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ate(): It is not safe to rely on the system's timezone settings. You are *required* to use the date.timezone setting or the date_default_timezone_set() function. In case you used any of those methods and you are still getting this warning, you most likely misspelled the timezone identifier. We selected 'America/New_York' for 'EST/-5.0/no DST' instead in /homepages/42/d211477388/htdocs/chineselanguageforums/viewtopic.php on line 1049

Strict Standards: getdate(): It is not safe to rely on the system's timezone settings. You are *required* to use the date.timezone setting or the date_default_timezone_set() function. In case you used any of those methods and you are still getting this warning, you most likely misspelled the timezone identifier. We selected 'America/New_York' for 'EST/-5.0/no DST' instead in /homepages/42/d211477388/htdocs/chineselanguageforums/viewtopic.php on line 1049
[phpBB Debug] PHP Notice: in file /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572: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iewtopic.php:1049)
[phpBB Debug] PHP Notice: in file /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574: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iewtopic.php:1049)
[phpBB Debug] PHP Notice: in file /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575: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iewtopic.php:1049)
[phpBB Debug] PHP Notice: in file /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576: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iewtopic.php:1049)
Chinese Language Forums - Chinese Etymology Institute • View topic -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18, 2012 11:02 am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 與 “漢語文” 平冤



自序


一輩子, 從未想過要寫, 評 “紅樓夢” 的文章。但若 “命裡註定”, 又如何能夠逃過?

王紅波 (Hongbo WANG) 在 LinkedIn 寫了一些有關 “紅樓夢” 的帖子。一時興起, 隨意的與她討論了幾回。也就把隨意寫來的幾篇評論, 以 “評 紅樓夢” 為題, 貼在網上 (small-story/topic-t219.html ) 。 仍然没想到, 要寫本 “評紅樓” 的書。

紅波 來信云, 她將以 評紅樓, 作為她的博士論文。她希望能更詳細的了解, 我對 紅樓 的看法。我也就不好隨意評論了。硬著頭皮, 把 “老紅學” 查閱了一番。結果是大吃一驚。如此的 “顯學”, 幾乎是 “全部” 文不對題。“老紅學” 大致可分為下列數派。

a. 索隱派 --- 認為“紅樓夢” 的目的, 是政治的。它影射一些 康熙 至 乾隆 時期的政治人物。此派的重要人物, 為 王夢阮 與 蔡元培。在 胡适 的 (红楼梦考证, http://www.ccler.com/hlm/40/ ) 中, 對此學派, 已給予了公正的批判。而近人 刘心武 的 (揭秘《红楼梦》, http://www.ccler.com/hlm/27/ ) , 仍有 “日月双悬之谜” 的討論。 如果, 紅樓 果如 此派所云, 那它就没有太大的 “普世” 價值了。 所以, 此派 紅學, 是對是錯, 都不重要。

b. 原型派 --- 它與 索隱派 小同大異。大異者, 它的重點, 不在政治。小同者, 它仍在為書中的角色, 追尋其 “原型” 。似乎是, 沒有原型, 紅樓 就没有價值了。 以 原型為主的, 是傳記。不是 “創作” 。 所以, 研究書中角色的 原型, 對 紅樓 的普世價值, 是没有任何意義的。


c. 傳記派 ---它以研究作者 (曹雪芹) 的身世為主。它的重點是, 没有這個 身世, 就寫不出這本書。或許, 這本書是 “襲人” 或 “茗烟” 寫的呢! 總之, 紅樓 的普世價值, 與誰是作者, 没有太大的關係。

d. 版本派 --- 它研究不同的版本。這倒是很重要的。 不過, 當通行版已經 選定。版本派 的作用, 也就功德圓滿了。



那麼, 這些 紅學, 對 “紅樓” 的普世價值, 是完全 文不對題的。 基本上, 紅樓的偉大, 已經 沉冤數百年。 然而, 我本無意為它平冤。

二00五年, 我發現了 “中文字根學” (Chinese Etymology) 。那時, 並不知道 蔡元培、魯迅、 胡適等人的, 力促廢除 “漢字” 之議。所以, 當時寫的書, 對 漢字的 百年沉冤, 未寫隻字。到 二0一一年, 才在網上 (http://chineselanguageetymology.blogspo ... ology.html ) 寫了一些, 為 漢字平冤的文章。但未整理成書。

現在才知道, 那些污蔑 漢字的人, 也都是 紅學大家。 那麼, 一切都不同了。對那一批人的愚昧與無知, 禍國與殃民, 我若不挺身而出, 不但對不起世人, 更對不起我自己了。 我本無意 評 紅樓。卻是 命中註定。夫復何言。

本書以評紅樓為引子, 再為沉冤百年的 漢字平冤。




Table of Content

自序

(Part on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第一章: 評 “紅樓夢” 的 三大原則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181)

第二章: 普世價值一 (宿命與自由意志)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182)

第三章: 普世價值二 (性事、愛情 與 儒家神學)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183)

第四章: 先評 “中國的三大奇書”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184)

第五章: “紅樓夢” 的宗旨 --- 三綱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185)

第六章: 原書 與 續集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186)

第七章: “紅樓” 的仙佛世界 與塵世的因果報應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187)

第八章: 色、 情、 淫與 意淫 (一)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188)

第九章: 色、 情、 淫與 意淫 (二)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201)

第十章: 色、 情、 淫與 意淫 (三)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204)

第十一章: 紅樓中的儒家禮教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205)

第十二章: 紅樓中的仙佛因果與緯讖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206)

第十三章: 高鶚的續集 與 老紅學 (chinese-idioms/topic-t227.html#p2208)


(Part two) 沉冤大白 --- 為 “漢語文” 平冤


第十四章: 百年沉冤 “漢語文” (chinese-idioms/topic-t228.html#p2221)

第十五章: 語言學的 夢想 (chinese-idioms/topic-t228.html#p2223)

第十六章: “一二三萬” 的語文 (chinese-idioms/topic-t228.html#p2228)

第十七章: 丟死人的 “沉冤” (chinese-idioms/topic-t228.html#p2229)

第十八章: 最偉大與完美的 “語法” (chinese-idioms/topic-t228.html#p2242)

第十九章: 最偉大的語文 (chinese-idioms/topic-t228.html#p2245)



(Part Three) 沉冤大白: The new Chinese Etymology


Chapter 20 ---- The background history before this new Chinese etymology (post2280.html#p2273 )

Chapter 21 ---- The claims of this new Chinese etymology (post2280.html#p2274 )

Chapter 22 ---- The only axiomatic human language (post2280.html#p2275 )

Chapter 23 ---- About 形 聲(phonetic loan) and 會 意(sense determinators), post2280.html#p2276

Chapter 24 ---- Accommodating a verbal universe by the written system (post2280.html#p2277 )

Chapter 25 ---- The evolution of Chinese etymology and the verifications of four premises (post2280.html#p2278 )

Chapter 26 ---- The Conceptual Language and Super Unified Linguistics paradigm (post2280.html#p2279 )

Chapter 27 ---- Wrong to the young students! (誤 人 子 弟)! post2280.html#p2280

Chapter 28 ---- 500 examples of this new Chinese etymology (available in paperback only)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18, 2012 11:04 am

Image




第一章: 評 “紅樓夢” 的 三大原則


每位作者寫書, 都有一個过程。從初稿, 二稿, … 到定稿。 只有 “定稿”, 才代表作者的 真意。 初稿等, 基本上就進了擲纸桶。 但是, “紅樓夢” 似乎没有寫完。也就是說, 作者没有自己 定稿。 不過, 經過百餘年 “版本學” 的研究。現在市面上已經有了 “通行版” 。 基本上, 它是 程偉元 的考訂版 (程乙版) 。 把 通行版 做為 “定稿” 是合理的。 有了 定稿之後, 再沒有與其它版本糾纏的必要。 所以, 版本學, 已經功德圓滿。它與 評紅樓, 不再有任何的關連。所以, 第一原則, 就是 “確定評論的對象” 。 網路上的 “红楼梦 (http://www.ccler.com/hlm/01/ )”, 基本上就是 程乙版。故事的情節, 大致相同。文字倒是有些差異。不過, 這就是我評 “紅樓” 所用的版本。


程乙版, 是 120 回本。前 80 回, 確定是 “原本” 。後 40 回, 確定是 高鶚 所 “補” 。如何補, 是有爭議的。 高鶚 自稱是得 “遺卷”, 整理而補之。但許多研究, 都認為, 它是 高鶚 寫的。對這個問題, 我也會做些討論。不過, 在評紅樓的原則上, 我把前 80 回, 訂為 “定稿” 。也就是說, 所有的 “評論”, 全以定稿為對象。後 40 回, 當成 “另書” 評論之。 “另書” 的内容, 不可成為評 “定稿” 的證據。 如此, 評論的對象, 就很明確了。


古今中外, 以試取士。 考生的姓名, 在答卷上, 都是密封的。當然, 這是為了防止作弊。但重點是, 以文論文, 才是公正的論文方法。 評書, 也是一樣。 以書論書, 才是公正的評書方法。所以, 我對 “曹學” 没有任何的興趣。紅樓 是張三寫的也好, 李四寫的也罷。若有普世的價值, 就是評論的重點。 所以, 第二原則, 就是 “以書評書” 。

任何 “書” 中没有的, 就不可評它。 也不能把它當成, 做為評論其它的證據。 最近, 冒出來一個 “秦學” 。 研究 秦可卿 的身世, 她的婚姻, 她的原型, ... 等。 書中的說法如下:
“他父亲秦业现任营缮郎,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当年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只剩女儿,小名唤可儿,长大时,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

任何超過這幾句話的研究, 都是鬼址蛋。 這就是“以書評書” 的原則。


評書的理由, 至少有两種。當一本 濫書, 浪得虛名, 卻能廣為流傳。其毒害是可怕的。寫書評以導正視聽, 是正義之士的責任。當一本書, 有很高的價值。但不能被市井小民, 完全理解。寫書評以闡明之, 也是學者的義務。 “紅樓夢” 是一本有 “普世” 價值的文藝創作。而 “老紅學 (索隱派, 原型派, 曹學派, 等)”, 對它的“普世” 價值, 全是文不對題的。這是促使我, 寫這本書的最大動力。 為沉冤百年的 紅樓“普世” 價值, 平冤。 所以, 第三原則, 就是 “只評普世價值” 。

紅樓的語言, 是漢語文。它文字的優美, 當然是重要的價值。但對西方人來說, 中文文字的優美, 是無法為他們所感受的。如果翻譯得好, 譯文的優美, 並不代表中文的優美。 所以, 文字的優美, 不包含在這普世的價值中。

普世, 代表 古今與中外。那麼, 它在 “今日” 與 “西洋” 的認知下, 必須仍有價值。 所以, 除了將其與中國的一些奇書相比較之外, 也會以西方今日的認知, 做為評書的依據。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18, 2012 11:05 am

第二章: 普世價值一 (宿命與自由意志)

“紅樓夢” 的時代, 没有汽車、飛機。没有電腦、網路 (Internet) 。古今的物質文明, 是不同的。但, 人們最根本的心靈活動, 只有一個。人生命的意義, 究竟是什麼? 這個議題, 是古今中外, 都相同的。即如此, 我們就從 “今日西方” 的認知, 做為討論的起點。即使中、西的表達方式不同, 它們確實有著共同的議題。應該陳述著相似的内涵。

人的出生, 是個錯誤? 是個偶然? 還是背負著上天的使命? 這個問題, 在三千年前, 就是人們心中的中心議題。基本上, 它有两個答案。
a. 人的出生, 即使是錯誤的、偶然的, 他 “自身” 的努力, 仍然可以為他的 “生命” 創造意義。 這就是, “自由意識 (free will)” 學派。 人的生命意義, 由人的自由意識來決定, 來創造。

b. 人的出生, 是上天的 “恩典 (God’s Grace)” 。這就是, “宗教 (Religion) 學派” 。那就是, 人的上面是有 “神、仙、佛” 的。雖然, 人在世上, 有 “自由” 活動的 “空間” 。但, 人生命的意義, 基本上是天賦的。 這就是 “宿命” 的基本内涵。


今天, 世界上的宗教, 至少可分為两大 “類” 。
i. 我是派 --- 上帝的真善美, 不是人類的 “智慧” 能理解的。任何以 智慧的方式, 來追尋上帝, 不但是徒勞的、愚昧的, 更是對 上帝的污蔑。 唯一之 “途”, 就是 “信” 我所言。 聖經云: I am I (我就是我) 。 我說了算。信 我者得救。 其它全是廢話。 基督教、回教等, 屬於此類。

ii. 尋覓派 --- 上帝是可被 “尋覓” 的。 “尋覓” 的方法, 是 “排除法 (negation)” 。這 蘋果是上帝嗎? 不是, 扔出去。 很快, 整個房間就扔 “空” 了。很快, 家、社會 與 宇宙都被 “空” 掉了。佛教, 認為佛陀找到了。那就是 “大智慧、大慈悲” 。找到的人, 得個學位, 叫做 “佛” 。 佛是人, 不是上帝。是找到上帝的人。 一般普羅大眾, 最好請 佛為嚮導。


尋覓派 的 “空” 法, 是 “懷疑” 。懷疑 所有的 “存在” 都是 “短暫” 的, “虛無” 的。這“懷疑” 法, 成為西方 “哲學 (philosophy)” 思考的重要議題。一切的 “存在” 都不可靠, 就没有了 “懷疑” 的 “立足點” 。要 懷疑 它事、它物, 這 “懷疑者” 必須是真實的。這就是, René Descart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Ren%C3%A9_Descartes) 的 “我思, 即我在 (Cogito Ergo Sum)” 。 我對一切的一切, 都可以懷疑它們的真實性。但不可懷疑我這 “懷疑者” 的存在。所以, “我思, 即我在” 。

佛家, 是不贊成這個論點的。“我思”, 仍是空的。總之, Descartes 成了 “存在主義 (existentialism) 的始祖。 到了 Arthur Schopenhauer (http://en.wikipedia.org/wiki/Arthur_Schopenhauer) , 提岀了, 生命的存在, 完全受到 “求活意志 (Will to live)” 的驅使。永遠在掙扎; 永遠無法自拔。Schopenhauer 成了 “悲觀主義 (pessimism)” 的始祖。即使再 “悲觀”, 生命的 “存在” 是真實的。

到了 Søren Kierkegaard (http://en.wikipedia.org/wiki/S%C3%B8ren_Kierkegaard ), 他認為, 人的存在, 不但是真實的, 被驅使的 (宿命的), 仍然是有 “選擇” 的。他的名著 “Either/Or (http://en.wikipedia.org/wiki/Either/Or )”, 成為 “存在主義” 的根本。首次, 把 “宿命” 與 “自由意識 (選擇)” 統一起來了。

到了 沙特 (Jean-Paul Sartre, http://en.wikipedia.org/wiki/Jean-Paul_Sartre), 把人 “存在” 的意義, 推到了頂峰。更對 “自由意志” 有了全新的闡述。基本上, “自由意志” 是人存在的 “困境” 。 他最著名的劇本 "No exit (http://en.wikipedia.org/wiki/No_Exit )”, 對此有深刻的描述。 以簡單的例子說明如下。

父母之命的婚姻(無自由), 原則上, 不會造成問題。在 “自由” 之前, 二選一, 是痛苦。為何必須 “捨一” 。未被選上的, 也是痛苦的。基本上, Sartre 說明了, “自由” 是上天對人類的詛咒。是困死人類的枷鎖。只要有 “他人” 存在, “人” 的存在, 是痛苦的。解決之道, 在於接受他人。人永遠面臨 “選擇” 。“選擇” 是人們逃脫不了的宿命。 這, 基本描述了, 西方從處事 到待人 的理論發展過程。 門口那塊大石的存在, 與 “人” 的存在, 是完全不同的。人, 是要處事與待人的。人更需要在 “宿命” 的困境中, 以自由的選擇, 來創造他個人生命的意義。自由意志, 即是創造生命意義的動力, 也是造成生命困境的最大原因。生命的意義, 基本上是由 宿命 (上天的意志) 與人的自由意志的互相激盪, 來决定的。

存在主義, 討論了下列這些議題。
a. 存在的本質, 被驅使的 (宿命的) 。

b. 存在的環境, 有選擇的。 有自由意志。 除了 “我” 的存在, 也有 “他” 的存在。 當然, 邪惡 (evil) 也就存在了。

c. 宿命 與 自由, 雖可為存在創造意義與價值, 它們同時是造成, 存在困境的最大原因。


以上, 簡述了古遠的神學, 直到今日的 “存在主義” 。這就是 西方 對 “生命意義” 看法的簡介。許多世界 “小說” 名著, 都或多或少的闡述著這些議題。當然, 我也會以這個為標準, 來檢驗 “紅樓夢” 的價值。它是否討論了人類的 “根本” 議題。人 “生命” 與 “存在” 的價值與意義。

如果, “紅樓夢” 只是如 索隱派所云, 影射了一些歷史上的政治人物; 只是如 原型派所云, 描繪了一些 原型人物, 那, 它就没有太大的價值了。謝天謝地的是, 那些 索隱派與 原型派, 只是一些無聊的廢話罷了。 欲知“紅樓夢” 的偉大, 請看下回分解。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18, 2012 11:08 am

第三章: 普世價值二 (性事、愛情 與 儒家神學)

上章簡介了, 西方對 生命意義與價值的看法。 它包括神學與哲學。 西方的文學名著, 必須或多或少的闡述這一議題。那麼, 中國的文學名著, 又是什麼情況呢?

