzen » Mon Dec 03, 2012 8:09 pm

第十八章: 最偉大與完美的 “語法”



前章已經闡明, 所有 “文法” 都包含两部分, “字法” 與 “句法” 。基本上, “句子” 是一個 “線性場”, 由一群 “字” 滾進場, 所 “排列” 造成。在這一群字中, 誰是領隊, 誰是主角, 誰跑龍套? 在 “英式” 語言中, 它是非常明確的。 每個進場的字, 都帶有 “旗號 (生份證)” 的。 它們必須 “對號” 入座。


反之, 漢字 只有字形, 字音與字義。没有 “旗號” 。旗號 的定義是, 它不改變 “字義” 。只改變字的 “性、格” 。 如, concept (conceptual, conceptive, 等) 。英式文字, 至少有三種 旗號。
a. 尾巴 (suffixes): 它不改變字義。只改變字的 “類別 (part of speeches)” 或 “時態 (tense, -ed, -ing, etc.)” 或 “數量 (numbers, -s, -es) 。

b. 面具 (mask, 變臉): 它没有尾巴, 但面貌不同。 如 (I, me, my, mine), (buy, bought), (will, would) 等。它們是一個字, 有不同的 “字格” 。 與 “同義字 (synonym)” 是不同的。中文的 我、吾、余, 是同義字。

c. 帽子: 有些字 (尤其是名詞), 已經無法再加尾巴。又無法變臉。只能戴個帽子進場。主要的帽子是 “定詞 (article [the, a])”, “指示詞 (Determinants [this, there])” 與 “助動詞 (modal auxiliary verb)” 。這些帽子, 只做另外一字的 “旗號”, 而不改變其 “字義” 。 一般本說, 字首 (Prefixes) 都會改變字義。所以, 它不是旗號。


讀者若想對 “旗號” 做更進一步的瞭解, 請查閱下列網頁。

Agglutinative language (tails and masks are the same thing, http://en.wikipedia.org/wiki/Agglutinative_language).

Fusional language (http://en.wikipedia.org/wiki/Fusional_language), such as, Sanskrit, (and the modern Indo-Aryan languages), Greek (classical and modern)

Declensi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Declension) is the inflection of nouns, pronouns, adjectives, and articles to indicate number (at least singular and plural), case (nominative or subjective, genitive or possessive, etc.), and gender.

Genitive case (http://en.wikipedia.org/wiki/Genitive_case) marks a noun as modifying another noun, such as, Janet’s jacket, doom's day.


這三種旗號, 涵蓋了全部的英文字彙。 每個英文字滾進場 (句子), 排排坐, 吃果果,不會有任何的混淆。有了這旗號系統, 英文的 “句法” 就很簡單了。只有一個法則。

主語 (subject) + 述語 (predicate) 。

述語, 代表或表達一個 “事實 (fact)” 。 “事實” 是一個 “動作 (action)” 或一個 “態 (state)” 。所以, 述語必須要有一個 “動作動詞 (action verb)” 或一個 “狀態動詞 (linking verb)” 。 主語必須是名詞 或具有名詞功能者 (如, 分詞, 名詞子句, 等) 。當然, 可以有許多形容詞 (adjective) 來美化主語。 許多副詞 (adverb) 來形容述語。從這唯一的 “句法”, 又可變化出許多句型。
i. 問句: 掉轉 主、述語的次序, 並加問號 (?)。

ii. 被動語態 (passive voice): 把 動作動詞改成 狀態動詞 (be +分詞) 。受詞與主語對調。把 “動作”改成 “狀態”。搖搖動詞的 “尾巴”, 就成了。

iii. 假設語氣 (Subjunctive mood): 在 if “假設” 字句後, 以 would (or should) 後, 加 “完成式” 。 表示, 並未完成。如, If I were you, I would have eaten it. 實際上, 我並没有吃它。把述詞加頂帽子 (modal verb, would), 文義就反過來了。


這些句型的變化, 基本上, 由 “旗號” 來達成。 由這些基本句型, 可再組合成更多的複雜句型。英文文法的全部, 也就是這麼簡單的两點。
A. 句法: 主、述語。
B. 旗號系統。

由此两點, 可以規範所有的英文句子。 全部的英文文法, 只在規範 “如何成句?” 那麼, 中文如何 “成句”?


漢字, 只有 形、音、義, 不帶 “旗號” 。不過, 中文 “句” 是有旗號的。句子有 “起詞”, “轉詞” 與 “尾詞” 。如,

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強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驕之攻其不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

若把 標點符號從 莎士比亞的文章中拿掉, 能幫它斷句的人, 没有幾個。漢語文, 大概是唯一的文字, 是不需要標點符號的。因為, 它的旗號, 不在 “字” 内, 而在 “句” 中。把上文的旗號標出, 文義就一目了然了。

兵(者) 詭道(也) (故)能(而)示之不能 用(而)示之不用 近(而)示之遠 遠(而)示之近 利(而)誘之 亂(而)取(之) 強(而)避(之) 怒(而)挠(之) 卑(而)驕(之) 攻(其)不備 出(其)不意 (此)兵家之勝 不可先傳(也)

上文又用了 “對仗”, 使斷句更明確了。但是, 在漢語文之内, 來談 漢語文法, 似乎是對牛彈琴。 只好, 從英文的角度, 來推導出, 漢語文法了。


英文, 是個很完善的 “時空” 語言。把宇宙看成一個 “時空場”, 則英文可以對整個宇宙, 做明確的描述。漢字没有 “旗號” 。那麼, 是否 “漢語句” 的旗號, 與英文的旗號系統, 具有同等的 “法力”? 這就是我要討論的重點。如何來證明, 這两大不同的系統, 有著相同的法力?