其實, 神學有三大類。 除了前述的 “我是派” 與 “尋覓派” 之外, 另有 “參與派” 。
“參與派” --- 對上帝的認知, 不是教條似的 “我說了算” 。 也不為著追尋 “真上帝”, 把現有 (但短暫) 的存在, 全扔了, 全否定了。 而認為, 現有 (但短暫) 的存在, 是上帝 “自我” 表達的一種方式。 故云: “天命” 之謂 “性”, 率性之謂 “道” 。 即然, “性、道” 是上帝的自我表達, 有“性、道” 者, 就可以 “參與” 上帝的 國度了。


所以, 這三 “類”宗教, 它們的起始點, 立足點, 是不同的。 我是派, 立足於 “信” 字, 信衪就是。 尋覓派, 立足於 “空” 字, 要能放得下。 參與派, 立足於 “參” 字, 積極的修養 “氣質”, 以參天地之造化。 當然, 它們對生命意義的看法, 也就略有不同了。 不過, 存在主義的結論, 仍然是普世的。對三派都 適用。


近世的中國人 與許多的西方神學家, 都不把 “儒家” 看成一個宗教。 對此, 我在 “Confucianism: A great religion of mankind (http://www.chinese-word-roots.org/Confuciu.htm )” 一文中, 有詳細的討論。在此, 略談一下 “儒家” 與 “道家” 的神學吧。


我把儒家神 學, 取名為 “命、命神 學” 。它包括五個 “步驟” 。
a. 天命 --- 這是 儒家的上帝。衪是有 “意志 (will)” 的, 有 “法規 (law)” 的。 堯曰: 天之數命在爾躬。 顏回死後, 孔子嘆曰: 天不我予, 天不我予。

b. 道 --- 天命 法規的 “展現 (expression)”, 就是 “道”, 天理也。 天命之謂 “性”, 率性之謂 道。

c. 氣 --- 法規的 “運行 (operation)”, 就是 “氣” 。以 牛頓 (Newton) 力學為例, 它的方程式是 “道 (law)” 。 方程式内的 “質量”, 就是 “氣” 。

d. 數 --- 它是 “氣” 的量。 量多, 跑得快, 跑得遠。 量少, 則反之。

e. 人命 --- 人生命的意義, 是由 “天命” 、 “氣” 與 “數” 來決定的。 “道” 是普世的。


儒家神學 與其它二類, 是不同的。我是派, 只有一個教條, 信我得救。 所以, 有没有 “宿命”, 都不是議題 。好事壞事做盡, 在最後一刻, “信” 了, 必然得救。

尋覓派, 只有一個 法門, 空了再空, 終至極樂世界。 但, 人是有 “根性 (karma)” 的。 這不是天命的 宿命, 而是自造的。不過, 它是可以被 “空”淨的。 但是, 放不下的人, 終究無法擺脫那 宿命。

參與派, 是唯一完美的神學理論。它不是一個教條。也不是一個法門。 它是一個 步驟。一個讓人們 參與 上帝國度的步驟。 一個唯一明確的, 把 “人命 (人生命的意義)” 與 “天命” 聯繫在一起的神學理論。一方面, 它是 宿命論。另方面, 人可修養 “氣、數”, 而創造自我的生命意義與價值。它和諧的消除了 “宿命” 與 “自由意志” 的對立與矛盾。它是最完美的 “開放宿命論” 。

在儒家, “人命” 有两種 “氣”, 元氣 與 氣質。 元氣為天命所賦, 不得增減。 氣質, 秉天命之 “性”, 是可以修養的。 反之, 道家 排除 天命之說, 以 “道” 為最大。 元氣 是可由後天修補的。 老子云: 專氣 (元氣) 致柔, 能嬰兒乎。 那就是, 可以 返老還童。最終可以成 “仙” 。所以, 有没有 宿命, 在道家也不是問題。 命運再壞, 成了神仙, 全都無妨了。 道家神學, 只有 “道、氣、數” 。 没有 天命 與 人命 (宿命) 。基本上, 道家是不能算 “命” 的。 算命的道士, 基本上, 並不了解 道家神學。 因它截頭砍尾, 在 “封神榜”, 它被稱為 “截教” 。

對 儒、道神學有了瞭解後, 我們就可以談 “性” 了。 在儒家, 性是 天命的自我表達。 孔子曰: 食色, 性也。 對古人而言, “性” 是 “心生” 。人心中, 生出來的就是 性。心是 天命的代言者。 於是, 孟子就提出了 “四端” 說。 端 是 立 耑。 耑是新 “芽” 。 立耑, 就是新芽的尖尖。從人心中生長出的四棵芽, 是率天命, 順天理的。但, 我們必須一再的 “參與” 天命的國度, 本保證 “四端” 的成長。 參與的方法, 就是以 “豊” 富的祭品, 向上天求 “示” 。 示豊, 就是求天理。 所以, 禮同理, 音同義同。至此, 禮成為 儒家的根本大法 (憲法) 。


性, 有了非常明確的定義。 情, 是什麼? 它是 “青心” 。 青是純潔的意思。 情又如何 “運作”? 它有多大的 法力? 《牡丹亭》云: “ 情不知何所起, 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基本上, 没有這種 “起死回生” 法力的情, 雖是真情, 也不精采。 所以,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的真情, 不易成為賣座的作品。只有那執不了手, 偕不了老的; 或是不該執手, 不該偕老的愛情奮鬥, 才成為震撼人心的篇章。 所以, 在西方, Romeo and Juliet (http://en.wikipedia.org/wiki/Romeo_and_Juliet ) 與 Twilight (人妖戀 http://en.wikipedia.org/wiki/Twilight_%28series%29 ) , 成為大眾喜愛的作品。 在中國, 白蛇傳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9%BD% ... 7%E5%82%B3 ), 聶小倩 (http://baike.baidu.com/view/47262.htm ) 與 孔雀東南飛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D%94% ... 7%E9%A3%9B ) 等, 都成為大眾熱愛的故事。

我會從此章所論的角度, 來檢驗 “紅樓夢” 對 “性” 與 “情” 的處理方式。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18, 2012 11:15 am

第四章: 先評 “中國的三大奇書”

我已把 評紅樓的平台與標準架設好了。不過, 還是先用其它的一些古典名著, 來檢驗檢驗這個平台與標準吧。 看看它, 是否太嚴, 是否太鬆。不但需把 紅樓與其它的名著, 做個比較。或許, 它們之間, 還互有關聯。 俞平伯 的 "红楼心解”, 就討論了 “《红楼梦》的传统性 (http://www.ccler.com/hlm/31/mydoc002.htm )” 。下面, 就是他的評論。


“《红楼梦》以“才子佳人”做书中主角,受《西厢》的影响很深。书上称为《会真记》,有名的如二十三回黛玉葬花一段,宝玉说“看了连饭都不想吃”。以后《西厢记》几乎成为宝玉、黛玉两人对话时的“口头语”了。本书引用共六七次之多,而且用得都很灵活,如四十九回引“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一段,宝黛借《西厢》来说自己的话,非常自然。


“再说《水浒》。这两书的关连表面上虽不大看得出,但如第二十四回记倪二醉遇贾芸,脂砚斋评云:“这一节对《水浒》记杨志卖刀遇没毛大虫一回看,觉好看得多矣。”这可以想见作者心目中以《水浒》为范本,又本书第二回贾雨村有“正气”、“邪气”一段演说,跟《水浒》第二回“误走妖魔”意思相同。《红楼》所谓“一丝半缕误而逸出”,实即《水浒》的“一道黑气滚将出来”。


“《红楼梦》开首说补天顽石高十二丈,方二十四丈,共有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原合十二月,二十四气,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跟《西游记》第一回说花果山仙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二丈四尺开阔,说法略异,观念全同。这点有人已经说过。而且,这块高十二丈、方二十四丈的顽石,既可缩成扇坠一般,又变为鲜明莹洁的美玉,我觉得这就是“天河镇底神珍铁”(金箍棒)塞在孙猴子的耳朵里呵。


“《金瓶梅》跟《红楼梦》的关连尤其密切,它给本书以直接的影响,近人已有专书论述,这儿不能详引。如《红楼梦》的主要观念“色”、“空”(这色字读如色欲之色,并非佛家五蕴的“色”),明从《金瓶梅》来。又秦可卿棺殓一节,几全袭用《金瓶梅》记李瓶儿之死的文字。脂砚斋本评所谓“深得《金瓶》壶奥”是也。”


上面幾段, 確實點出了 紅樓作者, 讀過一些前期的名著。但, 這些關聯, 與 紅樓的價值没有太大的關係。 也不是 紅樓與其它名著的比較。 與前所設定的評書平台, 没有任何關聯。那麼, 還是自己來評吧。


首先, 來談 “西遊記” 。它的主旨, 究竟是什麼? 只是一個談 神怪與荒誕的, 娛樂性小說? 還是, 它另有深意? 西遊記 的主題, 是完完全全的, 宣揚 儒家的 倫理教條 (禮)。雖然打著佛教的幌子, 全書沒有觸及 佛教的任何教義。儒家的 倫理教條 是完完全全的圍繞在一個字上, “性” 。儒家最根本的經書, “中庸”, 開宗明義就說: “天命之謂性, 率性之謂道, …”。開頭兩句, “性” 字就用了兩次。一般人, 把仁愛禮義, 做為 儒家的根本。是馬屁拍到馬蹄上了。西遊記, 就是要力挽狂瀾, 拉回正題。在每章每回中, 西遊記 都一再一再的, 重複了這一主題。每個章回, 都提供了許多的暗示。

a. 大聖是齊天的。是無人管得了的。二郎神不行; 太上老君不行。連玉皇大帝都沒轍。但是 大聖是沒有 “地位” 的。只是個 弼馬溫。管 撒尿的。

b. 當大聖吃了蟠桃, 偷了丹藥, 就得立刻關入 八卦爐 中。蟠桃代表女性。古人以陽精煉丹。在大聖到了性成熟之際, 必須立刻以 八卦純火 (儒家禮教) 熏烤。逃了岀來, 立刻壓在 五指(儒家) 山下。直到 落了冠(上了 緊箍圈), 才能再入塵世。

c. 大聖自小, 揀了個 “如意”金箍棒。它能粗能細, 能長能短。它是一把量天尺。度量天地規矩的標準。其實, 它就是 男人的陽具。在儒家, “禮” 由 “性” 來, 己如前述。


有了上面的認知, 西遊記 的主題, 就很明確了。四個主角, 代表了中國人的四項人格特質。
i. 唐僧 --- “性” 的最高道德標準。吃了他的肉, 會長生不老的。 由 “性”, 規劃出一切的道德標準。
ii. 大聖 --- 凡夫俗子。尊守 儒家對 性 的規範。終究, 是被熏烤過的。
iii. 豬八戎 --- 對 儒家 的規範, 常有越矩之想。當元精要被蜘蛛精吸走之時, 總被大聖救走。
iv. 沙僧 --- 代表了中國人的任勞任怨。

這四個角色, 是每個中國人, 都具有的四種人格。全書只講了一個人, 中國人。 它明確的闡述了 儒家禮教思想。以我們的評書標準, 它當然是奇書了。



其次, 來談 “封神榜” 。 不懂 最高 “神學”, 是讀不懂 “封神” 的。 两千年來, “神學” 只圍繞了一個議題 在爭論。我的作為, 是 “宿命”, 還是我的 “自由意識” 。

a. “宿命”, 我的一切作為, 都是 “上天 (帝)” 早安排好的。

b. “自由意識”, 我的一切作為, 完全是由我自己決定的。與 “上天” 完全無關。


如前所述, 到了現在的 “存在主義”, 仍然圍繞了這個議題在打轉。 我正在寫這本書。是我的自由意識呢? 還是在宇宙洪荒之前, 就定下了。我只是在完成那劇本罷了! 看 “封神” 如何回答這問題。

話說: 女媧 受 紂王侮弄後。駕起祥雲, 來殺紂王。只見皇宮, 紫氣沖天。殺不了紂王。掐指一算, 紂王還有 28 年的 “氣數” 。無可如何, 回女媧宫, 找來三妖。開始 “導演” 封神榜。

i. 雖是正神, 有無邊的法力, 女媧 終究無法改變 “宿命”。

ii. 女媧 也没有回去睡覺。仍需有所 “作為”, 才能耗盡 紂王氣數。

這個議題, 在書中反覆闡述。 哪吒廟 被 李靖砸後, 一縷 冤魂 去了 乾元山。見了 太乙真人。籍蓮花還魂, 練成法力功夫。要去殺 李靖 報仇。 李靖 逃無可逃時, 遇 燃燈道人。把 哪吒 關入一金塔。哪 吒終於再認父親。此段有两重點。
A. 儒家的孝道: 一命還一命, 還不了孝道。玲瓏金塔, 實為祖廟骨灰塔。它唯一的法力, 在於 “孝” 。只對 哪吒有效。

B. 李靖、哪吒 都是 “榜上” 人物。在任務未完成之前, 只得 勞駕 二仙化解問題。不能因 哪吒不孝, 而將他正法。 他的角色, 還未完成呢。


到了七十七回, 一切都寫明了。元始天尊曰: 賢弟 [通天教主]為何設此惡陣? …當時共議 “封神榜” …賢弟為何出乎反乎。 …。

至此始知, “封神榜” 是在宇宙洪荒之前, 由三教 [闡教 (儒家), 截教 (道家) 與佛教] 教主, 共同擬定的劇本。連女媧 正神, 也只是 照本演出。

如果, “封神” 至此打住。那就不是奇書了。以後的章回, 三教教主, 從編劇, 成了演員。 “宿命” 不再。 一切 現場 “自由” 演出。“宿命” 不再是封閉的, 而是開放的。 開放的 “宿命論”, 是神學家, 不可想像的。而 “封神” 做到了。


宿命 (上帝的意志) 與人的 自由意志, 是神學的 第一議題。厚厚的一本 聖經, 比 封神厚了三、四倍。還是 吱吱喳喳的講不清楚。終究 淪落到教條的暴力。信我得救。 不信者, 滚入地獄, 永遠不得超生。“封神榜” 卻輕而易舉的, 調和了 宿命與自由意志的矛盾。 它是世界上, 第一偉大的神學奇書。



第三, 來談 “水滸傳” 吧。近來, 有人把 “水滸” 概括為, 對暴力的崇拜。如此的污蔑這千古奇書, 真是令人心痛。 拜託了。饒饒讀者吧。就來看看, 水滸 的宗旨與範疇吧。

a. 背景: 太平盛世。有 包拯、范仲淹 等千古名臣。因鬧瘟疫, 愛民 仁宗, 遣 洪太尉 去召 虛靖天師 下山, 拯救萬民。

b. 演變: 洪太尉 見到 “遇洪而開” 石碣。强行打開, 被封石洞。結果, 一道黑氣冒出, 散作百十道金光, 望四面八方去了。

c. 結果: 被鎮住的 108 “魔”, 來到人間。直使, 宛子城中藏虎豹, 蓼兒洼内聚蛟龍。


很明顯, 又是 宿命論。 這是中國文化, 一貫的脈絡。由上三點, 已明確的標明了全書的宗旨與範疇。
i. 不談 官逼民反。仁君賢臣嘛。
ii. 不談對抗倫理。 來的是 “魔” 嘛。

只談, 中華文化, 是如何的來 “包容” 這魔道。這是多麼重要的議題。這是多麼難寫的題目。

林冲 是八十萬禁軍教頭, 不是小老百姓。被逼上 梁山, 不算官逼民反。除了 晁蓋 是有計劃的, 劫了 蔡大師壽禮。没有其他好漢, 有計劃的做了什麼 犯法的事。大好人, 大英雄 宋江, 只因稍有姿色的 閻婆惜, 被逼上 梁山。基本上, 這 108 好漢 (不包括 晁蓋), 都是,
A. 好人。
B. 有好本事。

只因機緣巧合, 無法在太平盛世, 容身於正常社會。雖在 梁山, 他們仍把倫理道德, 列為最高標的。大堂高掛 “忠義” 。

全書的重點, 在闡述一個至高的哲理。

好人(不包括 晁蓋), 好本事。仁君、賢臣, 太平盛世。這些都不能 保證, 人們不需面對 “生存” 的困境。 沙特 (Jean-Paul Sartre) 的 “存在主義 (Existentialism)”, 受到 “二戰 (World War II)” 的啓發。好好的人們, “突然” 的, 面臨了空前的災難。蘇聯, 死了三千萬人。 中國, 犧生了六千萬人。他們自己的意志與作為, 與他們的命運, 没有直接的關係。他們只是面臨 “存在” 的困境, 悲慘的接受了, 邪惡 同時 “存在” 的結果。

不但 祝家莊的人, 在太平盛世, 躲不過 “魔” 的存在。 “魔” 的本身, 仍然戰勝不了, 正義的存在。比 現今的“存在主義 (Existentialism)”, 水滸 早了將近一千年。就把 存在主義的三大宗旨, 講全了, 講透了。
1. 人的存在, 是自由的。有自由意志。
2. 邪惡的存在, 也是自由的。
3. “自由”, 是人的 “存在”, 必須面臨的困境。

水滸, 把以上三點, 重複了 108 次。它是世界上, 第一偉大的, 存在主義巨著。

紅樓夢, 能與這三大奇書, 相比嗎?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18, 2012 11:20 am

第五章: “紅樓夢” 的宗旨 --- 三綱


“紅樓夢” 的宗旨究竟是什麼?