首先, 我必須介紹一個詞彙, 抽象 (abstract) 。每位讀者, 都認識它。並且認為, 對它有撤底的瞭解。不需再做說明了。那麼, 抱歉了。我還是得在這裡, 不厭其煩的, 做詳細的說明。


抽象, 有两部分。一, 它是一個 “態” 。二, 要從 “實體” 轉換到 “抽象態”, 需要經過某種 “運作 (operation)”, 叫做 “抽象運作” 。只有完全了解了抽象運作的過程, 才可能了解 “抽象態” 的内涵。就以數學為例子吧。

1 + 2 = 3,
3 + 4 = 7,
5 + 6 = 11, …。這是 算術 (arithmetic) 。

A. 每個 方程式內, 都是 “真實” 的數。
B. 有 “無窮” 多個, 這種方程式。

然而, 那 “無窮” 個方程式, 可用一個代替之。 a + b = c 。這是 代術 (algebra) 。就是以抽象符號 來代替 (代表), 那些 “真實” 的數。 a 是什麼數? 什麼都不是。卻又什麼都可以。


a + b = c,
a – b = d,
a x c = f,
a / f = g 。
除了這四種運算 (加, 減, 乘, 除), 還有許多(無窮多) 的函數。 我們可以把 “運算” 也抽象化。 a # b = c 。 # 是什麼? 什麼都可以 (加, 減, 乘, 除, …)。 這就是 “抽象代數 (abstract algebr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bstract_algebra ) 。


抽象化, 其實就是 “虛化” 。 把 實數虛化, 就是 代數。 把 運算虛化, 為 抽象代數。

概念語言, 就是把 真實的時空 “事、物”, 提升到 概念的層面。 漢語文, 至少做了两次的提升。
一. “字”, 砍掉了所有的 “時空” 旗號。 没有 “詞類 (part of speeches)” 了。

二. “句”, 砍掉了所有的 “主、述” 語架構。


如何來 “砍”, 這就是 抽象運作了。介紹之前, 先說明幾點吧。首先, 硬要把 代數降回 算術的層級, 也死不了人的。但就不可能有電腦了。拿了紙和筆, 拚命的算吧。


五千年來, 中文没有詞類 (動詞, 名詞, …), 出了多少的大文豪。 在教 抽象代數 的課堂裡, 整天拿了 算術 來磨蹭。不是誤人子弟, 是什麼? 把最偉大的語文, 當 狗屎 來教。情何以堪!


各種語言的 “句子”, 至少包含 四種架構。
a. 文法 (grammar) 架構。
b. 語意 (semantics) 架構。
c. 邏輯 (logic) 架構。
d. 自然 (natural) 架構。

就以 字序而言, 中文自然有 “自然” 、 “邏輯” 與 “語意” 上的 字序。 但没有英文 文法式的字序。許多學者, 對這幾種架構的差異, 完全没有概念。全部混為一談。


英文是 “時空”語言系統。每個時空的 “點”, 都必須以旗號標明。中文經過两次的抽象提升步驟, 已把 “時空” 宇宙, 轉換成 “概念 (抽象)” 宇宙。從這個角度來說, 英文是非常初級的語文系統。漢語文, 是人類語言系統中, “唯一” 完美的系統。


魯迅 等人的侮蔑 漢字。理由是, 字與字之間, 没有任何邏輯的關聯。 這個看法, 到 2005 年, 仍然表現在 Dr. Moser 的文章裡。但自從 “Chinese Etymology” 出版後, 西方語言學界, 已不敢再亂講話了。


並且, 即使每個漢字, 都是 茅坑裡磋出來的臭石頭。 漢語文的 “語法(文法)”, 仍是 唯一完美的系統。多說無益, 看證據吧。

我們已經談過, 語言學的幾大定律。

a. 字法 (syntax) 決定 文法 (grammar) 。不同的 字法, 必定有不同的 文法。
英文字 是有尾巴的 (inflectional) 。 由此 “生出” 詞類 (part of speeches, 名詞、動詞 …等) 。有 詞類, 才可能有 主/述語結構 及其它 (tenses, voice, mood, … )

漢字, 是没有尾巴的 (non-inflectional) 。是不可能有 “文法” 上的詞類。當然, 也就不可能有 “文法” 上的 主/述語結構 及其它。但, 我們可不可以, 硬把它戴上這些帽子? 做為高層次的語言, 硬生生的被貶低, 死是死不了的。只是, 情何以堪。在 “語意 (semantics)” 與 “邏輯 (logic)” 上, 要强行 搞個 “英式” 架構出來, 還是 辦得到的。貶低容易, 高攀就難了。

有人問: 松樹 與 樹葉, “樹” 究竟有没有 “詞性”? 没有 英文式的 詞類(part of speeches), 如何來分辨两者? 古人, 以虛實來分。松樹的 “樹” 是實字。 樹葉的 “樹” 是虛字。正好用 紅樓夢 的說法。見第三十七回, 寶釵 擬了十二 “菊花題” 。菊為實字, 其它都是虛字。 “實、虛” 為概念語言, 最重要的文法。


b. 代數定律: 就是將 “實” 變 “虛” 。我 已經談了它的原則。
英文的文法是非常嚴格的。没有 主詞, 不成句。没有述語, 更不成句。在 “詩” 中, 這些規矩, 可以略有鬆動。但也不能離譜。我一生, 少有詩興。 2002 年, 來了一次。當時, 甚少中國朋友。又正参與 電腦語言的設計。將一詩, email 了幾位朋友。竟被他們收錄了。趁此, 與大家分享 (Enter into it, we can. http://comments.gmane.org/gmane.comp.py ... cation/347 ) 。總之, 在英文文法裡, 玩不了 “代數”, 更別提 “抽象代數” 了。中文則不同。一個 裹腳布的白話句 (有主詞, 有述語), 總是可以改成 “文言” 句的。大多數的短句, 更可以, 以 詞 “代” 之。中國的 “成語”, 基本上是 “句” 。 英文的 idiom, 絕對不是 “句” 。 這方面, 以後再詳論吧。



英式文法, 是 “初級” 的文法系統。以它為基礎, 向上做 “四”次, 代數化與抽象化的提升。就是 漢語文文法系統了。

壹, 格律化。
英文文法是很嚴格的、僵硬的。但在英文 “詩” 中, 一些 “句法” 是可以放鬆的。Sonnet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nnet ) 是英文系統中, 少有的 “格律句(metered sentence, metrical structure)” 。 它的格律, 包括,
a. 每句字數的限制。
b. 句數的限制。
c. 音韻的要求。

它與中國的 律詩很相似。在 sonnet 中, 英文的 句法 (主/述語…等), 幾乎可以 “完全” 放鬆。但 字法, 不能有錯。

以 “格律” 代替 句 “文法”, 這是第一個提升。第一個語言 “代數” 。 不過, 格律句, 在英系中, 不是常態, 而是 例外。反之, 中文雖有 “散句”, 如 論語、孟子的語法。但, 格律句, 一直是 中文語法的主流。略敘其發展過程。
i. 四言句, 以 詩經 為主。字數為主, 音韻次之。

ii. 騷賦體。這是中文 “語法” 發展上, 最偉大的突破。基本上, 它仍然是 格律句。但句子的 “標定”, 不再以 格律為主。而以一個特別的字, “兮”, 做為 “句號” 。到了 “九歌” 、 “ 天問”, 這個 “句號”, 竟被移到 “句中” 去了。把英文的 “句號 (period)” 放到句子中間, 可能嗎? 能夠想像嗎? 另外, 騷體, 打破了四言的格局。有了, 五言、六言、七言 與 九言。騷體, 不僅奠定了, 中文語法的基礎。事實上, 它已完善了, 所有的中文文法。

iii. 十字句 (四六文) 。至此, 古人認為, 中文文法, 已經完備。一字為字。二字為詞。四字為詩。五、六、七、八、九、十 (言), 全都成句了。

基本上, 三言, 就開始成句了。要 “完全” 學懂中文文法, 學會 “三言”, 就夠了。只要學懂了 “三字” 句法, 所有 古文, 都讀得懂了。 可惜, 一些有權力的白癡, 把 “三字” 教學法, 給廢了 (見註)。現在的中國人, 已是古文白癡。當然, 就不可能懂得, 中文文法是什麼了。還去搞什麼 “詞類 (part of speeches)” 呢! 可悲呀! 可嘆呀!

以 “格律” 代替 英文式的 句 “文法”, 是 “小代數” 。


中文 “文法”, 古人是懂的。但卻從未說清楚, 講明白。 “文心雕龍” 、 “ 古文詞類纂” 及 “桐城吳氏古文法”, 講的都是文章的 “章法” 。不是如何 造 “句” 的文法。近一百年來, “進口”了英語式文法。從此, 就跳起了 “牛頭 對 馬嘴” 的猴戲。今天, 上至 北京大學中文系的教授們, 下至幼兒園的老師們, 仍然抱著這荒唐的猴戲, 日歌夜舞。天天以 誤人子弟為成就。日日把 禍國殃民當偉業。被全世界的語言學家恥笑, 也絲毫不以為意。最悲慘的是, 已經無 “藥” 可救了。至少, “中文藥” 是行不通的了。那就用 “西藥” 吧。從英文文法談起。盼能起死回生, 救我中華。


貮, 文法涵數:
英文的文法, 是很明確的, 没有爭議的。每個文法的 “運作”, 可以用 “涵數” 的方式表達。如, 下例。
a. F(sp), 主/述 語結構 涵數 (Subject + Predicate) 。
b. F(sub), 子句 涵數 (subordination) 。
c. F(ten), 時式 (tense) 。
d. F(vo), 時態 (voice) 。
e. F(mo), 語氣 (Mood) 。
f. F(nu), 人稱 或 多數 (numbers)
g. 其它, 還多著呢。

下面是個英文句子。

句A: He who is good looking and very funny is loved by many girls.