蔡元培 在 《石头记索隐》 (http://www.ccler.com/hlm/38/ ) 寫到: “书中红字,多影朱字。朱者,明也,汉也。宝玉有爱红之癖,言以满人而爱汉族文化也;好吃人口上胭脂,言拾汉人唾余也。”

萨孟武 在《红楼梦中国旧家庭》(http://www.ccler.com/hlm/44/ ) 認為: “宝玉是代表玉玺,即天子之玺。所谓“金玉良缘”、“木石前盟”(第五回),依五行学说,金指西方,木指东方,所以《红楼梦》一书乃暗示东宫与西宫之争宠或皇子与东宫太子之争夺帝位。”

如果, “紅樓夢” 只是一本反清的文宣, 或只是影射宫庭内的鬥爭, 它就沒有太大的 普世價值了。 周汝昌 在 红楼艺术 (http://www.ccler.com/hlm/22/index.htm ) 一書中, 提出了 《红楼》文化之三纲: 一曰玉,二曰红,三曰情。節 錄 如下:

“这块石头,经女娲炼后,通了灵性——即石本冥顽无知之物,灵性则具有了感知能力,能感受,能思索,能领悟,能表达,此之谓灵性。此一灵石,后又幻化为玉,此玉投胎入世,衔玉而生——故名之曰“宝玉”。宝玉才是一部《石头记》的真主角。一切人、物、事、境,皆围绕他而出现,而展示,而活动,而变化,……一句话,而构成全部书文。
  如此说来,玉若非《红楼》文化之第一纲,那什么才够第一纲的资格呢?

次讲红纲。
  《石头记》第五回,宝玉神游幻境,饮“千红一窟”茶,喝“万艳同杯”酒,聆《红楼梦曲》十二支——全书一大关目,故尔《石头记》又名《红楼梦》。在此书中,主人公宝玉所居名曰“怡红院”,他平生有个“爱红的毛病”,而雪芹撰写此书,所居之处也名为“悼红轩”。

“此书大旨谈情。”石头投胎,乃是适值一种机缘: 有一批“情鬼”下凡历劫,它才被“夹带”在内,一同落入红尘的。所以《红楼梦曲》引子的劈头一句就是“开辞鸿濛,谁为情种?”甲戌本卷首题诗,也说“漫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红”与“情”对仗,叫做“借对”,因为情字内有“青”也。诗圣杜甫有“步月清宵”、“看云白日”之对,正是佳例。)

而人之中,女为美,少女最美。于是红就属于女性了,这真是顺理成章之极。于是,“红妆”、“红袖”、“红裙”、“红颜”、“红粉”……都是对女性的代词与赞词。宋词人晏几道,在一首《临江仙》中写道是:“靓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这红奇妙,又有了双重的意味。

三曰情綱。
“情,人之灵性的精华也。” “言情小说”, 这原是相对“讲史”、“志怪”、“传奇”等等名目而言的。

鲁迅首创《中国小说史略》时,他将第二十四章整个儿专给了《红楼梦》,而其标题,不但不是“爱情小说”,连“言情”也不是——用的却是“人情小说”!

刘鹗作《老残游记》,在自序中早已解明:雪芹之大痛深悲,乃是为“千红”一哭,为“万艳”同悲。

既然如此,雪芹写书的动机与目的,绝不会是单为了一男一女之间的“爱情”的“小悲剧”(鲁迅语也)。他是为“普天下女子”(金圣叹语式也)痛哭,为她们的不幸而流泪,为她们的命运而悲愤。”



如果, “紅樓夢” 只是 寶玉 (玉綱) 為 千紅 (紅綱) 一哭 (情綱), 那也只是本, 上好的愛情小說。絕對達不到, 我們的評書標準 (闡釋人生命的意義)。 我的分析, 它確有三綱 (石, 塵, 淫) 。雖然, 我將它們分開討論, 其實它們是糾結 (entangled) 在一起的。

一. 石綱
前面, 已經談到了 神學與存在主義。這裡, 需要談談 “宇宙論” 。宇宙是如何產生的。 近代物理學, 提出了 “大爆炸 (Big Bang)” 論。至今, 它是不完善的。在此, 也不需要討論它。基督 的是 “神說論” 。上帝 “說” 造, 宇宙就出現了。 上帝 “說” 好, 宇宙就完美了。什麼是 “說”? 那就不用問了。反正不是, 你我能說的。 佛教, 是尋覓派。從面前的事務摸索起, 對宇宙的源頭, 是没有興趣 的。對宇宙的架構, 只以概數來表達。如, 三千大千世界為宇。八萬四千劫為宙。

只有 儒家, 有非常明確的宇宙論, “一劃開天” 。 今天, 大、大、大、大…部分的中國人, 都已經不知道, 這是什麼玩意了。聽過的人, 也都把它當成是, 愚昧的代表了。 其實, “一劃開天” 論 比“大爆炸 (Big Bang)” 論更為精確。不過, 這不是本書的議題, 就不多談了。 只說, 什麼是“一劃開天”?

當你在沙漠裡迷了路, 弄不清東南西北。你就面對了一個 “洪濛” 宇宙。 如果你有一個小碗, 裡面有點水。謝天謝地, 你手中又有一根 磁針。又有把磁针浮在水面的本事 (需要練幾次), 那, 你就能把這“洪濛” 宇宙定出方向了。 這就是 一劃 (磁針) 開天 (定出方向) 。 如果把這小碗水放在 洪濛之前, 它就有個特別的名字, “無極” 。 一劃 破無極為二, 成 “太極”, 含 “两儀”, …。 然後, 由八卦而萬物。 細節, 我就不談了。 老子, 把這簡化為 “無生有” 。 石頭, 是無生命的, 代表 “無” 。 從石頭裡蹦出來 (如孫猴子), 就逃脫不了 儒家的桎梏。 從天命、性 到禮。

石綱, 就是儒家的 “天綱”( 命、命神學) 。從 “天命” 到 “人命(運)” 。它代表的是 儒家的開放宿命論。 封神榜 的劇本, 是三教教主寫的。而 女媧 是導演, 由她拉開劇幕。 “紅樓夢” 是 女媧遺忘的一塊頑石, 蹦到 警幻仙子處, 勾出了許多風流冤家。 警幻 為此, 編寫了紅樓夢仙曲。 然後, 這 頑石 (蠢貨), 被一僧一道帶入世間。故事的發展, 必照 警幻的劇本演出。不過, 全書 (前80 回) 成為一本猜謎書。誰是 十二金釵?

石綱 (儒家的天綱, 神學與倫理) 是全書之 “經” 。與其它 二綱, 一再一再的交織者。書中對此, 是反覆的闡述者。如,
“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第五回) ” 。

“警幻忙携住宝玉的手,向众姊妹道:“你等不知原委:今日原欲往荣府去接绛珠,适从宁府所过,偶遇宁荣二公之 “灵 (魂)”,嘱吾云:‘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其中惟嫡孙宝玉一人,禀性乖张,生性怪谲,虽聪明灵慧,略可望成,无奈吾家运数合终,恐无人规引入正。幸仙姑偶来,万望先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然后入于正路,亦吾兄弟之幸矣。’如此嘱吾,故发慈心,引彼至此。先以彼家上中下三等女子之终身 “册籍”,令彼熟玩,尚未觉悟;故引彼再至此处,令其再历饮馔声色之幻,或冀将来一悟,亦未可知也。(第五回)”



二. 塵綱
石綱, 代表塵世之 “上”的力量與真理。 故事卻是在塵世演出的。 蔡义江 在 “解读红楼 (http://www.ccler.com/hlm/32/ )” 寫到, “… 又另有批说:“红楼,梦也。”“红梦”是富贵生活的象征,则书名《红楼梦》其实也就是“繁华成空”的意思。所以,故事的结局是“家亡人散各奔腾”,是“树倒猢狲散”,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聂鑫森 在 “《红楼梦》性爱解码目录 (http://www.ccler.com/hlm/36/ )” 說, “袭人要宝玉改去“爱红的毛病儿”,其实,这哪是一种对颜色的偏好呢。在古代,凡与女子接近的或亲近的事物,多冠以一个“红’字,如“红妆”、“红颜”、“红袖”、“红轿”、“红楼”、“红粉佳人”等等。因此,宝玉的爱“红”,不过是爱与之密切相关的女性,并将其极端化,成为一种移情的象征性行为,欲要其改可说是难乎哉!”

當然, 還有把 “紅”, 解釋為影射 明朝的 “朱” 姓。儘管這些說法, 看來都是言之成理, 卻都是猜測之理。不是書中 “直接” 的話語。

“紅樓” 即以 “天 (石) 綱” 為經, 就必須以 “紅塵” 為緯。即以 “天” 為真, 則 “塵” 必為夢也。紅樓夢即 紅塵夢也。書中對此, 有 “直接” 的說明: “…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历幻缘,已在 警幻仙子案前挂了号。警幻亦曾问及,灌溉之情未偿,趁此倒可了结的。… 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
  … ”那道人道:“趁此何不你我也去下(塵)世度脱几个,岂不是一场功德?”那僧道:“正合吾意,你且同我到 警幻仙子宫中,将 “蠢物” 交割清楚,待这一干风流孽鬼下 (塵) 世已完,你我再去。如今虽已有一半落塵,然犹未全集。”道人道:“既如此,便随你去来。” (第一回) 。”

儒家的 命、命神學, 人命(運) 雖由天定, 人在塵世的善惡行為, 是由 “禮” 法管束的。若漏網者, 正法之前已經死去, 只能 “鞭屍” 或子承父過。佛教的 靈魂、地獄理論, 彌補了 儒家神學的漏洞。不過, 前述三大奇書, 對這一 “超塵世” 的正義法治, 幾乎没有論及。 “封神” 談的是, 百分之百的 “開放宿命論” 。 “西遊” 雖打著 佛教的幌子, 談的全是 儒家的禮教。 “水滸” 雖以 道教為引子, 討論的卻是 儒家的 存在主義。

“紅樓” 的塵綱, 卻討論了两大主題。
a. 儒家的 禮教。
b. 塵世之上的 “仙、佛” 正義。

我會舉許多書中的例子, 來印證這两點。



三. 淫網

“紅樓”作者, 對書的主旨, 有詳細的說明。並再三重複。 不似 “封神” 的大談大仁大義, 與大奸大惡。也不似 “水滸” 的, 大談 存在的困境。只談幾個 “女子” 與幾首 “歪詩” 。 作者的自白如下:

“子兴见他说得这样重大,忙请教其端。雨村道:“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 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挠乱天下。 … 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今当运隆祚永之朝,太平无为之世,… 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及草野,比比皆是。
所馀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彼残忍乖僻之邪气,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内,偶因风荡,或被云催,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误而泄出者 …。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始散。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 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 … 此皆易地则同之人也。(第二回)” 。


“空空道人遂向石头说道:“石兄,你这一段故事,据你自己说有些趣味,故编写在此,意欲问世传奇。据我看来,…;第二件,并无大贤大忠理朝廷治风俗的善政,其中只不过几个异样女子,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亦无班姑蔡女之德能。… ”石头笑答道:“我师何太痴耶!… 历来野史,或讪谤君相,或贬人妻女,奸淫凶恶,不可胜数。更有一种风月笔墨,其淫秽污臭,屠毒笔墨,坏人子弟,又不可胜数。至若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终不能不涉于淫滥,… 。故逐一看去,悉皆自相矛盾,大不近情理之话,竟不如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 “女子”…;也有几首 “歪诗”熟话,可以喷饭供酒。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 不比那些胡牵乱扯,忽离忽遇,满纸才人淑女、子建文君红娘小玉等通共熟套之旧稿。我师意为何如?(第一回)” 。

作者, 更進一步的, 對 “情” 字有明確的闡述。其 定義如下:

“忽警幻道:“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绔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 “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第五回) ” 。

寫 “情” 而不涉及 “淫”, 是很困難。也没有個對照。以 “淫” 字统一 色與情, 這是最明智的作法。

在 儒家, 過 “正” 為淫。任何事, 只要 “正”, 就合乎 禮。性愛是夫妻的 正事。不合禮的性事, 為淫。 情, 是人心魂。但, 太多太過的 “情”, 也是淫。所以, 以 “情” 為綱者, 完全誤解了作者的深意。


“紅樓夢” 的三大主題, 是 天、塵 與 淫。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18, 2012 11:27 am

第六章: 原書 與 續集

“紅樓” 即以 天網為經, 紅塵一夢, 就必須依照“仙界”編定的劇本, 照本演出。作者在第五回, 以燈謎 (判詞與曲文)的方式, 對劇情做了透露。 讀者必須以猜謎的方式, 來理解劇情的發展。

今天, 公認的謎底如下:

一. 林黛玉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E%97% ... B%E7%8E%89 )
圖讖 两株枯木, 懸一玉帶, 雪埋金簪。
判詞: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挂,金簪雪裏埋。

曲文 (枉凝眉):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話?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挂。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浪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二. 薛寶釵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96%9B% ... D%E9%92%97 )
判詞: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挂,金簪雪裏埋。

曲文 (終身誤):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三. 贾元春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4%BE% ... 3%E6%98%A5 )
圖讖 弓上有一香櫞 (芸香科柑橘屬的植物)
判詞: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

曲文 (恨無常) :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
眼睜睜,把萬事全拋;蕩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鄉,路遠山遙。故向爹娘夢裡相尋告: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


四. 賈探春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4%BE% ... 2%E6%98%A5 )
圖讖 大海船中, 女子泣。
判詞: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運偏消。清明涕送江邊艦,千里東風一夢遙。

曲文 (分骨肉): 一帆風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恐哭損殘年。告爹娘,莫把兒懸念。自古窮通皆有命,離合豈無緣?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牽連。


五. 史湘雲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B2% ... 8%E4%BA%91 )
圖讖 飛雲、逝水。
判詞: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展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曲文 (樂中悲): 襁褓中,父母嘆雙亡。縱居那綺羅叢,誰知嬌養?幸生來,英雄闊大寬宏量,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好一似,霽月光風耀玉堂。廝配得才貌仙郎,博得個地久天長,準折得幼年時坎坷形狀。終久是雲散高唐,水涸湘江。這是塵寰中消長數應當,何必枉悲傷?