現在, 把 句A 中的文法部分, 以文法涵數代替之。並寫成 句B。

句B: He F(sub)F(nu) good looking and very funny F(sp)F(nu)F(vo) loved by many girls.

句A 與 句B 是完全相同的句子。只是, 文法的 “實字”, 用文法涵數代替了。
A. who is = F(sub)F(nu), 子句, 第三人稱。
B. is loved = F(sp)F(nu)F(vo) loved, 第三人稱述語, 被動式。

句B, 由两大部仍組成。
一. 文法涵數。五個涵數。
二. 語意單位 (semantic fragment) 。三個 語意塊。


參, 抽象代數。
以一個 抽象 “運作” 來代替所有的 文法涵數。給這 抽象 “運作”, 取個名字。叫, “逗(comma)” 運作。每個 文法涵數, 都以“逗(comma)” 運作 代替之。 如此, 就是 句C。

句C: He ,, good looking and very funny ,,, loved by many girls.

句C, 是由 句B提升 (抽象化) 而來。與 句B, 仍然 同構 (isomorphic) 。現在, 再加入一 抽象代數定理。證明, 暫免。
(,,) = ,
即, 相鄰的两 逗, 可合成一 逗。相離的 逗, 不得相合。那麼, 句C, 可以寫成 句D。

句D: He , good looking and very funny , loved by many girls.

現在, 句D 只剩下 三個語意塊, 加上两個 “逗” 涵數。 經過两次的抽象提升, 句D, 就是中文句了。

語意塊 + “逗” 涵數 = “讀” 。就是中文的 “讀” 了。中文的 “文法”, 就是以 “讀” 造 “句” 。 讀, 可以為句。 但, “句” 常有多 “讀” 。見下例。
a. 誰 (who)?
b. 我 (I) 。
c. 啥 (what)?
d. 尿 (pee) 。

這是四句。每句一讀。每讀一字。 當然, “讀” 可有多字。句可有多讀。


中文文法, 已從 英文文法推導而出。


肆, 句標。
“文法” 的目的, 是規範如何 造 “句” 。能造一句, 就能造無窮句。然後, 集句成章。集章成書。

英文句, 有三部分。
a. 文法涵數。
b. 語意塊。
c. 句號 (period) 。

英文在 “文法” 完 “全” 時, 再加 句號 (period), 即可成 “句” 。在英文, 文法 “全” 時, 語意也全了。


英文的 (a, b), 在中文, 由 “讀” 取代。但, 中文 如何成 “句” ? 金聖嘆 云: 義 “全” 、氣止, 而成句。這是很正確的說法。但不實用。我們需要知道, 標定 義 “全” 、氣止的 “符號” 。英文有 句號 (period) 。中文就缺這麼個小圈圈。現在的 句號, 是進口的。如果, 中文没有 “句” 的標號。那, 中文文法, 是不完全的。讀、讀、讀、…的, 没完没了。那, 鲁迅 等的侮蔑 漢語文, 就不全是亂駡了。


不過, 我們已經知道, 中文有两個 “句標” 。
A. “格律標”, 以七言為例, 第八字, 鐵定為下句之首。
B. 在 騷體, 以一特別的字, “兮”, 為句標。

那麼, 散文 (如, 論語 或 孟子), 有句標嗎? 當然有。先看英文吧。

英文的 文法涵數, 基本上, 是不包含 語意的。 句號 (period), 更是個没有語意的符號。 那麼, 中文的 “句標”, 也應該是不包含 語意的。 騷體的 “兮” 字, 是個 “氣詞” 。確實不含 語意。如果, 中文只有一個“兮” 字, 做句標, 那就太單調了。但, 多造幾個, 不含語意的 “氣詞”, 倒不是難事。如, 之、乎、也、者 … 。 其實, 這些字, 還是有 字義的。所以, 在用這些字, 為 “句標” 時, 必須把它們的 字義 “虛” 化掉。基本上, 任何字, 虛化後, 都可以當做 “句標” 。

在英文, 句號 (period) 永遠放在句尾。中文的 句標, 可以放在三個位置。
一. 句首, 為起詞。
二. 句中, 為轉詞。
三. 句尾, 為止詞。

有了 句標後, 連 “讀” 的逗標, 都可以虛掉了。 至此, 中文不需要, 任何的 “標點符號 (punctuation marks) 。 “虛字” 是中文獨有的。 何為 虛字, 它就是中文的 句標。 白話文, 也有虛字。如, 了、的、呀、嗎、呢 …。 不過, 這些句標 虛字, 與漢字的有 “虛、實”, 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有了 句標, 漢語文系統, 就是所有語言中, 最完美的了。


這 英、中文, 轉換的抽象代數, 不但說明了中文文法。其實可成為 機器翻譯的邏輯基礎。不過, 要達到百分百的轉換, 需要再加一個 抽象涵數。在這裡, 就不提了。


一百年前, 胡適, 錢玄同, 陳獨秀, 瞿秋白, 魯迅, 郭沫若、蔡元培、吳玉章、林伯渠 等白癡, 把 漢語文法當狗屎。還情有可原。今天, 從小學教師, 到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 仍然在談 漢字的 “詞類” 。 這就罪該萬死了。“中文字根網” 已經開通八年了。看樣子, 對這一代的中國人, 已經没有期望了。此書就藏之於圖書館, 傳諸後人了。


註: 現在, 大家都認為, “白話文” 的推廣, 是消除文盲的最大功臣。這是完全没有科學根據的鬼話。 “文言文” 並不比工程或物理難。教育的普及, 不再有 “科學” 文盲。以前的文盲, 肇因於教育的不普及, 與文言文毫關係。 “三字經” 是最簡單的語文課程。能掌握 “三字”句法, 就能完全掌握 “中文文法”。胡適 等人的廢除 “三字” 文法, 實為中華文化的千古罪人。中華民族的最大敗類。若不將他們的毒害, 完全剔除, 中國即使成為世界强權, 仍將是文化奴才。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為 “漢語文”平冤

Postby Tienzen » Tue Dec 04, 2012 10:19 pm

第十九章: 最偉大的語文



前面章節, 已經證明了下列幾點。
a. 漢字是唯一的 “一二三萬” 文字系統。是其它文字不可想像的。

b. 漢語文法與 英文文法, 有著同等的 “法力” 。

c. 漢語文法把英文的 “旗號” 系統, 從 “字法” 中, 提升到 “句法” 中。但, 更重要的, 是把語言宇宙, 從英式的 “時空” 宇宙, 提升為 “概念” 宇宙。那麼, 漢語文的法力, 就比 英式語文大了許多。在我提出 “概念語言 (conceptual language)” 之前, 西方的語言學家, 從不知有這玩意。 簡言之, 漢語文, 比任何的其它語文, 都要偉大。


Linguistic relativity or Sapir–Whorf hypothesis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nguistic_relativity) 的重點, 就是在强調, 拉丁語系的語言, 是最優越的。但它所提出的論述, 是不科學的。完全是愚昧優感作祟的結果。但是, 我的論述是不樣的。我證明了, 語言是有 “級別” 的。在 “Linguistics manifesto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Uh8Etw ... CE4Q6AEwBA)”, 我證明了, 只有 漢語文能成為語言學上的 “世界語言 (Universal Language)” 。也就是說, 所有的語言系統, 都是漢語文的 “子系統” 。這是可以用數學證明的。它的證明, 已在 Linguistics manifesto 中, 有詳細的說明。在這裡, 我就舉些 “實例” 。有許多 漢語文的 “法力”, 不是任何其它語言系統具有的。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它太重要了。只好再說一次。 “字法” 決定 “句法” 。其實, “字法” 決定整個 “語言宇宙場” 。帶 “旗號” 的文字, 它的 “語言場”, 必須要有對應的旗號系統。那麼, 每個旗號, 在那 “語言場” 的 “自由度 (degree of freedom)”, 一定受到一些限制的。反之, 一個没有旗號的文字, 它的 “語言場”, 應該是 “平坦的 (Isomorphic and homogeneous)” 。那麼, 它就有了最高的自由度。真要瞭解 語言的自由度, 必須從 “什麼是字?” 談起。


“什麼是字?” 在西方語言學, 分得很細。
a. Morpheme (http://en.wikipedia.org/wiki/Morpheme ) is the smallest semantic unit in a language. A morpheme is not identical to a word, and the principal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is that a morpheme may or may not stand alone, whereas a word, by definition, is a freestanding unit of meaning. Every word comprises one or more morphemes. 最小的 “語意” 單位。有時, 不能單獨存在, 如 “字根”。

b. Bound morphem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Bound_morpheme) is a morpheme that only appears as part of a larger word. 如, 字首或 字尾, 不能單獨成字。

c. Free or unbound morpheme can stand alone. 可成 “字” 的最小 “語意” 單位。

d. Lexic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Lexicon) : In most theories of linguistics, human languages are thought to consist of two parts: a lexicon, essentially a catalogue of a given language's words, and a grammar, a system of rules which allow for the combination of those words into meaningful sentences. The lexicon is also thought to include bound morphemes, which cannot stand alone as words (such as most affixes). In some analyses, compound words and certain classes of idiomatic expressions and other collocations are also considered to be part of the lexicon. Dictionaries represent attempts at listing, in alphabetical order, the lexicon of a given language; usually, however, bound morphemes are not included. 包括, 字首、字根、字尾、字、複合字 或詞。

e. Word (http://en.wikipedia.org/wiki/Word ) is the smallest element that may be uttered in isolation with semantic or pragmatic content (with literal or practical meaning). This contrasts with a morpheme, which is the smallest unit of meaning but will not necessarily stand on its own. A word may consist of a single morpheme (for example: oh!, rock, red, quick, run, expect), or several (rocks, redness, quickly, running, unexpected), whereas a morpheme may not be able to stand on its own as a word (in the words just mentioned, these are -s, -ness, -ly, -ing, un-, -ed). A complex word will typically include a root and one or more affixes (rock-s, red-ness, quick-ly, run-ning, un-expect-ed), or more than one root in a compound (black-board, rat-race). Words can be put together to build larger elements of language, such as phrases (a red rock), clauses (I threw a rock), and sentences (He threw a rock too but he missed). “字”, 是在 “句” 中, 能獨立存在 (stand alone) 的最小語意單位。 Working 和 agenda 是字。 (-ing) 和 (ag-) 是 bound morpheme, 不是 “字”

f. Vocabulary (http://en.wikipedia.org/wiki/Vocabulary ) is commonly defined as "all the words known and used by a particular person".