六. 妙玉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6%99%E7%8E%89 )
圖讖 美玉落污泥。
判詞: 欲潔何曾潔,云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终陷污泥中。

曲文 (世難容): 氣質美如蘭,才華阜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視綺羅俗厭;卻不知太高人愈妒,過潔世同嫌。可嘆這,青燈古殿人將老,辜負了,紅粉朱樓春色闌。到頭來,依舊是風塵骯髒違心願,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須,王孫公子嘆無緣。


七. 賈迎春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4%BE% ... E%E6%98%A5 )
圖讖 惡狼撲美女。
判詞: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曲文 (喜冤家): 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还构。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八. 賈惜春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4%BE% ... C%E6%98%A5 )
圖讖 美人廟讀經。
判詞: 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繡戶侯門女,獨臥青燈古佛傍。

曲文 (虛花悟): 將那三春看破,桃紅柳綠待如何?把這韶華打滅,覓那情淡天和。說什麼,天上夭桃盛,雲中香蕊多,到頭來,誰見把秋捱過?則看那,白楊村里人嗚咽,青楓林下鬼吟哦。更兼著,連天衰草遮墳墓。這的是,昨貧今富人勞碌,春榮秋謝花折磨。似這般,生關死劫誰能躲?聞道說,西方寶樹喚婆娑,上結着長生果。


九. 王熙鳳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8E%8B% ... 9%E5%87%A4 )
圖讖 雌鳳冰山前。
判詞: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身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曲文 (聰明誤):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後性空靈。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枉費了,意慭慭半世心;好一似,蕩悠悠三更夢。忽喇喇如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十. 贾巧姐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4%BE% ... 7%E5%A7%90 )
圖讖 美人荒村紡績。
判詞: 事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曲文 (留馀慶): 留馀慶,留馀慶,忽遇恩人;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勸人生,濟困扶窮;休似俺那銀錢上,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十一. 李紈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7%BA%A8 )
圖讖 鳳冠霞帔女人, 立於茂蘭旁。
判詞: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話談。

曲文 (晚韶華): 鏡裡恩情,更那堪夢裡功名!那美韶華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帳鴛衾。 只這戴珠冠,披鳳襖,也抵不了無常性命。 雖說是,人生莫受老來貧,也須要陰騭積兒孫。 氣昂昂頭戴簪纓,光閃閃腰懸金印; 威赫赫爵位高登,昏慘慘黃泉路近。 問古來將相可還存?也只是虛名兒與後人欽敬。


十二. 秦可卿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7%A6% ... F%E5%8D%BF )
圖讖 美人高樓, 懸梁自盡。
判詞: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謾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曲文 (好事終): 畫梁春盡落香塵。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家的根本。箕裘頹墮皆榮玉,家事消亡首罪寧。宿孽總因情。



我對上面的 “公論” , 是有意見的。首先, 猜謎的原則, 是一謎一底。 黛玉與 寶釵, 不該共一判詞。 再說, 作者很明確的點出, 寶玉没有讀完 “正册” 的全部。 原文如下:

“宝玉还欲看时,那仙姑知他天分高明,性情颖慧,恐把仙机泄漏,遂掩了卷册,笑向宝玉道:“且随我去游玩奇景,何必在此打这闷葫芦!” (第五回)” 。

那麼, 至少有一個謎題 (一金釵的判詞), 是没有透露的。作者的本意, 很有可能不直接提供謎底。 由讀者 “各自” 去領會。就是, 激發讀者心 “佛” 的悟性。更進一步的表達了, 作者以 “仙、佛” 做為 “天、塵” 的橋樑。 但是, 高鶚 續了後四十回。 硬生生的, 自編了謎底 如下:

“宝玉忽然想起:“我少时做梦曾到过这个地方。如今能够亲身到此,也是大幸。”恍惚间,把找鸳鸯的念头忘了。便壮着胆把上首的大橱开了橱门一瞧,见有好几本册子,心里更觉喜欢,想道:“大凡人做梦,说是假的,岂知有这梦便有这事。我常说还要做这个梦再不能的,不料今儿被我找着了。但不知那册子是那个见过的不是?”伸手在上头取了一本,册上写着“金陵十二钗正册”。宝玉拿着一想道:“我恍惚记得是那个,只恨记不得清楚。”便打开头一页看去,见上头有画,但是画迹模糊,再瞧不出来。后面有几行字迹也不清楚,尚可摹拟,便细细的看去,见有什么“玉带”,上头有个好像“林”字,心里想道:“不要是说林妹妹罢?”便认真看去,底下又有“金簪雪里“四字,诧异道“怎么又像他的名字呢。”复将前后四句合起来一念道:“也没有什么道理,只是暗藏着他两个名字,并不为奇。独有那‘怜’字‘叹’字不好。这是怎么解?”想到那里,又自啐道:“我是偷着看,若只管呆想起来,倘有人来,又看不成了。”遂往后看去,也无暇细玩那图画,...” (第一百十六回) 。

高鶚 也改寫了 香菱 的故事。 判詞是, “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但是, 在 高鶚筆下, 夏金桂倒比 香菱先死了。不過, 高鶚基本上是瞭解 “紅樓” 的 “天、塵、淫” 三綱的。續的故事情節, 也還有趣。唯一的敗筆, 是把 秦可卿改寫為上弔死的。 原文如下:

“谁知此时鸳鸯哭了一场,想到“自己跟着老太太一辈子,身子也没有着落。… 倒不如死了干净。但是一时怎么样的个死法呢?”一面想,一面走回老太太的套间屋内。刚跨进门,只见灯光惨淡,隐隐有个女人拿着汗巾子好似要上吊的样子。鸳鸯也不惊怕,心里想道:“这一个是谁?和我的心事一样,倒比我走在头里了。”便问道:“你是谁?… 仔细一看,… 是了,这是东府里的小蓉大奶奶啊!他早死了的了,怎么到这里来?必是来叫我来了。他怎么又上吊呢?”想了一想道:“是了,必是教给我死的法儿。”鸳鸯这么一想,… 就在身上解下一条汗巾,按着秦氏方才比的地方拴上。… 便把脚凳蹬开。可怜咽喉气绝,香魂出窍,…”第一百十一回。

這一段, 就把 秦可卿的死, 改成上弔了。這對原書的宗旨, 破壞極大。所以, 原書 (前80回) 與 續集 (後40回), 就必須分開了。 評論 原書, 不得 “引” 續集為引證了。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18, 2012 11:32 am

第七章: “紅樓” 的仙佛世界 與塵世的因果報應

除了 “索隱派” 之外, 老 “紅學” 另有 “愛情派” 與 “反封建派” 。

聂鑫森 在 《红楼梦》性爱解码目录 (http://www.ccler.com/hlm/36/ ) 中寫到, “爱情这个主题,在中国文学史上最先把它提到理性的高度,并把它充满了政治性的内容,却只有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

周思源 在 (正解金陵十二钗, http://www.ccler.com/hlm/35/ ) 中說, “曹雪芹通过写藕官、菂官的爱情,表现出他对封建的人身依附制度的深刻批判和对合理的婚姻制度的呼唤。 … 《红楼梦》表现了对封建专制社会包括对文化专制的强烈批判,其中也表达了一些反满情绪。”

每位讀者, 都有評書的權力。發表個人對某書的喜好。但是, 討論作者 “宗旨”, 就不再是喜好的問題。基本上, 它根本與讀者無關。作者 “宗旨”, 必須完全由作者 “自己” 的話語來定義。任何多加的字句, 都是不恰當的。所以, 上列两段, 與作者的 宗旨, 全無關係。

一般而言, 寫書的目的, 就在表達作者的中心思想 (宗旨) 。不但不會隱隱藏藏, 還會 再而三的重複再重複。如果没有重複幾次, 它鐵定不是宗旨。

第四章提到的三大奇書, “封神” 雖然大談三教, 講的全是儒家的神學。 “西遊” 雖然打著佛教的幌子, 講的全是儒家的倫理教條。 “水滸” 雖以 道教天師開場, 全書没有宣揚 釋道的教義。 “紅樓” 的宗旨, 就在 “補” 三書之不足。以宣揚 釋道教義為宗旨。其大網如下:

一. “仙佛” 世界為 “真”, 塵世種種為 “夢” 。作者云: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書中, 提供了三種 “仙、塵” 往返的通道。
a. 下世 (從仙界入塵世) --- “那僧道:“正合吾意,你且同我到警幻仙子宫中,将蠢物交割清楚,待这一干风流孽鬼下世已完,你我再去。如今虽已有一半落尘,然犹未全集。”第一回。

b. 入夢 (從塵世入仙界) --- “… 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   一日,… 不觉朦胧睡去。梦至一处,不辨是何地方。忽见那厢来了一僧一道,且行且谈。 …忽听一声霹雳,有若山崩地陷。士隐大叫一声,定睛一看,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所梦之事便忘了大半。” 第一回。

c. 魂歸(從塵世回仙界) --- 那尤二姐原是个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人,… 夜来合上眼,只见他小妹子手捧鸳鸯宝剑前来说:“姐姐,… 你依我将此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归至警幻案下,听其发落。 第六十九回。


唯一的例外, 為全書的 “導演 (一僧一道)” 。他們可在夢中走, 也可在塵世行。他們不但為 “書” 開場, 並在情節需要時, 隨時出現。

在 甄士隐夢中出現後, 又立即與他在塵世照面。 第一回: “… 方欲进来时,只见从那边来了一僧一道:那僧则癞头跣脚,那道则跛足蓬头,疯疯癫癫,挥霍谈笑而至。及至到了他门前,看见士隐抱着英莲,那僧便大哭起来,…”

第二十五回: “… 只闻得隐隐的木鱼声响,念了一句:“南无解冤孽菩萨。有那人口不利,家宅颠倾,或逢凶险,或中邪祟者,我们善能医治。”贾母,王夫人听见这些话,那里还耐得住,便命人去快请进来。 … 原来是一个癞头和尚与一个跛足道人。… 那僧道:“长官你那里知道那物的妙用。只因他如今被声色货利所迷,故不灵验了。你今且取他出来,待我们持颂持颂,只怕就好了。”



二. 儒家倫理管塵世的行為, 為全書之 “背景” 。仙佛正義掌因果報應, 為全書之主軸。

上述两點, 在書中一再的重複著。開宗明義的, 就是 寶玉的 “夢” 回仙境, 與 秦可卿的 “魂” 歸仙界。這一 段的描述, 點出了全書的主旨。

秦可卿 是警幻仙姑的仙子。
第五回: “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第五回: “警幻道:“… 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不过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说毕便秘授以云雨之事,推宝玉入房,将门掩上自去。 … 那宝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 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吓得宝玉汗下如雨,一面失声喊叫:“可卿救我!”… 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听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因纳闷道:“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梦里叫出来?

結果, 一次云雨, 可卿就有了 “仙胎” 。
第十回: “旁边一个贴身伏侍的婆子道:“… 。如今我们家里现有好几位太医老爷瞧着呢,都不能的当真切的这么说。有一位说是喜,有一位说是病,这位说不相干,那位说怕冬至,总没有个准话儿。求老爷明白指示指示。” 那先生笑道:“大奶奶这个症候,可是那众位耽搁了。… 如今既是把病耽误到这个地位,也是应有此灾。依我看来,这病尚有三分治得。”

第十一回: “王夫人道:“… 蓉哥儿媳妇儿身上有些不大好,到底是怎么样?”尤氏道:“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 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邢夫人接着说道:“别是喜罢?”… 秦氏拉着凤姐儿的手,强笑道:“… 就是婶娘这样疼我,我就有十分孝顺的心,如今也不能够了。我自想着,未必熬的过年去呢。” 宝玉正眼瞅着那《海棠春睡图》…, 不觉想起在这里睡晌觉梦到“太虚幻境”的事来。正自出神,听得秦氏说了这些话,如万箭攒心,那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 … 秦氏笑道:“任凭神仙也罢,治得病治不得命。婶子,我知道我这病不过是挨日子。”凤姐儿说道:“你只管这么想着,病那里能好呢?总要想开了才是。况且听得大夫说,若是不治,怕的是春天不好呢。如今才九月半,还有四五个月的工夫,什么病治不好呢? … 尤氏道:“你冷眼瞧媳妇是怎么样?”凤姐儿说道:“这实在没法儿了。你也该将一应的后事用的东西给他料理料理,冲一冲也好。”尤氏道:“我也叫人暗暗的预备了。 …”

第十三回: “凤姐方觉星眼微朦,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来,含笑说道:“婶子好睡!我今日 “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 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子,别人未必中用。 秦氏道:“… 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凤姐忙问:“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 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凤姐还欲问时,只听二门上传事云板连叩四下,将凤姐惊醒。人回:“东府蓉大奶奶没了。 … 宝玉 … 到晚间便索然睡了。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


秦可卿的 故事, 作者用了四個章回來描述。那鐵定是有 “重點”的。 “老紅學” 卻把重點放在 “爬灰” 與 “上弔” 上。因受公公姦污, 羞愧而上弔。爬灰的典故, 來自媳婦在香爐, 給公公留了两句詩: “願與公公彈一曲, 肥水不入外人田。” 所以, 爬灰的定義是, 媳婦是自願的。並且, 全書只提到 “爬灰” 一次: “ … 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 (第七回) 。 有人說, “由于 畸笏叟的权威性干预,曹雪芹对与秦可卿有关的故事, 作了重大删节和修改,包括许多技术性处理,因此人物形象有了重要改变。” 即使真有爬灰這回事, 它也與作者寫這四個章回的主旨不合。

作者費了很大的力氣, 來强調 秦可卿活不長了。完全没有上弔的影子。又一再的暗示, 她的症狀與 “有喜” 相似。 她的停經, 也是與 寶玉在仙界圓房之後。 她托夢鳳姐云, 我今 “回” 去。毫無不捨之情。並有天機的 “喜” 事。那, 元春將省親, 當然就不是天機了。 也就 “明示” 了。 天機, 終究没有說出。 並且, 寶玉在夢中得知噩耗, 當場吐血。表現出, 真是神仙夫妻。

秦可卿的故事, 作者只想表達一個重點: 仙界是 “真” 。仙佛正義, 因果報應, 毫不含糊。又怕讀者無法領悟這個重點, 作者另外舉了三個例子。

第十二回: “那贾瑞此时要命心甚切,… 忽然这日有个跛足道人来化斋,口称专治冤业之症。贾瑞偏生在内就听见了,直着声叫喊说:“快请进那位菩萨来救我!” … 那道士叹道:“你这病非药可医。我有个宝贝与你,你天天看时,此命可保矣。”说毕,从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来----两面皆可照人,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递与贾瑞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 千万 “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三日后吾来收取,管叫你好了。”说毕,佯常而去,众人苦留不住。
  贾瑞 …拿起“风月鉴”来,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唬得贾瑞连忙掩了,骂:“道士混帐,如何吓我!----我倒再照照正面是什么。”想着,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觉得进了镜子,与凤姐云雨一番,凤姐仍送他出来。到了床上,哎哟了一声,一睁眼,镜子从手里掉过来,仍是反面立着一个骷髅。贾瑞自觉汗津津的,底下已遗了一滩精。心中到底不足,又翻过正面来,只见凤姐还招手叫他,他又进去。如此三四次。到了这次,刚要出镜子来,只见两个人走来,拿铁锁把他套住,拉了就走。贾瑞叫道:“让我拿了镜子再走。”----只说了这句,就再不能说话了。
  旁边伏侍贾瑞的众人,… 上来看看,已没了气。身子底下冰凉渍湿一大滩精,这才忙着穿衣抬床。代儒夫妇哭的死去活来,大骂道士,“是何妖镜!若不早毁此物,遗害于世不小。”遂命架火来烧,… 只见那跛足道人从外面跑来,喊道:“谁毁‘风月鉴’,吾来救也!”说着,直入中堂,抢入手内,飘然去了。”


第十五回: “秦钟求道:“好人,我已急死了。你今儿再不依,我就死在这里。”智能道:“你想怎样?除非等我出了这牢坑,离了这些人,才依你。”秦钟道:“这也容易,只是远水救不得近渴。”说着,一口吹了灯,满屋漆黑,将智能抱到炕上,就云雨起来。那智能百般的挣挫不起,又不好叫的,少不得依他了。
第十六回: “茗烟道:“秦相公不中用了!”宝玉听说,吓了一跳,忙问道:“我昨儿才瞧了他来,还明明白白,怎么就不中用了?”茗烟道:“我也不知道,才刚是他家的老头子来特告诉我的。”…
  此时秦钟已发过两三次昏了,移床易箦多时矣。… 那秦钟早已魂魄离身,只剩得一口悠悠余气在胸,正见许多鬼判持牌提索来捉他。那秦钟魂魄那里肯就去,…又记挂着智能尚无下落,因此百般求告鬼判。无奈这些鬼判都不肯徇私,反叱咤秦钟道:“亏你还是读过书的人,岂不知俗语说的:‘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我们阴间上下都是铁面无私的,不比你们阳间瞻情顾意,有许多的关碍处。”

賈瑞念淫人妻, 自淫而死。 秦鍾污蔑佛門 (雖然, 智能兒是自願的), 無疾而終。

第十六回: “正闹着,那秦钟魂魄忽听见“宝玉来了”四字,便忙又央求道:… , 众鬼道:“又是什么好朋友?”秦钟道:“不瞒列位,就是荣国公的孙子,小名宝玉。”都判官听了,先就唬慌起来,忙喝骂鬼使道:“我说你们放了他回去走走罢,你们断不依我的话,如今只等他请出个运旺时盛的人来才罢。”众鬼见都判如此,也都忙了手脚,一面又抱怨道:“你老人家先是那等雷霆电雹,原来见不得‘宝玉’二字。依我们愚见,他是阳,我们是阴,怕他们也无益于我们。”都判道:“放屁!俗语说的好,‘天下官管天下事’,自古人鬼之道却是一般,阴阳并无二理。别管他阴也罢,阳也罢,还是把他放回没有错了的。”众鬼听说,只得将秦魂放回, …”。
寶玉是仙界 “下世” 的, 連勾魂鬼也怕。


作者對仙佛世界 與因果報應, 是重複了再重複。强調了再强調。它是全書之 “經” 。 蔡义江在 解读红楼 (http://www.ccler.com/hlm/32/ ) 談到, “《红楼梦》其实也就是“繁华成空”的意思。所以,故事的结局是“家亡人散各奔腾”,是“树倒猢狲散”,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這是比較好的評論, 但仍未看出作者的主旨。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18, 2012 4:08 pm

第八章: 色、 情、 淫與 意淫 (一)

聂鑫森 在 “《红楼梦》性爱解码目录” 中寫到, “爱情这个主题,在中国文学史上最先把它提到理性的高度,并把它充满了政治性的内容,却只有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

又云: “淫”的含义,一般有五种,即:过多,过盛,故有 “淫雨”之说;邪恶,比如 “淫威”;过于沉溺某一个情境或事件;惑乱,“富贵不能淫”,即是一例;浸漫,又称之为“浸淫”,为“积渐而扩及;渐进”之意。
  “意”者,指思想、意识(包括下意识)、情感、感觉。
  警幻所说的“意淫”,是这样界定的:“如尔天分中, 生成一段痴情”,对娇美妩媚的女性,尊重、爱恋、痛惜,把她们视为知己,与她们心心相印,肝胆相照,“虽悦其色,复恋其情”,而且施情不吝,痴而不返,这“淫” 字作“沉溺” 解,作“过多、过盛” 解,作“惑乱” 解。同时“意淫”,又内含一种主动性,即全方位地让自己的思想、意识、情感、感觉积极地深入地, 向女性世界浸漫,去领悟此中的种种“柔情私意”。就宝玉自身而言,“意淫”是一种境界,就大观园众多姊妹的冰清玉洁来说,又造成了宝玉“意淫”的氛围,二者缺一不可。”



似乎, 只要把 “紅樓” 評為, 是對 “情” 的完美表達, 就能成為重要的 “紅學” 家了。上面的評論, 對 “紅樓” 的主旨, 是完全的誤解。 “紅樓” 的第二宗旨, 為闡述, “人性, 究竟是什麼?” 這是一個很深, 也很難的議題。 “水滸” 描述了 108 好漢的個性與人格。讀者, 或許能多多少少的, 總結出一個概念, “人性, 究竟是什麼?” 但, 每個人的結論, 或有不同。 “水滸” 的作者, 終究没有直接的回答, “人性, 究竟是什麼?” 的議題。


“紅樓” 的偉大, 在於它發明了一個全新的 “模式”, 來討論 “人性” 的議題。 此模式, 有两大組成部分。
a. 對色、 情與 淫的新定義。 好色即淫, 知情更淫。 癡情為意淫。 在儒家, 食色性也。 只要名正, 則合禮。 過正則為淫。

b. 作者創造了一個 “新人”, 不是凡胎。 他是一塊頑石, 一個蠢貨。 他没有心機心術。 他心, 直指 “人性” 。 在儒家的四善端之外, 是否另有 淫端。



當然, 作者先從 “凡人” 之淫談起。 首先, 是 賈璉。
(第二十一回) 那个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便暂将小厮们内有清俊的选来出火。不想荣国府内有一个极不成器破烂酒头厨子,名叫多官,人见他懦弱无能,都唤他作“多浑虫“。因他自小父母替他在外娶了一个媳妇,今年方二十来往年纪,生得有几分人才,见者无不羡爱。他生性轻浮,最喜拈花惹草,多浑虫又不理论,只是有酒有肉有钱,便诸事不管了,所以荣宁二府之人都得入手。因这个媳妇美貌异常,轻浮无比,众人都呼他作“多姑娘儿”。如今贾琏在外熬煎,往日也曾见过这媳妇,失过魂魄,只是 “内惧娇妻,外惧娈宠”,不曾下得手。那多姑娘儿也曾有意于贾琏,只恨没空。今闻贾琏挪在外书房来,他便没事也要走两趟去招惹。惹的贾琏似饥鼠一般,少不得和心腹的小厮们计议,合同遮掩谋求,多以金帛相许。小厮们焉有不允之理,况都和这媳妇是好友,一说便成。是夜二鼓人定,多浑虫醉昏在炕,贾琏便溜了来相会。进门一见其态,早已魄飞魂散,也不用情谈款叙,便宽衣动作起来。谁知这媳妇有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身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绵上,更兼淫态浪言,压倒娼妓,诸男子至此岂有惜命者哉。那贾琏恨不得连身子化在他身上。那媳妇故作浪语,在下说道:“你家女儿出花儿,供着娘娘,你也该忌两日,倒为我脏了身子。快离了我这里罢。”贾琏一面大动,一面喘吁吁答道:“你就是娘娘!我那里管什么娘娘!”那媳妇越浪,贾琏越丑态毕露。一时事毕,两个又海誓山盟,难分难舍,此后遂成相契。

(第四十四回) 凤姐 … 便摄手摄脚的走至窗前。往里听时,只听里头说笑。那妇人笑道:“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贾琏道:“他死了,再娶一个也是这样,又怎么样呢?”那妇人道:“他死了,你倒是把平儿扶了正,只怕还好些。”贾琏道:“如今连平儿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曲不敢说。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
  凤姐听了,气的浑身乱战,… 一脚踢开门进去,也不容分说,抓着鲍二家的撕打一顿。又怕贾琏走出去,便堵着门站着骂道:“好淫妇!你偷主子汉子,还要治死主子老婆!平儿过来!你们淫妇忘八一条藤儿,多嫌着我,外面儿你哄我!”说着又把平儿打几下,打的平儿有冤无处诉,只气得干哭,骂道:“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说着也把鲍二家的撕打起来。贾琏也因吃多了酒,进来高兴,未曾作的机密,一见凤姐来了,已没了主意,又见平儿也闹起来,把酒也气上来了。凤姐儿打鲍二家的,…。



其次, 就是 賈蓉。
(第六十三回) 贾蓉且嘻嘻的望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们父亲正想你呢。”尤二姐便红了脸,骂道:“蓉小子,我过两日不骂你几句,你就过不得了。越发连个体统都没了。还亏你是大家公子哥儿,每日念书学礼的,越发连那小家子瓢坎的也跟不上。”说着顺手拿起一个熨斗来,搂头就打,吓的贾蓉抱着头滚到怀里告饶。尤三姐便上来撕嘴,又说:“等姐姐来家,咱们告诉他。”贾蓉忙笑着跪在炕上求饶,他两个又笑了。贾蓉又和二姨抢砂仁吃,尤二姐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 “用舌头都舔着吃了”。众丫头看不过,都笑说:“热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觉,他两个虽小,到底是 “姨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回来告诉爷,你吃不了兜着走。”贾蓉撇下他姨娘,便 “抱着丫头们亲嘴”:“我的心肝,你说的是,咱们谗他两个。”丫头们忙推他,恨的骂:“短命鬼儿,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顽,不知道的人,再遇见那脏心烂肺的爱多管闲事嚼舌头的人,吵嚷的那府里谁不知道,谁不背地里嚼舌说咱们这边乱帐。”贾蓉笑道:“各门另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风流事,别讨我说出来。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利害,琏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叔还想他的帐。那一件瞒了我!”



至於, 寶玉之淫, 則從 “同性戀” 談起。
(第七回) 那宝玉自见了秦钟的人品出众,心中似有所失,痴了半日,自己心中又起了呆意,乃自思道:“天下竟有这等人物!如今看来,我竟成了泥猪癞狗了。可恨我为什么生在这侯门公府之家,若也生在寒门薄宦之家,早得与他交结,也不枉生了一世。… ”秦钟心中亦自思道:“果然这宝玉怨不得人溺爱他。可恨我偏生于清寒之家,不能与他耳鬓交接,可知‘贫窭’二字限人,亦世间之大不快事。”二人一样的胡思乱想。忽然宝玉问他读什么书。秦钟见问,因而答以实话。二人你言我语,十来句后,越觉亲密起来。

(第九回) 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 “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束脩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就有好几个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吃穿,被他哄上手的,也不消多记。
更又有两个多情的小学生,亦不知是那一房的亲眷,亦未考真名姓,只因生得妩媚风流,满学中都送了他两个外号,一号“香怜”,一号“玉爱”。… 如今宝,秦二人一来,见了他两个,也不免绻缱羡慕,… 香,玉二人心中,也一般的留情与宝,秦。因此四人心中虽有情意,只未发迹。每日一入学中,四处各坐,却八目勾留,或设言托意,或咏桑寓柳,遥以心照,却外面自为避人眼目。不意偏又有几个滑贼看出形景来,都背后挤眉弄眼,或咳嗽扬声,这也非止一日。
… 因此秦钟趁此和香怜挤眉弄眼,递暗号儿,二人假装出小恭,走至后院说梯己话。… 只听背后咳嗽了一声。二人唬的忙回头看时,原来是窗友名金荣者。香怜有些性急,羞怒相激,问他道:“你咳嗽什么?难道不许我两个说话不成?”金荣笑道:“许你们说话,难道不许我咳嗽不成?我只问你们:有话不明说,许你们这样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故事?我可也拿住了,还赖什么!…

… 金荣只一口咬定说:“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子里亲嘴摸屁股,一对一肏,撅草根儿抽长短,谁长谁先干。”金荣只顾得意乱说,却不防还有别人。谁知早又触怒了一个。你道这个是谁?

… 这里茗烟先一把揪住金荣,问道:“我们肏屁股不肏屁股,管你<毛几><毛巴>相干,横竖没肏你爹去罢了!


(第十五回) 谁想秦钟趁黑无人,来寻智能。刚至后面房中,只见智能独在房中洗茶碗,秦钟跑来便搂着亲嘴。… 说着,一口吹了灯,满屋漆黑,将智能抱到炕上,就云雨起来。那智能百般的挣挫不起,又不好叫的,少不得依他了。正在得趣,只见一人进来,将他二人按住,也不则声。二人不知是谁,唬的不敢动一动。只听那人嗤的一声,掌不住笑了,二人听声方知是宝玉。秦钟连忙起来,抱怨道:“这算什么?”宝玉笑道:“你倒不依,咱们就叫喊起来。”羞的智能趁黑地跑了。宝玉拉了秦钟出来道:“你可还和我强?”秦钟笑道:“好人,你只别嚷的众人知道,你要怎样我都依你。”宝玉笑道:“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睡下,再细细的算帐。”一时宽衣安歇的时节,凤姐在里间,秦钟宝玉在外间,满地下皆是家下婆子,打铺坐更。凤姐因怕通灵玉失落,便等宝玉睡下,命人拿来扌塞按时在自己枕边。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帐目,未见真切,未曾记得, “此是疑案,不敢纂创”。


(第二十八回) 少刻,宝玉出席解手,蒋玉菡便随了出来。二人站在廊檐下,蒋玉菡又陪不是。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叫他:“闲了往我们那里去。还有一句话借问,也是你们贵班中,有一个叫琪官的,他在那里?如今名驰天下,我独无缘一见。”蒋玉菡笑道:“就是我的小名儿。”宝玉听说,不觉欣然跌足笑道:“有幸,有幸!果然名不虚传。今儿初会,便怎么样呢?”想了一想,向袖中取出扇子,将一个玉玦扇坠解下来,递与琪官,道:“微物不堪,略表今日之谊。”琪官接了,笑道:“无功受禄,何以克当!也罢,我这里得了一件奇物,今日早起方系上,还是簇新的,聊可表我一点亲热之意。”说毕撩衣,将系小衣儿一条大红汗巾子解了下来,递与宝玉,道:“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昨日北静王给我的,今日才上身。若是别人,我断不肯相赠。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宝玉听说,喜不自禁,连忙接了,将自己一条松花汗巾解了下来,递与琪官。二人方束好,只见一声大叫:“我可拿住了!”只见薛蟠跳了出来,拉着二人道:“放着酒不吃,两个人逃席出来干什么?快拿出来我瞧瞧。”二人都道:“没有什么。”薛蟠那里肯依,还是冯紫英出来才解开了。于是复又归坐饮酒,至晚方散。

(第三十三回) 那长史官先就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 那长史官便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 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断断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 …
贾政一见,眼都红紫了,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 [金釧]等语,只喝令“堵起嘴来,着实打死!”小厮们不敢违拗,只得将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贾政犹嫌打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众门客见打的不祥了,忙上前夺劝。贾政那里肯听,说道:“你们问问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酿坏了,到这步田地还来解劝。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

(第三十四回) 薛蟠道:“你只会怨我顾前不顾后,你怎么不怨宝玉外头招风惹草的那个样子!别说多的,只拿前儿琪官的事比给你们听:那琪官,我们见过十来次的,我并未和他说一句亲热话,怎么前儿他见了,连姓名还不知道,就把汗巾儿给他了?难道这也是我说的不成?


這一個議題, 作者以六個章回, 反覆的描述著。 評 “紅樓”, 怎能不談它。 作者對女子的 “同性戀” 也有一段描述。

(第五十八回) 芳官笑道:“你说他祭的是谁?祭的是死了的菂官。”宝玉道:“这是友谊,也应当的。”芳官笑道:“那里是友谊?他竟是疯傻的想头,说他自己是小生,菂官是小旦,常做夫妻,虽说是假的,每日那些曲文排场,皆是真正温存体贴之事,故此二人就疯了,虽不做戏,寻常饮食起坐,两个人竟是你恩我爱。菂官一死,他哭的死去活来,至今不忘,所以每节烧纸。后来补了蕊官,我们见他一般的温柔体贴,也曾问他得新弃旧的。他说:‘这又有个大道理。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你说可是又疯又呆?说来可是可笑?”宝玉听说了这篇呆话 … 说:“天既生这样人,又何用我这须眉浊物玷辱世界。”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Tue Nov 20, 2012 11:15 pm

第九章: 色、 情、 淫與 意淫 (二)


一般的公論, 認為 寶玉與 黛玉的愛情, 是純潔的。 描述這一真誠的愛情, 是 “紅樓” 的第一主旨。 它的成功, 也是 “紅樓” 的偉大之處。 這實在是, 完全誤解了作者的真意。 還是看看, 作者的自白吧。

(第五回) “警幻道:“… 好色即淫,知情更淫。… 吾所 “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宝玉听了,唬的忙答道:“仙姑差了。我因懒于读书,家父母尚每垂训饬,岂敢再冒‘淫’字。况且年纪尚小,不知‘淫’字为何物。”警幻道:“非也。淫虽一理,意则有别。
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淫滥之蠢物耳。
如尔则天分中, 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今既遇令祖宁荣二公剖腹深嘱,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 不过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


作者在此, 把他的 “真意”主旨 寫得非常清楚。共有三點。
a. 色淫 --- 悦容貌,云雨无时。

b. 意淫 --- 天分 (宿命)中, 一段痴情。

c. 正道 --- 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


所以, 寶、黛的爱情, 只是照著宿命的劇本演出。 請看下面 “幾個” 章回。

(第一回) 那僧笑道:“此事说来好笑,竟是千古未闻的罕事。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恰近日这神瑛侍者凡心偶炽,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历幻缘,已在警幻仙子案前挂了号。警幻亦曾问及,灌溉之情未偿,趁此倒可了结的。那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 “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


(第八回) “宝钗因笑说道:“成日家说你的这玉,究竟未曾细细的赏鉴,我今儿倒要瞧瞧。
… 口内念道:“… 仙寿恒昌。”… 莺儿嘻嘻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 宝玉笑央:“好姐姐,你怎么瞧我的了呢。”… 宝玉忙托了锁看时,果然一面有四个篆字,… 芳龄永继。宝玉 … 因笑问:“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莺儿笑道:“是个 “癞头和尚”( 宿命的導演) 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 …”。


(第二十八回) “林黛玉 … 因说道:“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宝玉听他提出“金玉”二字来,不觉心动疑猜,便说道:“除了别人说什么金什么玉,我心里要有这个想头,天诛地灭,万世不得人身!”林黛玉听他这话,便知他心里动了疑,忙又笑道:“好没意思,白白的说什么誓?管你什么金什么玉的呢!”宝玉道:“我心里的事也难对你说,日后自然明白。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个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要有第五个人,我也说个誓。”


(第二十八回) “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幸亏宝玉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心心念念只记挂着林黛玉,并不理论这事。”