基本上, 所有的 “旗號” 及字首, 都是 bound morphemes。英文中的 “原字 (free morpheme)”, 也是没有 “旗號” 的。所以,
A. 將“原字 (free morpheme)” 加旗號, 就成了 英式語言系統。
B. “原字 (free morpheme)” 不加旗號, 而把旗號放在 “句法” 中, 就成了 中式語言系統。


Free morpheme 的重點是 Free。它没有枷鎖。它立刻可以展現三種 “法力” 。
一, 以 “詞” 代字: 如, 蝴蝶, 葡萄等。蝴 蝶雖是两個中文字, 它在 文法上, 只是一個 “原字 (free morpheme)” 。在 古文 (文言文), 是以 “單字” 為“原字 (free morpheme)” 。必須知道單字的原義, 才能讀懂古文。如, “底事周折” 為何義, 知道的人, 就不多了。下面的字, {胡, 劉, 韋, 聿, 甹, 俞, 堯, 舜, 袁, 僉, 甫, 翏, 彔, 咼, 戔, 董, 蜀, 牟, …}, 人人都認識, 但知道其原義的人, 就很少了。

今天的白話文, 大多以 “詞” 代字。如, 蜀國、蜀道、董事、胡說、袁先生。即使不知 蜀、董、胡、袁的單字字義, 這些詞, 人人都知其 “義” 。這種情況, 在其它的語言系統, 是幾乎没有的。在漢語文, 卻是普遍的現象。


二, 以 “詞” 代句: 英文也有 成語 (idiom) 與 片語 (phrase) 。但與中文的, 以“詞” 代句, 是不相同的。幾乎, 中文的任何 “句”, 都可以, 以“詞” 代之。這是任何的其它語言, 不可想像的。成語大全, 有千、萬個例子。在此, 僅舉數例如下。

中途先走说——失陪 请人勿送说——留步 送人远行说——平安 宾客来到说——光临
等候别人说——恭候 没能迎接说——失迎 需要考虑说——斟酌 无法满足说——抱歉
请人谅解说——包涵 希望照顾说——关照 赞人见解说——高见 归还物品说——奉还
老人年龄说——高寿 身体不适说——欠安 看望别人说——拜访 请改文章说——斧正
接受好意说——领情 求人指点说——赐教 向人询问说——请问 请人协助说——费心
请人解答说——请教 与人相见说——您好 问人姓氏说——贵姓 问人住址说——府上
客人入座说——请坐 陪伴朋友说——奉陪 临分别时说——再见 言行不妥——对不起
慰问他人说——辛苦 迎接客人说——欢迎 请人赴约说——赏光 对方来信说——惠书
自己住家说——寒舍 请人接受说——笑纳 送人照片说——惠存 欢迎购买说——惠顾
得人帮助说——谢谢 祝人健康说——保重 向人祝贺说——恭喜 求人办事说——拜托
麻烦别人说——打扰 求人方便说——借光 长期未见说——久违 求人帮忙说——劳驾
仰慕已久说——久仰 註: 此表由 杨川 (Ellen Yang ) 提供。


三, 基本上, 漢語文是不需要 標點符號 (punctuation marks) 的。

如果 我們把所有的 標點符號 , 從 沙士比亞 的文章拿掉。 他的文章, 就句不成句了。 每人都可讀岀不同的句子了。 反之, 中國的古文 (文言文), 是不用 標點符號的。 每篇文章, 不會被讀岀為不同的文章。 那就是, 中文的文法, 不需要 標點符號, 也能明確的表達 句義。這在 英式語言中, 是不可想像的。

在英文中, run-on sentence (http://en.wikipedia.org/wiki/Run-on_sentence) [裹腳布的句子] , 是最忌諱的。 寫此種句子的人, 立即成為 文盲 的代表。

Run-on sentence (A run-on sentence is a sentence in which two or more independent clauses (i.e., complete sentences) are joined without appropriate punctuation or conjunction. It is generally considered a stylistic error, though it is occasionally used in literature and may be used as a rhetorical device. An example of a run-on is a comma splice, in which two independent clauses are joined with a comma without an accompanying coordinating conjunction.) 它就是, 兩句變成一句時, 用錯了標點符號。 如,
I went to school.
I ate my lunch.

錯 (run-on sentence): I went to school, I ate my lunch.
對: a. I went to school, and I ate my lunch.
b. I went to school; I ate my lunch.
c. I went to school and ate my lunch.