(第二十九回) “原来那宝玉自幼生成有一种下流痴病,况从幼时和黛玉耳鬓厮磨,心情相对;及如今稍明时事,又看了那些邪书僻传,凡远亲近友之家所见的那些闺英闱秀,皆未有稍及林黛玉者,所以早存了一段心事,只不好说出来,故每每或喜或怒,变尽法子暗中试探。那林黛玉偏生也是个有些痴病的,也每用假情试探。因你也将真心真意瞒了起来,只用假意,我也将真心真意瞒了起来,只用假意,如此两假相逢,终有一真。其间琐琐碎碎,难保不有口角之争。即如此刻,宝玉的心内想的是:“别人不知我的心,还有可恕,难道你就不想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你不能为我烦恼,反来以这话奚落堵我。可见我心里一时一刻白有你,你竟心里没我。”心里这意思,只是口里说不出来。那林黛玉心里想着:“你心里自然有我,虽有‘金玉相对’之说,你岂是重这邪说不重我的。我便时常提这‘金玉’,你只管了然自若无闻的,方见得是待我重,而毫无此心了。如何我只一提‘金玉’的事,你就着急,可知你心里时时有‘金玉’,见我一提,你又怕我多心,故意着急,安心哄我。”
  看来两个人原本是一个心,但都多生了枝叶,反弄成两个心了。那宝玉心中又想着:“我不管怎么样都好,只要你随意,我便立刻因你死了也情愿。你知也罢,不知也罢,只由我的心,可见你方和我近,不和我远。”那林黛玉心里又想着:“你只管你,你好我自好,你何必为我而自失。殊不知你失我自失。可见是你不叫我近你,有意叫我远你了。”如此看来,却都是求近之心,反弄成疏远之意。如此之话,皆他二人素习所存私心,也难备述。
  如今只述他们外面的形容。那宝玉又听见他说“好姻缘”三个字,越发逆了己意,心里干噎,口里说不出话来,便赌气向颈上抓下通灵宝玉,咬牙恨命往地下一摔,道:“什么捞什骨子,我砸了你完事!”偏生那玉坚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风没动。宝玉见没摔碎,便回身找东西来砸。林黛玉见他如此,早已哭起来,说道:“何苦来,你摔砸那哑吧物件。有砸他的,不如来砸我。””


(第三十二回) “林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矣,既你我为知己,则又何必有 “金玉之论”哉;既有金玉之论,亦该你我有之,则又何必来一宝钗哉!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症。你我虽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想到此间,不禁滚下泪来。待进去相见,自觉无味,便一面拭 “泪”,一面抽身回去了。
...
宝玉瞅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三个字。林黛玉听了,怔了半天,方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林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两个人怔了半天,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 “泪”来,回身便要走。宝玉忙上前拉住,说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林黛玉一面拭泪,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
...
宝玉站着,只管发起呆来。原来方才出来慌忙,不曾带得扇子,袭人怕他热,忙拿了扇子赶来送与他,忽抬头见了林黛玉和他站着。一时黛玉走了,他还站着不动,因而赶上来说道:“你也不带了扇子去,亏我看见,赶了送来。”宝玉出了神,见袭人和他说话,并未看出是何人来,便一把拉住,说道:“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袭人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只叫“神天菩萨,坑死我了!”便推他道:“这是那里的话!敢是中了邪?还不快去?”宝玉一时醒过来,方知是袭人送扇子来,羞的满面紫涨,夺了扇子,便忙忙的抽身跑了。”



作者, 至少用了五個章回, 反覆的來强調, 這 “宿命”的愛情 (天分中, 一段痴情) 。 純情也好, 真心也罷, 終究是一場 “空” 。 只有 "仙寿恒昌"。 這 完完全全的是在宣揚佛教的教義。 其主旨為 “孽海情天”, 紅塵一夢。 情 對 孽。情就是孽。 故, 〖红楼梦引子〗云:  … 因此, 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曲文更是如下:


(第五回) “〖终身误〗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枉凝眉〗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當然, 作者並未忘記談談 “正道” 。原文如下:

(第三十二回) “湘云笑道:“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宝玉听了道:“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袭人道:“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反倒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宝玉道:“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和他生分了。”

至於 “色淫”, 下章分解。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Wed Nov 21, 2012 11:00 pm

第十章: 色、 情、 淫與 意淫 (三)


儒家强調 慎獨。不可在 意念中, 背離禮教。所以, 從字面而言, 意淫就是 念淫。但是, 作者不是如此定義的。 作者對 “意淫” 的定義是很明確的。云: “天分中, 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 第五回) 。那麼, 念淫 仍是世間之淫。即, 好色即淫, 知情更淫。 這一意淫的新定義, 是“紅樓” 的新發明。 但, 作者也必須對 世間之淫有所闡述, 尤其是念淫。 如此, 才能突顯 意淫之新義。

聂鑫森說: “ ‘意淫’,又内含一种主动性,即全方位地让自己的思想、意识、情感、感觉积极地深入地, 向女性世界浸漫,去领悟此中的种种“柔情私意”。就宝玉自身而言,“意淫”是一种境界,就大观园众多姊妹的冰清玉洁来说,又造成了宝玉“意淫”的氛围,二者缺一不可。” 這完全是 聂鑫森的鬼扯蛋。 “紅樓” 沉冤至此。 只有作者的自白, 能為他自己平冤。 先看作者如何描述 “念淫”吧。

(第十九回) "宝玉见一个人没有,因想“这里素日有个小书房,内曾挂着一轴美人,极画的得神。今日这般热闹,想那里自然无人,那美人也自然是寂寞的,须得我去望慰他一回。”


(第十九回) “宝玉 … 乃笑问袭人道:“今儿那个穿红的是你什么人?”袭人道:“那是我两姨妹子。”宝玉听了,赞叹了两声。袭人道:“叹什么?我知道你心里的缘故,想是说他那里配红的。”宝玉笑道:“不是,不是。那样的不配穿红的,谁还敢穿。我因为见他实在好的很,怎么也得他在咱们家就好了。”袭人冷笑道: ‘我一个人是奴才命罢了,难道连我的亲戚都是奴才命不成?定还要拣实在好的丫头才往你家来。’”


(第十五回) “宝玉怅然无趣。… 外面旺儿预备下赏封,赏了本村主人。庄妇等来叩赏。凤姐并不在意,宝玉却留心看时,内中并无二丫头。一时上了车,出来走不多远,只见迎头二丫头怀里抱着他小兄弟,同着几个小女孩子说笑而来。宝玉恨不得下车跟了他去,料是众人不依的,少不得以目相送,争奈车轻马快,一时展眼无踪。”


(第二十四回) “宝玉 … 回头见鸳鸯穿着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脸向那边低着头看针线,脖子上戴着花领子。宝玉便把脸凑在他脖项上,闻那香油气,不住用手摩挲,其白腻不在袭人之下,便猴上身去涎皮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一面说着,一面扭股糖似的粘在身上。鸳鸯便叫道:“袭人,你出来瞧瞧。你跟他一辈子,也不劝劝,还是这么着。”袭人抱了衣服出来,向宝玉道:“左劝也不改,右劝也不改,你到底是怎么样?你再这么着,这个地方可就难住了。”一边说,一边催他穿了衣服,同鸳鸯往前面来见贾母。


(第二十八回) “宝玉笑问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问他,少不得褪了下来。宝钗生的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正是恨没福得摸,忽然想起“金玉”一事来,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宝钗褪了串子来递与他也忘了接。”


(第三十回) “金钏抿嘴一笑,摆手令他出去,仍合上眼,宝玉见了他,就有些恋恋不舍的,悄悄的探头瞧瞧王夫人合着眼,便自己向身边荷包里带的香雪润津丹掏了出来,便向金钏儿口里一送。金钏儿并不睁眼,只管噙了。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 ‘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讨。’”



任何人, 認為上面這些, 是對 “理想” 愛情的描述, 或意淫的最高境界, 他若不是文盲, 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連不識字的 袭人都說:“再不可 ‘毁僧谤道’,调脂弄粉。还有更要紧的一件,再不许吃人嘴上擦的胭脂了,与那爱红的毛病儿。” (第十九回) 。 作者的主旨, 我已提過很多次了。再重複一次吧。

作者把情定義為淫, 為孽。 “孽海情天”。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分离聚合皆前定。
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第五回) 。


這不但是 “紅樓” 的全部重點, 作者更認為, 這是普世的真理。 不僅僅 “應”在寶玉一人身上。 所以, 作者另舉了許多例子。 如,
小紅之於 賈芸。
彩霞之於 賈環。
智能兒之於 秦鍾。
萬兒之於 茗烟。
司棋之於 潘又安。
尤三姐之於 柳湘蓮。


作者擔心, 他的真義仍被誤解。更作了直接的闡述如下。

(第三十六回) “宝玉道:… 趁你们在,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之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就是我死的得时了。”…
  一日,宝玉因各处游的烦腻,便想起《牡丹亭》曲来,… 因闻得梨香院的十二个女孩子中有小旦龄官最是唱的好,因着意出角门来找 …不想龄官见他坐下,忙抬身起来躲避,正色说道:“嗓子哑了。…”宝玉见他坐正了,再一细看,原来就是那日蔷薇花下划“蔷”字那一个。又见如此景况,从来未经过这番被人弃厌,… 宝官便说道:“只略等一等,蔷二爷来了叫他唱,是必唱的。”…
宝玉见了这般景况,不觉痴了,这才领会了划“蔷”深意。自己站不住,也抽身走了。贾蔷一心都在龄官身上,也不顾送,倒是别的女孩子送了出来。
  那宝玉一心裁夺盘算,痴痴的回至怡红院中,… 就和袭人长叹,说道:“我昨晚上的话竟说错了,…。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后只是各人各得眼泪罢了。”袭人昨夜不过是些顽话,已经忘了,不想宝玉今又提起来,便笑道:“你可真真有些疯了。”宝玉默默不对, ‘自此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此皆宝玉心中所怀,也不可十分妄拟。”



作者仍然擔心, 這普世真理, 仍被誤解。 在 寶釵、黛玉 意淫 (宿命) 的主軸之外, 把這主題, 從另外的角度, 再闡述了一遍。

(第二十回) “宝玉笑道:“咱两个作什么呢?怪没意思的,也罢了,… 我替你篦头罢。”… 只见晴雯忙忙走进来取钱。一见了他两个,便冷笑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宝玉笑道:“你来,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没那么大福。”说着,拿了钱,便摔帘子出去了。
  宝玉在麝月身后,麝月对镜,二人在镜内相视。宝玉便向镜内笑道:“满屋里就只是他磨牙。”… 忽听唿一声帘子响,晴雯又跑进来问道:“我怎么磨牙了?咱们倒得说说。”麝月笑道:“你去你的罢,又来问人了。”晴雯笑道:“你又护着。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话。”说着,一径出去了。”


(第三十一回) “晴雯道:“怪热的,拉拉扯扯作什么!叫人来看见像什么!我这身子也不配坐在这里。”… 宝玉笑道:“我才又吃了好些酒,还得洗一洗。你既没有洗,拿了水来咱们两个洗。”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笑了几天。我也没那工夫收拾,也不用同我洗去。
… 宝玉笑道:“既这么着,你也不许洗去,只洗洗手来拿果子来吃罢。”晴雯笑道:“我慌张的很,连扇子还跌折了,那里还配打发吃果子。倘或再打破了盘子,还更了不得呢。”宝玉笑道:“你爱打就打,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自性情不同。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你要撕着玩也可以使得,只是不可生气时拿他出气。… 晴雯听了,笑道:“既这么说,你就拿了扇子来我撕。我最喜欢撕的。”宝玉听了,便笑着递与他。晴雯果然接过来,嗤的一声,撕了两半,接着嗤嗤又听几声。宝玉在旁笑着说:“响的好,再撕响些!”正说着,只见麝月走过来,笑道:“少作些孽罢。”宝玉赶上来,一把将他手里的扇子也夺了递与晴雯。晴雯接了,也撕了几半子,二人都大笑。麝月道:“这是怎么说,拿我的东西开心儿?”宝玉笑道:“打开扇子匣子你拣去,什么好东西!”麝月道:“既这么说,就把匣子搬了出来,让他尽力的撕,岂不好?”宝玉笑道:“你就搬去。”麝月道:“我可不造这孽。”


(第五十一回) “宝玉笑道:“… 你来把我的这边被掖一掖。”晴雯听说,便上来掖了掖,伸手进去渥一渥时,宝玉笑道:“好冷手!我说看冻着。”一面又见晴雯两腮如胭脂一般,用手摸了一摸,也觉冰冷。宝玉道: ‘快进被来渥渥罢’。”


(第五十二回) “宝玉因记挂着晴雯袭人等事,便先回园里来。到房中,药香满屋,一人不见,只见晴雯独卧于炕上,脸面烧的飞红,又摸了一摸,只觉烫手。忙又向炉上将手烘暖,伸进被去摸了一摸身上,也是火烧。”

(第七十七回) “晴雯呜咽道:“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挨一刻是一刻,挨一日是一日。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 晴雯拭泪,就伸手取了剪刀,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与宝玉道:“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像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宝玉听说,忙宽衣换上,藏了指甲。晴雯又哭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


(第七十八回) “用晴雯素日所喜之冰鲛縠一幅楷字写成,名曰《芙蓉女儿诔》,前序后歌。又备了四样晴雯所喜之物,于是夜月下,命那小丫头捧至芙蓉花前。先行礼毕,将那诔文即挂于芙蓉枝上,乃泣涕念曰: … 窃思女儿自临浊世,迄今凡十有六载。 … 自为红绡帐里,公子情深;始信黄土垄中,女儿命薄! … 呜呼!”

對一個 16 歲的少女而言 (同我洗去; 快进被来渥渥罢; 伸进被去摸了一摸身上; 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与宝玉; 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 上面的描述, 是純情, 是真情。 卻仍然躲不過, 一個 “曲文” 的宿命。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 寿夭多因毁谤生。
多情公子空牵念。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Fri Nov 23, 2012 4:27 pm

第十一章: 紅樓中的儒家禮教


周思源 在(正解金陵十二钗) 中, 做了下列的評論:
“《红楼梦》表现了对封建专制社会, 包括对文化专制的强烈批判,其中也表达了一些反满情绪。
曹雪芹通过写藕官、菂官的爱情,表现出他对封建的人身依附制度的深刻批判和对合理的婚姻制度的呼唤。
五十八回有交代:“凡诰命等皆入朝按爵守制。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贾府解散这个戏班子就是“守制”中的一项,“各官宦家,凡养优伶男女者一概蠲免遣发”。可见京师官宦人家的戏班子也全都解散了。由此可见艺术对于皇权的依附是多么严重,皇权对艺术生命的践踏是多么残酷,崇高的艺术在皇权面前是何等渺小无力!”


五四運動以後, 大部分的中華固有文化, 都被定位為 “封建專制” 的毒瘤。要想褒揚 “五四” 之前的任何東西, 一定要把它定位為, 反封建, 反專制的急先鋒。 上面評論, 全是鬼話。 在 民國之前, 有诰命, 需入朝按爵守制, 這是萬千人都得不到的榮耀。 為守制而解散私家的戏班子, 就是皇权對艺术的殘害。 那麼, 在平日, 鼓勵私家戲班, 又算是什麼? 藕官、菂官的爱情, 是明顯的同性戀。 怎麼可能是對合理的婚姻制度的呼唤。 周思源也太超過了吧。 “意淫”是 紅樓最偉大的發明。它必須要有两大基石。
a. 宿命 與仙佛世界。 (第七章: “紅樓” 的仙佛世界 與塵世的因果報應 ;“仙佛” 世界為 “真”, 塵世種種為 “夢” )。

b. 塵世: (第五章, “紅樓” 的塵綱 ; a. 儒家的 禮教。 b. 塵世之上的 “仙、佛” 正義)。



今天, 我們已經知道, 五四那批人 (胡適、魯迅、錢玄同、陳獨秀、瞿秋白、郭沫若、蔡元培、吳玉章、林伯渠), 是中國文字的白癡 (請閱 “李敖 與無知的 魯 迅” http://tienzengong.pixnet.net/blog/post/35566874 ) 。 他們各自的 愚昧無知事小。他們的禍國殃民, 仍然殘害著今日的中國。而他們, 也是污蔑 “紅樓” 的同一批人。 為了救中國, 必須鬥垮那些人。必須為 “紅樓” 平冤。 這是我寫這 “評紅樓” 的唯一原因。


以 “淫” 來统一 “色” 與 “情”, 是 紅樓的新發明。但卻無法, 由此建構一個新的 神學、哲學體系。 “意淫” 的發明, 改變了一切。它是两大架構下的產物: ‘宿命與自由意志 (第二章: 普世價值一)’ 與 ‘性事、愛情 與 儒家神學(第三章: 普世價值二)’ 。 “紅樓” 建構了世界上最偉大的 神學、哲學體系。
a. 它以儒家為主, 成為全書的背景。 意淫的根本, 是 宿命論。在 “塵世”, 儒家的 禮教為 行為的法則。

b. 它以 釋、道為輔, 倒成為全書的主軸。一再的强調, “仙佛世界為 ‘真’, 紅塵種種皆 ‘夢’” 。在儒家的禮教之上, 更有仙佛正義, 因果報應。 歷史上, 釋由 “道” 助, 而傳入中國。 紅樓, 基本上, 把釋道統合為一了。 又是個新發明。



紅樓 絕不反儒, 但以宣揚釋道為宗旨。把儒家禮教做為背景。 “背景”, 就是無所不在。也就没有特別的段落, 來突顯了。 基本上, 紅樓對儒家禮教的讚揚有四。
i. “孝”: 把 贾母的 “威而不虐”, 把所有子孫對她的 “孝” 與 “敬”, 一再一再的, 幾乎在每個章回中描述著。

ii. “禮”: 不偷不淫。對 “墜兒” 小竊, “司棋” 私會, 都有詳細的描述。

iii. “丫鬟制”: 在那個時代的社會經濟, 當丫鬟, 是窮苦人家女孩的最佳 “職業” 。 即可享 “半”富貴, 成年又可配個好人家。

(第二十六回) 红玉道:“也不犯着气他们。俗语说的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

(第四十三回) 贾母忙命拿几个小杌子来,给赖大母亲等几个高年有体面的妈妈坐了。贾府风俗,年高伏侍过父母的家人,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所以尤氏凤姐儿等只管地下站着,那赖大的母亲等三四个老妈妈告个罪,都坐在小杌子上了。

(第五十八回) 尤氏等又遣人告诉了凤姐儿。一面说与总理房中,每教习给银八两,令其自便。凡梨香院一应物件,查清注册收明,派人上夜。将十二个女孩子叫来面问,倒有一多半不愿意回家的:也有说父母虽有,他只以卖我们为事,这一去还被他卖了,也有父母已亡,或被叔伯兄弟所卖的,也有说无人可投的,也有说恋恩不舍的。所愿去者止四五人。王夫人听了,只得留下。将去者四五人皆令其干娘领回家去,单等他亲父母来领,将不愿去者分散在园中使唤。

(第七十七回) “芳官自前日蒙太太的恩典赏了出去,他就疯了似的,茶也不吃,饭也不用,勾引上藕官蕊官,三个人寻死觅活,只要剪了头发做尼姑去。我只当是小孩子家一时出去不惯也是有的,不过隔两日就好了。谁知越闹越凶,打骂着也不怕。实在没法,所以来求太太,或者就依他们做尼姑去,或教导他们一顿,赏给别人作女儿去罢,我们也没这福。”

(第七十四回) 入画听说,又跪下哭求,说:“再不敢了。只求姑娘看从小儿的情常,好歹生死在一处罢。”尤氏和奶娘等人也都十分分解,说他“不过一时糊涂了,下次再不敢的。他从小儿伏侍你一场,到底留着他为是。”谁知惜春虽然年幼,却天生成一种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独僻性,任人怎说,他只以为丢了他的体面,咬定牙断乎不肯。

(第七十七回) 周瑞家的听说,会齐了那几个媳妇,先到迎春房里,回迎春道:“太太们说了,司棋大了,连日他娘求了太太,太太已赏了他娘配人,今日叫他出去,另挑好的与姑娘使。”说着,便命司棋打点走路。迎春听了,含泪似有不舍之意,因前夜已闻得别的丫鬟悄悄的说了原故,虽数年之情难舍,但 “事关风化”,亦无可如何了。那司棋也曾求了迎春,实指望迎春能死保赦下的,只是迎春语言迟慢,耳软心活,是不能作主的。司棋见了这般,知不能免,因哭道:“姑娘好狠心!哄了我这两日,如今怎么连一句话也没有?”周瑞家的等说道:“你还要姑娘留你不成?便留下,你也难见园里的人了。依我们的好话,快快收了这样子,倒是人不知鬼不觉的去罢,大家体面些。”


iv. “大宅門”: 是當時 經濟的一個支柱。也是合乎儒家禮教的。下人的家境, 也是很富裕的。
(第四十七回) 赖大的媳妇又进来请。贾母高兴,便带了王夫人薛姨妈及宝玉姊妹等,到赖大花园中坐了半日。那花园虽不及大观园,却也十分齐整宽阔,泉石林木,楼阁亭轩,也有好几处惊人骇目的。外面厅上,薛蟠,贾珍,贾琏,贾蓉并几个近族的,很远的也没来,贾赦也没来。赖大家内也请了几个现任的官长并几个世家子弟作陪。

(第五十六回) 探春道“因此我心中不自在。钱费两起,东西又白丢一半,通算起来,反费了两折子,不如竟把买办的每月蠲了为是。此是一件事。第二件,年里往赖大家去,你也去的,你看他那小园子比咱们这个如何?”平儿笑道:“还没有咱们这一半大,树木花草也少多了。”探春道:“我因和他家女儿说闲话儿,谁知那么个园子,除他们带的花,吃的笋菜鱼虾之外,一年还有人包了去,年终足有二百两银子剩。从那日我才知道,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at Nov 24, 2012 2:11 pm

第十二章: 紅樓中的仙佛因果與緯讖


马瑞芳 (Ma Ruifang) 對紅樓中的仙佛, 評論如下:
“这是曹雪芹对社会彻底绝望的情绪。”
曹雪芹借助如影随形的“一僧一道”,有意识地把现实生活中完全不同的佛教和道教扭结到一起,由他们共同营造出虚无飘渺的气氛。一僧一道,一个“茫茫”,一个“渺渺”,都到“太虚”,都进“幻境”,这是明明白白地表示:红尘中人对人生的一切追求:高官厚禄、娇妻美妾、亭台楼阁、锦衣玉食,人生一切物质享受,以及为追求这些享受导致的鸡争鹅斗,纷纷攘攘,都像镜中月水中花,是过眼烟云。 只有清净无为,追求精神的安宁和解脱,才是重要的。这也是《红楼梦》的《好了歌》所表达的主要内容。这是曹雪芹对社会彻底绝望的情绪。


“曹雪芹那些咏佛咏道的话语,是有表面文章,戏谑文章,是假;他骨子里对深刻影响中国人思维的佛和道,是有清醒批判意识的,这才是真。”
“那么,曹雪芹到底是宗佛的,还是宗道的?曹雪芹既宗佛也宗道,既不宗佛也不宗道。说曹雪芹既宗佛也宗道,那是因为曹雪芹对佛道一律采取“拿来主义”,当他需要阐述某种思想时,他既可以从佛教教义中取一瓢饮,也可以从道教教义中取一箪食。这种游刃于佛道之间的精神境界,是深深参透了中华文化精的大境界,融会了儒释道的博大境界,是万物为我所用,万物在我脚下的境界。它给《红楼梦》创造了深远的意境,时而电光石火一般,发出璀璨的光芒。说曹雪芹既不宗佛也不宗道,那是因为,他对佛道一律用俯视的眼光,调侃的笔墨。那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不仅成为曹雪芹这位天才小说家结构小说的法宝之一,还被他创造成非圣非俗的形象,披上百衲破衣,顶上满头癞疮,说着疯疯癫癫的话语。更有甚者,《红楼梦》经常用挖苦的语气写僧、道、尼:馒头庵的老尼成了给王熙凤创造发财机会从而害死一对青年男女的“首犯”;水月庵的清净庵室成了秦钟和智能儿幽会的场所;“国公爷”替身的张道长有点儿像世故的老滑头;道士王一贴是个“油嘴”……唯一洁净的修行人是妙玉,恰好因为“过洁世同嫌”而“终陷淖泥中”,落到了最不干净的地方。僧、尼、道如此不堪,信奉佛道的凡人如何?贾氏族长贾敬跑到道观跟道士们胡羼,最后因为炼丹送了命;《红楼梦》中经常吃斋念佛的是谁?王夫人。恰好是这位大善人,把服侍她多年的、所谓像女儿一样的金钏,一巴掌打到井里!行善就是这样的行法?善事就是这样的做法?曹雪芹在这些章节对“佛”、“道”,做了反讽。我们从曹雪芹“佛”、“道”的笔墨,也读出了“真假”。曹雪芹那些咏佛咏道的话语,是有表面文章,戏谑文章,是假;他骨子里对深刻影响中国人思维的佛和道,是有清醒批判意识的,这才是真。”



仙佛世界為 “真”, 紅塵種種為 “夢” 。 這是 “意淫” 的必要條件。 马瑞芳 明顯的不知, “意淫” 是 紅樓的中心主旨。 “鐵檻寺” 是賈府的私廟。 “攏翠庵” 是大觀園内的道觀。難道 賈家還是 基督徒, 是反仙反佛的。 马瑞芳 的鬼扯蛋, 還是由 紅樓的作者來反駁吧。

(第二十八回) “袭人又道:“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 “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

(第十三回) “择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三日后开丧送讣闻。这四十九日,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化诸魂,以免亡者之罪,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然后停灵于会芳园中,灵前另外五十众高僧,五十众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

(第十四回) “这日乃五七正五日上,那应佛僧正开方破狱,传灯照亡,参阎君,拘都鬼,筵请地藏王,开金桥,引幢幡,那道士们正伏章申表,朝三清,叩玉帝,禅僧们行香,放焰口,拜水忏,又有十三众尼僧,搭绣衣,靸红鞋,在灵前默诵接引诸咒,十分热闹。”

(第四十一回) “当下贾母等吃过茶,又带了刘姥姥至栊翠庵来。妙玉忙接了进去。至院中见花木繁盛,贾母笑道:“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一面说,一面便往东禅堂来。妙玉笑往里让,贾母道:“我们才都吃了酒肉,你这里头有菩萨,冲了罪过。我们这里坐坐,把你的好茶拿来,我们吃一杯就去了。”

(第十三回) “那贾敬闻得长孙媳死了,因自为早晚就要飞升,如何肯又回家染了红尘,将前功尽弃呢,因此并不在意,只凭贾珍料理。”

(第十回) "尤氏听了,心中甚喜,因说道:“后日是太爷的寿日,到底怎么办?”贾珍说道:“我方才到了太爷那里去请安,兼请太爷来家来受一受一家子的礼。太爷因说道:‘我是清净惯了的,我不愿意往你们那是非场中去闹去。你们必定说是我的生日,要叫我去受众人些头,莫过你把我从前注的《阴骘文》给我令人好好的写出来刻了,比叫我无故受众人的头还强百倍呢。倘或后日这两日一家子要来,你就在家里好好的款待他们就是了。也不必给我送什么东西来,连你后日也不必来,你要心中不安,你今日就给我磕了头去。倘或后日你要来,又跟随多少人来闹我,我必和你不依。"

(第二十二回) “----是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韵律不用说是好的了,只那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填的极妙,你何曾知道。”宝玉见说的这般好,便凑近来央告:“好姐姐,念与我听听。”宝钗便念道:
  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
宝玉道:“什么是‘大家彼此’!他们有‘大家彼此’,我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谈及此句,… 不禁大哭起来,翻身起来至案,遂提笔立占一偈云:
  你证我证,心证意证。
  是无有证,斯可云证。
  无可云证,是立足境。
黛玉便笑道:“宝玉,我问你:至贵者是‘宝’,至坚者是‘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宝玉竟不能答。三人拍手笑道:“这样钝愚,还参禅呢。”黛玉又道:“你那偈末云,‘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固然好了,只是据我看,还未尽善。我再续两句在后。”因念云:“无立足境,是方干净。”宝钗道:“实在这方悟彻。当日南宗六祖惠能,初寻师至韶州,闻五祖弘忍在黄梅,他便充役火头僧。五祖欲求法嗣,令徒弟诸僧各出一偈。上座神秀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彼时惠能在厨房碓米,听了这偈,说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自念一偈曰:‘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五祖便将衣钵传他。今儿这偈语,亦同此意了。只是方才这句机锋,尚未完全了结,这便丢开手不成?”黛玉笑道:“彼时不能答,就算输了,这会子答上了也不为出奇。只是以后再不许谈禅了。连我们两个所知所能的,你还不知不能呢,还去参禅呢。”宝玉自己以为觉悟,不想忽被黛玉一问,便不能答,宝钗又比出“语录”来,此皆素不见他们能者。自己想了一想:“原来他们比我的知觉在先,尚未解悟,我如今何必自寻苦恼。”想毕,便笑道:“谁又参禅,不过一时顽话罢了。”说着,四人仍复如旧。”

(第二十一回) "因命四儿剪灯烹茶,自己看了一回《南华经》。正看至《外篇•胠箧》一则,其文曰:
  故绝圣弃知,大盗乃止,擿玉毁珠,小盗不起;焚符破玺,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争;殚残天下之圣法,而民始可与论议。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毁绝钩绳而弃规矩,攦工倕頫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
看至此,意趣洋洋,趁着酒兴,不禁提笔续曰:
  焚花散麝,而闺阁始人含其劝矣,戕宝钗之仙姿,灰黛玉之灵窍,丧减情意,而闺阁之美恶始相类矣。彼含其劝,则无参商之虞矣,戕其仙姿,无恋爱之心矣,灰其灵窍,无才思之情矣。彼钗,玉,花,麝者,皆张其罗而穴其隧,所以迷眩缠陷天下者也。"



以仙佛為 “假” 的人, 大概不會費那麼多的筆墨, 做上面的描述吧。 並且, 仙佛世界為 “真”, 則 “魘魔” 與 “讖語” 也不能假。

(第二十五回) “马道婆道:… 又向裤腰里掏了半晌,掏出十个纸铰的青面白发的鬼来,并两个纸人,递与赵姨娘,又悄悄的教他道:“把他两个的年庚八字写在这两个纸人身上,一并五个鬼都掖在他们各人的床上就完了。我只在家里作法,自有效验。 …
这里宝玉拉着林黛玉的袖子,只是嘻嘻的笑,心里有话,只是口里说不出来。此时林黛玉只是禁不住把脸红涨了,挣着要走。宝玉忽然“嗳哟”了一声,说:“好头疼!”林黛玉道:“该,阿弥陀佛!”只见宝玉大叫一声:“我要死!”将身一纵,离地跳有三四尺高,口内乱嚷乱叫,说起胡话来了。林黛玉并丫头们都唬慌了,忙去报知王夫人,贾母等。此时王子腾的夫人也在这里,都一齐来时,宝玉益发拿刀弄杖,寻死觅活的,闹得天翻地覆。贾母,王夫人见了,唬的抖衣而颤,且“儿”一声“肉”一声放声恸哭。于是惊动诸人,连贾赦,邢夫人,贾珍,贾政,贾琏,贾蓉,贾芸,贾萍,薛姨妈,薛蟠并周瑞家的一干家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众媳妇丫头等,都来园内看视。登时园内乱麻一般。正没个主见,只见凤姐手持一把明晃晃钢刀砍进园来,见鸡杀鸡,见狗杀狗,见人就要杀人。众人越发慌了。周瑞媳妇忙带着几个有力量的胆壮的婆娘上去抱住,夺下刀来,抬回房去。平儿,丰儿等哭的泪天泪地。贾政等心中也有些烦难,顾了这里,丢不下那里。”

(第二十二回) “忽然人报,娘娘差人送出一个灯谜儿,
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
  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
  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
贾政道:“是算盘。”迎春笑道:“是。”

  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
  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
贾政道:“这是风筝。”探春笑道:“是。”

  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
  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
贾政道:“这是佛前海灯嗄。”惜春笑答道:“是海灯。”

  贾政心内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心内愈思愈闷,因在贾母之前,不敢形于色,只得仍勉强往下看去。只见后面写着七言律诗一首,却是宝钗所作,随念道: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贾政看完,心内自忖道:“此物还倒有限。只是小小之人作此词句,更觉不祥,皆非永远福寿之辈。”想到此处,愈觉烦闷,大有悲戚之状,因而将适才的精神减去十分之八九,只垂头沉思。
  贾母见贾政如此光景,想到或是他身体劳乏亦未可定,又兼之恐拘束了众姊妹不得高兴顽耍,即对贾政云:“你竟不必猜了,去安歇罢。让我们再坐一会,也好散了。”贾政一闻此言,连忙答应几个“是”字,又勉强劝了贾母一回酒,方才退出去了。回至房中只是思索,翻来复去竟难成寐,不由伤悲感慨,不在话下。”