中、英文裡, 句子 的定義, 就是 義全。 義不全者, 為半句或子句, 以 逗點 (comma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mma ) 與其它部份隔開。 一句可有許多、許多的 逗點。 義全者為 句子, 以 句點 (period [。or .] http://en.wikipedia.org/wiki/Period ) 結束。 如果兩句混成一句, 就成 裹腳布句子 (run-on sentence) 了。

所以, 中、英文文法的共同重點, 就是要 句成句。 句中的 逗點不能少。 不能以 逗號代句號。 兩句連結的規矩不能錯。

一般人犯錯, 倒也不是什麼。 連 李敖 都不懂這些, 就是大事了。 就以 “杂评鲁迅和他孙子 “ (李敖 1982.09.23, http://leeao.com.cn/zhawen/luxun.htm) 一文為例。

“ 我想我会在货色方面、努力方面,给中国做一个榜样。至于在人格方面的坚苦卓绝,孤军奋斗。那更无人能比了 (鲁迅、胡适那时候,国民党对异己的压迫力量,远 不如今天。鲁迅有租界和左联保护,胡适有帮口势力。他们都在尊敬知识分子的社会里,得到蔡元培等的支持。今天我的处境,的确比他们困难得太多了,大多 了) 。”

上文, 應該只有兩句, 而非三句。. 正確的 標點如下。

“ 我想我会在货色方面、努力方面,给中国做一个榜样。至于在人格方面的坚苦卓绝,孤军奋斗, 那更无人能比了(鲁迅、胡适那时候,国民党对异己的压迫力量,远 不如今天。鲁迅有租界和左联保护。胡适有帮口势力。他们都在尊敬知识分子的社会里,得到蔡元培等的支持。今天我的处境,的确比他们困难得太多了,大多 了)。”

沒改這個 標點符號, 那就 句不成句了.


“ 我说: 我们是现在的国民党的批评者,你可知道过去的国民党的批评者他们多安全吗?他们大都是在国民党刀枪拳头达不到的地方批评的,他们或在洋人保护的租界里批评 国民党(如"新月杂志"),或在北方军人的宽厚里批评国民党(如"独立评论"),或在允许办报的局面里批评国民党(如"大公报"),或在民情汹汹的公理昭 彰时代里批评国民党(如"观察")。……可是我们呢?我们全身暴露在国民党空前大好的统治优势下,他们有高度集中的力量、有密集安打的环境、有四面是水的 方便、有日本留下的被统治惯性、有现代的镇暴设备、有一党独大、有八号分机、有大量的喊万岁唱梅花的小市民。……这一切一切,都足以使国民党的批评者心灰 意懒、胆战心惊的。我们没梁山可上、没出境证可拿、我们活象玻璃窗户上的苍蝇--"前途光明,没有出路",随时都要被苍蝇拍子打下来。……可是,我们还是 做了!还是头破血流,一做再做了!维桢啊,不要搞错了,我们是最有勇气的人!我们才是最 有勇气的人! “

上段的斷句, 也是很糟的。 改正如下。

“ 我说: 我们是现在的国民党的批评者 [,。] 你可知道过去的国民党的批评者[,]他们多安全吗?他们大都是在国民党刀枪拳头达不到的地方批评的 [,。]他们或在洋人保护的租界里批评 国民党(如"新月杂志"),或在北方军人的宽厚里批评国民党(如"独立评论"),或在允许办报的局面里批评国民党(如"大公报"),或在民情汹汹的公理昭 彰时代里批评国民党(如"观察")。……可是我们呢?我们全身暴露在国民党空前大好的统治优势下 [,。]他们有高度集中的力量、有密集安打的环境、有四面是水的 方便、有日本留下的被统治惯性、有现代的镇暴设备、有一党独大、有八号分机、有大量的喊万岁唱梅花的小市民。……这一切一切,都足以使国民党的批评者心灰 意懒、胆战心惊的。我们没梁山可上、没出境证可拿、我们活象玻璃窗户上的苍蝇--"前途光明,没有出路" [,。] 随时都要被苍蝇拍子打下来。……可是,我们还是 做了! 还是头破血流,一做再做了! 维桢啊,不要搞错了,我们是最有勇气的人! 我们才是最 有勇气的人! “


該用句點的地方, 用了逗點, 那就句不成句了。但是, 亂用標點符號的中文文章, 被誤解的機會並不多。這就是漢語文文法, 偉大的地方了。

上敘三點, 都是 英式語文不可想像的。


自從我的 “中文字根學” 出版後, 許多人都認為, 它了無新義。“說文” 早就有這種說法了。但, 他們忽略了一大事實。 王安石 研究 “說文” 一輩子, 他的 “字說” 成了笑話。錢玄同 教了 “說文” 一輩子, 卻要廢掉漢字。更有 600 多位學者, 簽了 “廢漢字宣言”, 都成了中華民族的敗類。 “康熙字典” 集二百餘當代大儒, 窮二十年之功夫, 並未發現, 漢字字義可由字面讀出。