這些燈謎, 與仙界的判詞, 是成讖的。

元春 讖 “散” 。 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 弓上無箭, 弓已散。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迎春 讖 “失算” 。 一个恶狼,追扑一美女,欲啖之意。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探春 讖 “離” 。 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惜春 讖 “悟” 。 一所古庙,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看经独坐。
  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
  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燈謎成 “讖”, 是作者在强調, “天命(宿命)” 至 “人命(運)” 的 神學。 而各人命運, 又拉扯上了 仙佛正義 與存在的困境。 元春的 “散”, 與迎春的 “失算”, 不是她們自己的作為所造成。 這彰顯了 “存在” 的困境。 探春的 “離” 與飄泊, 反應了仙佛的因果。 惜春的 “悟”, 表達了存在主義的 “自由意志” 。

(第三十回) "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 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 "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


另外, 仙佛正義, 在 賈瑞與 秦鍾 猝死的章回, 已有詳述了。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Tienzen » Sun Nov 25, 2012 3:18 pm

第十三章: 高鶚的續集 與 老紅學


前面已經談過, 這裡再提一次。 如果 “紅樓” 的主旨, 只在影射幾個宫庭鬥爭的歷史人物, 或只是為表達, 對當時社會制度的憤怒與抗議, 那它就没有普世的價值。 討論這種議題的 紅學, 不但没有價值, 實在的, 它們是對 “紅樓” 最大的污蔑。 紅樓 是有普世價值的。 它發明了前所未有的新東西, 意淫。 作者以這一新概念, 建構了世界上最偉大的神學系統。 它統一了 儒釋道 三家。 這是一本比 基督聖經, 偉大了許多的神學經典。 紅塵 (樓) 種種雖是 “夢”, 它究竟 “參與” 了 天命(宿命) 與 仙佛世界的 “真” 。 天命與仙佛世界, 也必須借著 紅樓(塵) 夢, 來完成衪的意志。

所以, 今天以前的 老紅學, 全是廢話。 不過, 有另外一種 紅學, 倒是必須一提。 它對 “紅樓” 没有評論。只是把, 一些未完結的故事, 續完。它就是 高鶚 續的後 40 回。


本書的前面章節, 完全没有引用, 後 40 回的隻言片語。而 “紅樓” 原書 (前 80 回), 已表達了三大重點。
a. 以 “意淫” 的概念, 建構了世界上最偉大的神學理論。
b. 作者創造了一個 “新人”, 不是凡胎。 他是一塊頑石, 一個蠢貨。 他没有心機心術。 他心, 直指 “人性” 。
c. 他以 謎題的方式, 把故事情節與神學架構鋪張開來。


那麼, 高鶚是否理解了這三點? 基本上, 高鶚確實意識到了這三點。 就用他自己的語言來檢驗吧。

(第一百六回) “贾政叹气连连的想道:’我祖父勤劳王事,立下功勋,得了两个世职,如今两房犯事都革去了。我瞧这些子侄没一个长进的。老天啊,老天啊!我贾家何至一败如此!我虽蒙圣恩格外垂慈,给还家产,那两处食用自应归并一处,叫我一人那里支撑的住。方才琏儿所说更加诧异,说不但库上无银,而且尚有亏空,这几年竟是虚名在外。只恨我自己为什么糊涂若此。倘或我珠儿在世,尚有膀臂;宝玉虽大,更是无用之物。’”

(第一百二十回) “这士隐自去度脱了香菱,送到太虚幻境,交那警幻仙子对册,刚过牌坊,见那一僧一道,缥渺而来。士隐接着说道:“大士、真人,恭喜,贺喜!情缘完结,都交割清楚了么?”那僧道说:“情缘尚未全结,倒是那 ‘蠢物’已经回来了。还得把他送还原所,将他的后事叙明,不枉他下世一回。”


任何人, 若不知 寶玉是一 “蠢物”, 他就没有讀懂 紅樓。 寶玉之 “頑” 、 之蠢, 是 紅樓的重中之重。 那才是一塊 “美玉無瑕” 。才能直指 “人性” 。 並且, ‘情缘尚未全结’ 。 如果全結了, 那就是世界末日了。 高鶚 對 開放的宿命論, 還是理解的。

開放的宿命論, 是 紅樓的重中之重。 首先, 它表現在 “判詞” 上。 十二金釵, 只有十一個判詞。

(第五回) “宝玉还欲看时,那仙姑知他天分高明,性情颖慧,恐把仙机泄漏,遂掩了卷册, …”

高鶚 對此, 還算是尊重的。

(第一百十六回) “宝玉忽然想起:“我少时做梦曾到过这个地方。如今能够亲身到此,也是大幸。”恍惚间,把找鸳鸯的念头忘了。便壮着胆把上首的大橱开了橱门一瞧,见有好几本册子,心里更觉喜欢,想道:“大凡人做梦,说是假的,岂知有这梦便有这事。我常说还要做这个梦再不能的,不料今儿被我找着了。但不知那册子是那个见过的不是?”伸手在上头取了一本,册上写着“金陵十二钗正册”。宝玉拿着一想道:“我恍惚记得是那个,只恨记不得清楚。”便打开头一页看去,见上头有画,但是画迹模糊,再瞧不出来。后面有几行字迹也不清楚,尚可摹拟,便细细的看去,见有什么“玉带”,上头有个好像“林”字,心里想道:“不要是说林妹妹罢?”便认真看去,底下又有“金簪雪里“四字,诧异道“怎么又像他的名字呢。”复将前后四句合起来一念道: ‘也没有什么道理,只是暗藏着他两个名字,并不为奇。独有那 “怜”字 “叹”字不好。这是怎么解?’”


高鶚 只是 “暗示”, 此判詞含二人。 但終究以 ‘这是怎么解?’ 為答案。 在 第二十二回的燈謎中, 作者已經以燈謎, 暗示了 “四春” 的判詞。 寶釵 (有版本說是 黛玉的) 的燈謎如下。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謎底應為 “時鐘” 。 但詩句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明顯的與 “誤終身” 成讖。 總之, 原作者没有提供答案與暗示。 高鶚也只做了暗示。

高鶚 的 40 回續集, 基本上, 在為判詞做 “答案” 。没有任何的新義。那些答案, 還算合理, 也有趣。但有两點值得一談。



第一, 高鶚强調了儒家的倫理, 與仙佛的因果報應。

(第一百十二回) “都起来正要走时,只见赵姨娘还爬在地下不起。周姨娘打谅他还哭,便去拉他。岂知赵姨娘满嘴白沫,眼睛直竖,把舌头吐出,反把家人唬了一大跳。贾环过来乱嚷。赵姨娘醒来说道: ‘我是不回去的,跟着老太太回南去。’”

(第一百十三回) “那人去了,这里一人传十,十人传百,都知道赵姨娘使了毒心害人, 被阴司里拷打死了。”

(第一百十三回) “凤姐此时只求速死,心里一想,邪魔悉至。只见尤二姐从房后走来,渐近床前说:“姐姐,许久的不见了。做妹妹的想念的很,要见不能,如今好容易进来见见姐姐。姐姐的心机也用尽了,咱们的二爷糊涂,也不领姐姐的情,反倒怨姐姐作事过于苛刻,把他的前程去了,叫他如今见不得人。我替姐姐气不平。”凤姐恍惚说道: ‘我如今也后悔我的心忒窄了,妹妹不念旧恶,还来瞧我。’”

(第五十五回) “忽见赵姨娘进来,李纨探春忙让坐。赵姨娘开口便说道:“这屋里的人都踩下我的头去还罢了。姑娘你也想一想,该替我出气才是。”一面说,一面眼泪鼻涕哭起来。探春忙道:“姨娘这话说谁,我竟不解。谁踩姨娘的头?说出来我替姨娘出气。”赵姨娘道:“姑娘现踩我,我告诉谁!”探春听说,忙站起来,说道: ‘我并不敢。’”

(第六十回) “豆官先便一头,几乎不曾将赵姨娘撞了一跌。那三个也便拥上来,放声大哭,手撕头撞,把个赵姨娘裹住。… 赵姨娘反没了主意,只好乱骂。蕊官藕官两个一边一个,抱住左右手,葵官豆官前后头顶住。四人只说:“你只打死我们四个就罢!”芳官直挺挺躺在地下,哭得死过去。
  正没开交,谁知晴雯早遣春燕回了探春。当下尤氏,李纨,探春三人带着平儿与众媳妇走来,将四个喝住。问起原故,赵姨娘便气的瞪着眼粗了筋,一五一十说个不清。尤李两个不答言,只喝禁他四人。探春便叹气说:“这是什么大事,姨娘也太肯动气了!…”
  赵姨娘无法,只得同他三人出来,口内犹说长说短。探春便说:“那些小丫头子们原是些顽意儿,喜欢呢,和他说说笑笑,不喜欢便可以不理他。便他不好了,也如同猫儿狗儿抓咬了一下子,可恕就恕,不恕时也只该叫了管家媳妇们去说给他去责罚,何苦自己不尊重,大吆小喝失了体统。你瞧周姨娘,怎不见人欺他,他也不寻人去。我劝姨娘且回房去煞煞性儿,别听那些混帐人的调唆,没的惹人笑话,自己呆,白给人作粗活。心里有二十分的气,也忍耐这几天,等太太回来自然料理。”一席话说得赵姨娘闭口无言,只得回房去了。
  这里探春气的和尤氏李纨说: ‘这么大年纪,行出来的事总不叫人敬伏。这是什么意思,值得吵一吵,并不留体统,耳朵又软,心里又没有计算。这又是那起没脸面的奴才们的调停,作弄出个呆人替他们出气。’”


我第一次讀 紅樓時, 並不知 趙姨娘是 探春的生母。 知道後, 知 探春必遭報應。母女雖在一處, 心已分離。 “分骨肉” 的結局, 實在太便宜了。失去生母的愛, 才是最大的報應。 高鶚對這一議題的表現, 還不錯。

(第一百回) “却说赵姨娘听见探春这事,反欢喜起来,心里说道:“我这个丫头在家忒瞧不起我,我何从还是个娘,比他的丫头还不济。况且洑上水护着别人。他挡在头里,连环儿也不得出头。如今老爷接了去,我倒干净。想要他孝敬我,不能够了。只愿意他像迎丫头似的,我也称称愿。”一面想着,一面跑到探春那边与他道喜说:“姑娘,你是要高飞的人了,到了姑爷那边自然比家里还好。想来你也是愿意的。便是养了你一场,并没有借你的光儿。就是我有七分不好,也有三分的好,总不要一去了把我搁在脑杓子后头。”探春听着毫无道理,只低头作活,一句也不言语。赵姨娘见他不理,气忿忿的自己去了。
  这里探春又气又笑,又伤心,也不过自己掉泪而已。”

紅樓原本, 以 賈母的角色, 來彰顯儒家的 “孝” 道倫理。 又以 探春來描述人性醜惡的另一面。在 “二哥哥” 面前, 是個知書達禮的才女。 在下人面前, 是個強似 鳳姐的將才。 對生母, 卻是個無心無肺的敗類。 這是 “紅樓” 偉大的, 另一個點。



第二, 是關於 黛玉如何死的問題。 蔡义江 在《解读红楼》的 “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之死, http://www.ccler.com/hlm/32/mydoc027.htm” 寫到, “本文要探讨的“林黛玉之死”,正如题目所标明的是指曹雪芹所写的已散佚了的八十回后原稿中的有关情节,不是现在从后四十回续书中能读到的《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等。当然,为了便于说明问题,也还得常常提到续书。
  《红楼梦》后半部佚稿中宝黛悲剧的详情,我们是无法了解的了。但只要细心地研究八十回前小说原文的暗示、脂评所提供的线索,以及作者同时人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诗,并将这些材料互相加以印证,悲剧的大致轮廓还是可以窥见的。

在佚稿中,林黛玉之死与婚姻不能自主,并无关系。 促使她“泪尽夭亡”的是别的原因。
  悲剧发生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宝黛爱情像桃李花开,快要结出果实来了,梦寐以求的理想眼看就要成为现实,不料好事多磨,瞬息间就乐极悲生:贾府发生了一连串的重大变故。起先是迎春被蹂躏夭折,探春离家远嫁不归,接着则是政治上庇荫着贾府的大树的摧倒, 元春死了。三春去后,更大的厄运接踵而至,贾府获罪(抄没还是后来的事)。导火线或在雨村、贾赦,而惹祸者尚有王熙凤和宝玉。王熙凤是由于她敛财害命等种种“造孽”;宝玉所惹出来的祸,则仍不外乎是由那些所谓“不才之事”引出来的“丑祸”,如三十三回忠顺府长史官告发宝玉无故引逗王爷驾前承奉的人, 琪官。如贾环说宝玉逼淫母婢之类。总之,不离癞僧、跛道所说的“声色货利”四字。
  宝玉和凤姐仓皇离家,或许是因为避祸,竟由于某种意外原因而在外久久不得归来。贾府中人与他们隔绝了音讯,因而吉凶未卜,生死不明。宝玉一心牵挂着多病善感的黛玉如何熬得过这些日子,所谓“花原自怯,岂奈狂飙?柳本多愁,何禁骤雨”,他为黛玉的命运担忧时,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不幸。
黛玉经不起这样的打击,急痛忧忿,日夜悲啼;她怜惜宝玉的不幸,明知这样下去自身病体支持不久,却毫不顾惜自己,终于把她衰弱生命中的全部炽热的爱,化为泪水,报答了她平生惟一的知己宝玉。那一年事变发生、宝玉离家是在秋天,次年春尽花落,黛玉就“泪尽夭亡”“证前缘”了。她的棺木应是送回姑苏埋葬的。
“金玉良缘”是黛玉死后的事。宝玉娶宝钗只是事态发展的自然结果,并非宝玉屈从外力,或者失魂落魄地发痴呆病而任人摆布。婚后,他们还曾有过“谈旧之情”,回忆当年姊妹们在一起时的欢乐情景(第二十回脂评)。待贾府“事败,抄没”后,他们连维持基本生活都困难了。总之,作者如他自己所声称的那样,“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耳目而反失其真传者”,他没有像续书那样人为地制造这边拜堂、那边咽气之类的戏剧性效果。
何况,生活处境又使他们还得依赖已出嫁了的袭人和蒋玉菡(琪官)的“供奉”(第二十八回脂评),这一切已足使宝玉对现实感到愤慨、绝望、幻灭。而恰恰在这种情况下,一向人情练达的宝钗,又做出了一件愚蠢的事:她以为宝玉有了这番痛苦经历,能够“浪子回头”,所以佚稿中有《薛宝钗借词含讽谏》一回(第二十一回脂评)。以前,钗、湘对宝玉说:“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第三十二回)还只是遭到反唇相讥。如今诸如此类的“讽谏”,对“行为偏僻性乖张”的宝玉,则无异于火上加油,所起的效果是完全相反的。这个最深于情的人,终于被命运逼成了最无情的人,于是从他的心底里滋生了所谓“世人莫忍为之毒”,不顾一切地“悬崖撒手”,离家出走,弃绝亲人的一切牵连而去做和尚了(第二十一回脂评)。”



上面的敘述, 有三個重點。
i. 《红楼梦》后半部佚稿中宝黛悲剧的详情,我们是无法了解的了。
ii. 黛玉的死, 是個悲劇。
iii. 他的說法, 是根據 “脂評” 與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诗。


即然明知, 佚稿中的详情, 是无法了解的了。 又硬把, 來源不明的東西, 當成證據。 這是完全不科學的。 並且, 把 黛玉的死, 看成是個 悲劇, 是完全誤解了 原書的主旨。

(第一回) “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恰近日这神瑛侍者凡心偶炽,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历幻缘,已在警幻仙子案前挂了号。警幻亦曾问及,灌溉之情未偿,趁此倒可了结的。那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以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 還完了, 也就功德圓滿了。實為喜事。說它是悲劇, 也太過份了吧。不過, 把它當成另一種的續集, 倒是可以的。


總之, 續集没有添加新義。 高鶚的續集, 還算是不錯的 “小說” 。也未偏離原書的主旨。



The entire original text of “紅樓夢” is available at http://www.ccler.com/hlm/01/
Tienzen
Founder
 
Posts: 380
Joined: Wed May 11, 2011 12:10 pm
Location: USA

You congratulated by patrice

Postby kaymoe » Sat Dec 01, 2012 4:57 pm

This forum is excellent! I love what you do, thank you very much to you and the members of this forum.
kaymoe
 
Posts: 1
Joined: Wed Sep 05, 2012 3:27 pm
Location: Malaysia

Re: 沉冤大白 --- 為 “紅樓夢”平冤

Postby Hbo WANG » Mon Dec 03, 2012 2:03 pm

Where can I see the replies?
Hbo WANG
 
Posts: 1
Joined: Mon Jul 30, 2012 2:06 am


Return to Chinese Idioms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0 guests

cron