“六書” 確實是 “中文字根學” 的一部分。但是, “說文” 完全不了解 “六書” 。它的解釋, 大部分都是錯誤的。 “說文” 與 “六書” 的關係如下。
i. 它的本身, 並未以 “六書” 為架構。百分之八十的文字, 都歸類為 象形。段玉裁 的註還說, “指事之文絕少” 。 全 “說文” 只有少數數 “文” 歸類為 指事。全書 幾乎没有歸類於 “形聲” 與 “會意” 者。

ii. 在第十五卷, “說文” 寫到, “依類象形謂之文, 形聲相益謂之字” 。 那麼 “形聲” 就不是字之一類, 而是通則了。

iii. 它又寫到, “周禮八歲入小學, 保氏教國子, 先以六書, …其後諸侯力政不統於王, …言語異聲, 文字異形, …” 。 也就是說, 戰國時期, “六書” 已被廢棄, 不為學子學習了。

iv. “說文” 對 “六書”, 有下面六句的說明。
指 事 者 (pointing or assigning), 視 而 可 識 , 察 而 見 意 。 上 、 下 是 也 。
象 形 者 (pictographic), 畫 成 其 物 , 隨 體 詰 出 。 日 、 月 是 也 。
形 聲 者 (phonetic loan), 以 事 為 名 , 取 譬 相 成 。 江 、 河 是 也 。
會 意 者 (sense determinators), 比 類 合 誼 , 以 見 指 偽 。 誠 、 信 是 也 。
轉 註 者 (synonymize), 建 類 一 首 , 同 意 相 受 。 考 、 老 是 也 。
假 借 者 (borrowing), 本 無 其 字 , 依 聲 托 事 。 令 、 長 是 也 。


現在, 就有個大問題了。 “說文” 的六句話, 與我的 “中文字根學” 是不合的。以 “說文” 的六書, 是不可能發展出 “中文字根學” 的。它的說明, 都是錯的。大概, “六書” 在戰國時期失傳後, “說文” 就自己胡謅了幾句。“六書” 在我其它書中, 已有詳細說明。在此, 就只舉两個例子, 來說明 “說文” 的謬誤。
A. 形聲是 “形符” + “聲符” 。下面的字, 為形聲字。
1. (鯉, 鯊, 鯨 , 鯽 , 鰭 , 鰱 , 鱷 , 鱘 , 鱒 , 鱔 …)
2. (鴿 、 鴨 、 鸚 、 鵡 、 鵬 …),
魚、烏為形符。形符在字内, 不發聲。基本上, 字與聲符同音。器、物有形, 為形符。事與概念, 無形, 不可為形符。是以, “以 事 為 名 , 取 譬 相 成” 是鬼扯。並且, 江 、 河是會意字。首先, 江不發工聲。河, 也不音可。亏, 是氣不通。可為亏之反, 口氣通了。河為水可, 即水氣通, 未受堵塞。黃河行經高原、平原, 未受大山堵塞, 故名河。江是水工。工, 工程也。長江被堵於 “三峽”, 經 “大禹” 施工打通, 故名江。

B. 假借, 基本上不造新字。借舊字, 給新義。所以, “本 無 其 字 , 依 聲 托 事” 是正確的。但 “說文” 所舉的例子不對。以 “長” 當 “令” 是用法。長、令都是會意字。令是 “合卩” 。卩是印信。印信合, 則為令。長, 上半為馬之上部。下半為化。從馬尾變長之象。


“說文” 雖然記錄了 “六書”, 但對它没有瞭解。那些, 想以 “說文” 來詆毀 “中文字根學” 的人, 只是又成了白癡與敗類。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為 “漢語文”平冤

Postby Tienzen » Tue Jan 07, 2014 6:00 pm

‘中文的字根與文法 --- 天馬行空的漢語’ 一書, 於二00五年底出版 (US copyright number TX 6-514-465, 登記日: May 5, 2006) ; ‘Chinese Etymology’一書, 於二00六年底出版 (US copyright number TX 6-917-909, 登記日: December 10, 2006) 。此二書, 明確的說明了, ‘漢字’ 是最偉大的文字。是唯一, 每字都能從字面讀出字義的文字。此二書, 更受到廣大媒體的報導, 與許多重量級學者的贊揚。這才 ‘遏阻’ 了一場毀滅性的文化大災難。那禍國殃民的 ‘漢字拼音化’ 運動, 才被迫夭折, 胎死腹中。

註: 若圖片太大, 請‘右點擊’ 圖片, 另開新頁, 即可閱讀全文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真的, ‘遏阻’ 了這一場毀滅性的文化大災難, 其歷程如下。
第一, 二00七年十一月, 喊出了 ‘簡繁共存’ 的口號。

Image


第二, 二00八 年 , 三月十二 日 , 「 世 界 日 報 」 報 導 : 中 共 外 交 部 長 「 楊 潔 箎 」 記 者 會 , 話 題 爆 冷 : 云 ‘ 中文最易學’ 。

Image


第三, 二00八 年 , 三月十五日 , 「 世 界 日 報 」 又 報 導 : 政 協 提 案 , 教 繁 體 字 … 。

Image


第四, 二0一0 年, 政協將 '用簡識繁'列教學大網。

Image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turn to Chinese Idioms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